May 26, 2004

絲慕巴黎導讀會....

Book Cover Design 00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本來,封面是想設計成這樣的
....

時間過得很快,導讀會只剩下兩天...
該談些什麼好呢?

雖然場地不是巨大無比,但歡迎大家來參加喲...

對了,詳情請看法雅客咖啡廳絲慕巴黎攝影展這一篇
的海報吧

大家看看照片,聊聊天吧

Posted by peggy at 02:37 AM | Comments (16) | TrackBack

May 25, 2004

生日宴會

Birthday Party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吉祥寺旁一家很小的爵士吧,今日的Live演奏名為-Birthday Live
美麗的壽星彈著鋼琴邊感性吟唱地

是女孩的生日,
走進的時候,她唱的是- My Favorite Thing...

許多客人帶著花進入,還有一位男士致上一枚胸針

很乾淨,舒服的一個女孩

在自己生日當天開一場小小演奏會,真是個小錯的主意

如果我也能自彈自唱得如此迷人,也會願意在生日當天和大家分享吧...

對了,祝一位今日滿三十大壽的朋友生日快樂 ! 想打個電話現場直播呢...

Posted by peggy at 01:14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y 24, 2004

皇家路上的地鐵站....

Metro Royal Palais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之前寫到聯合報報導巴黎地鐵這篇文章

其中提到:

巴黎地鐵站的設計大部分簡單,不起眼,只高高立起M,入口就是一直往下走的樓梯。也有地鐵站多加了裝飾,《羅浮宮》附近的《皇宮站》入口處現在是一個有趣的當代雕塑,許多遊客忍不住要與地鐵站合影。

~

那麼,就看看這張照片吧....

Posted by peggy at 07:12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y 23, 2004

Je suis là!

Metro Tickets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emilia558在網路與書和天下文化所舉辨的絲慕巴黎徴文活動討論區中發表了這一篇短文:

難道一定得去巴黎嗎?你在電話中輕聲地問。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如果什麼都非得要個理由或者意義。如果只為了這麼一句「Je suis là!」,你會不會笑我 ?然後,還有一首韓波的「我的流浪」,就這麼簡單。

如果,你現在出現在我面前,也許你會就著似懂非懂的眼神,試圖探望我的雙眸,然後,低索著頭回了一句,「妳藏著太多沉默。」

我總算到了巴黎, 現在待在咖啡館裡取暖。偷偷告訴你,其實是我央求當一天的侍者,就像愛蜜莉那樣。 今天,天空壓著低低的,灰濛濛地像首難以拿捏的詩。而我,張望著落地窗外的一對路人,想起了你。 咖啡館的空間還沒熱鬧,只有我的思維隨意亂飄。 可頌麵包還算壅擠,等待早晨的嘴巴接收,瓷杯等待咖啡注入溫度,那我等待什麼?

你到底懂不懂「Je suis là !」的意思? 去翻本法文字典吧,這麼一來,你應該會了解一些什麼似的。 當你收到這張明信片時,也許,我們彼此都快有答案了。
~

「Je suis là !」
曾幾何時,我或許也是帶著相同心情飛往巴黎的....
「Je suis là !」 .........


Posted by peggy at 06:42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y 22, 2004

巴黎地鐵

Paris, Metro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聯合報有篇關於巴黎地鐵的報導
夏天的時候,我喜歡坐公車,因為不必上上下下,也可以隨意看窗外的巴黎

當然,關於地鐵,也有許多可說的...
也許,慢慢說?

~以下摘自聯合報

巴黎地鐵—─刻畫人們詳細生活軌跡

中央社巴黎二十三日專電

你在台灣已習慣勤洗手,每次手部的外界接觸都會讓你感覺在手上留下許多細菌,那麼巴黎的地鐵會讓你很痛苦。首先,地鐵站很髒;再來,除了一號及十四號線新車廂外,其餘所有車廂都得手動開關門。巴黎地鐵站內,細菌量是外部空氣流通處的二十倍,站內空氣汙染也較嚴重。

但是巴黎地鐵系統令人著迷,第一個原因:地鐵服務確實,班次多,時間長,至凌晨一點都還有車。這點在工會罷工時不成立。第二個原因還是服務,有著百年歷史的地鐵網路密集,標示清楚,只要有外文概念,協助確認方向,便能使用巴黎地鐵系統。在地面上迷路的觀光客,看到M符號的地鐵站標示,會鬆一口氣,確定找到引導方向。第三個原因是地鐵站內設計有不同花招,《杜樂利花園站》有著不同年代通俗文化名人像、《協和廣場》是簡潔的文字符號拼貼、《羅浮宮站》擺放博物館複製品,其他不時會發現的驚喜有地鐵站內牆上佈滿文人作家簽名、張貼小詩或科學知識簡介等等。地鐵局還曾在名叫《自由》的站內,讓人們自由在空白牆面上表達書寫自由。

更多的地鐵站是大幅廣告牆,許多廣告設計讓人感覺美不勝收,或是名模蕾蒂西亞新裝扮為《老佛爺百貨公司》的系列廣告、電影預告海報、表演活動宣傳、博物館、畫廊為新展覽的宣傳海報等等。巴黎地鐵站內這二年有一批行動份子攻擊廣告,讓負責登收廣告的業者煩不勝煩。行動份子不破壞廣告,只在廣告詞之外加上警語,他們通常攻擊展露女性身材及促進消費的廣告。這種帶著彩筆到處進行游擊戰的作法防不勝防,負責地鐵站內廣告的業者已對這些沒有固定組織的行動份子提出告訴。這也是促成開放《自由站》在幾天時間內讓人們自由書寫的主因,表示承認地鐵站為公共開放空間,屬於每個人。

巴黎地鐵站的設計大部分簡單,不起眼,只高高立起M,入口就是一直往下走的樓梯。也有地鐵站多加了裝飾,《羅浮宮》附近的《皇宮站》入口處現在是一個有趣的當代雕塑,許多遊客忍不住要與地鐵站合影。

地鐵的管制入站方式現以轉盤式外加推門居多,以往因為轉盤低,一縱身便越過,加上推門後,推門以每張票為控制開關,較難逃票。巴黎地鐵坐霸王車的人數眾多,主要因為出入採自動裝置,採信任購票方式,而在站內遇到查票人員的機會也不高。

巴黎地鐵建造地層離地面近,平均深度為四至十二公尺,市區內只有六個站深度超過二十公尺。它的方便性也是因為這種接近性,走下幾階樓梯便到達地鐵月台。地鐵網路深深刻畫人們的一般生活,巴黎人說「metro boulot dodo」即地鐵、工作、睡覺生活三部曲,是現代生活的絕佳寫照。

地鐵藝人如何?多樣性高,可以聽到大小提琴、豎琴演奏古典音樂、聲樂清唱,手風琴、吉他演奏民謠,還可看到小型樂團在較寬敞的走廊裡演奏。地鐵豔遇機會如何?在光線暗、普遍髒的巴黎地鐵站,只能祝你好運了。

【2004/05/23 中央社】

Posted by peggy at 07:21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y 20, 2004

腳踏車停車塔

Bicycles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昨天聯副登了這一篇文章,有興趣的人可以讀讀...

<腳踏車停車塔>

配合這篇文章,就找張巴黎人與腳踏車的影像吧....

腳踏車停車塔

搬家之際我買了一台腳踏車。一位來自韓國的訪問學者離開日本前,一股腦把所有傢俱賣光,正好撿一個便宜。

「對了,這棟公寓似乎沒有停放腳踏車的地方?」建築四處都是禁止停放腳踏車標誌。
「不瞞妳說,我建議還是不要買腳踏車比較好...」仲介公司森子女士委婉勸說。
「可是,如果買菜,買了什麼重的東西,有腳踏車比較方便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這個區域幾乎所有地方都禁停腳踏車,騎車去也沒辦法停...」森子再度勸退。
「另外我也想偶爾騎車到附近公園走走,有車比較走得遠。」
「這樣吧,妳住的附近有好幾個腳踏車停車塔,也許妳先去問問有沒有位子以及價錢,再做決定。」
「腳踏車停車塔?」
「它們每隔一陣子重新放出位子,目前應該沒有空位,就算買了車,也得等到一兩個月之後才可能有地方停。」
「那這個月怎麼辦?」
「嗯...,可能要去那種按次計費停車場,直到下個月初。」森子聳聳肩。(所以叫妳不要買啊...)

我還是買了那台二手腳踏車。接下來就是停車問題。

一開始雖然不好意思,可是在台北都仍在努力尋找免費停車位的我,一時之間實在沒辦法接受日日為腳踏車付費這件事。於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公寓附近查看,總算勉強找到一、兩處暫時可能免費停放之處。不過為了掩人耳目,每隔一、兩天,就得更換地點。苦不堪言。

這種情況月餘,總算有一天,我決定向停車塔報到。

離家最近的停車塔有四層樓,二樓一個月收二千四百日元,三樓一個月收一千六百日元,四樓一個月收一千二百日元。不過腳踏車停車塔和汽車停車塔不同,可沒有電梯,意思是停放在四樓的話,每次使用還得爬上去才行。

「先生,我想租一個停車位...」掙扎許久,看來日日尋找合法腳踏車停車位實如不可能的任務,我終於向隔壁巷子停車塔老伯提出申請要求。

「咦,妳現在要停車位?」
「是的,請問可以先租一個月嗎?」
「可是現在停車位全滿,只剩五樓自助式停車格,算次算天收費,不過沒有遮雨篷喲。而且今天也已經停滿了吔...」
「那...如果我想租停車位的話?」
「下個月四號我們重新分發停車位,上午十點開始發號碼牌,妳那天早上再來排隊。大概早上六點左右來排就沒問題了。五點半來更保險。」老伯說。

結果第二個月四號我並不在日本,也沒有人會願意在清晨五點半為我排腳踏車停車號碼牌。我的二手腳踏車,仍然日日在日曬雨淋的惡劣環境中,一點一點變得更破爛。

對了,前幾天在住處附近西友百貨公司前看到「電動腳踏車停車塔」,就像那種我們常見的「旋轉式汽車停車塔」,只要在看板前按下腳踏車停車號碼,停車塔就能自動昇降轉動,「吐」出正確的腳踏車。

我應該去詢問一下,一個月租金多少錢。這可比爬上四、五層樓取車輕鬆多了。

Posted by peggy at 08:02 PM | Comments (5) | TrackBack

May 19, 2004

聽見百分之百的村上春樹

Two Glasses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看村上春樹的小說會想喝啤酒,這種經驗我也曾有過....
不只如此,在靠海的公寓裡獨自讀著<聽風的歌>....不知不覺就渴望著到那家
<海邊酒吧>喝一杯.....

剛讀完新出版<聽見百分之百的村上春樹>,之前部份曾在印刻雜誌讀過
最令我感興趣的,想來還是關於村上太太陽子的部分..
正如之前老婆大人的抱怨一文中提到:

~
在倫敦埋首書桌為完成長篇小說《挪威的森林》可以一個月幾乎不說一句話的村上春樹,一起生活的老婆大人究竟得有什麼樣的人格特質?陪著村上春樹旅居希臘羅馬三年間,除了村上筆下偶爾學學義大利語,偶爾寫寫日記、寄明信片給老友,偶爾喊聲「哎呀,真討厭,我不要變老!」之外,村上太太都在做些什麼呢?~

讀完這本新鮮的書,總算對於村上這個人,和村上太太,多了一些了解...


另外是村上對各種各樣讀者的影響,

其中有幾段村上自白的文字:

~我寫第一本小說時,幾個朋友打電話跟我發牢騷-不是抱怨書本身,而是因為這書讓他們很想喝一堆啤酒。有個朋友說他不得不停下來先去買啤酒,後來他是邊喝酒邊看完後面的部分。

聽到這些牢騷,我樂透了。我相信我的書對人們有影響力。光透過我的書就能讓一些人想要啤酒,你不曉得這讓我有多高興。另外也有一些人抱怨說他們在地鐵裡讀我的小說時笑得太大聲了,覺得很不好意思。我想我應該為他們的遭遇抱歉,不過這些回應只讓我覺得高興。

由於<挪威的森林>是個愛情故事,它對人們的作用很不相同。
我收到很多來信,說這本書讓他們想要做愛。
有個小姐說她整晚讀這本書,讀完時好想立刻見到她男友,她在清晨五點鐘跑到他公寓,撬開窗戶慢慢爬進去,叫醒他和他做愛。
我很同情這名男友,不過這位小姐的信讓我很快樂。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我的書正影響著讀者的行為。與其寫需要複雜地詮釋和加註的東西,我寧可寫像這樣實際感動別人的文字。

~以上摘自時報出版<聽見百分之百的村上春樹>,周月英譯

蠻有意思的....

Posted by peggy at 11:38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y 17, 2004

再談<東京文學寫真之旅>這本書

Paris Map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再談<東京文學寫真之旅>這本書。

作者小林紀晴曾收到來自長野高中女生來信,在讀了小林關於離開家鄉到東京的文章之後,內心所有的激動感:

...

最近我好像得了東京中毒症,看著東京的地圖和電車路線圖吃吃地笑,一邊設計自己的東京生活...

而我,在東京隨身攜帶著巴黎地圖,不也和這名高中女生相去不遠?

摘錄書中幾段文字:

p.211
「攝影讓人不幸!」
朋友不經意吐出這句話。
「攝影能幹什麼?還不如進一般大學,平凡地到一般公司上班。」
在攝影棚當助理的朋友,在扔滿工作時弄髒的棉手套的房間內發著勞騷。
在攝影學校學到的拍照技巧,不論多麼認真都只是為了應付功課,而就算你對有名的攝影大師和美國攝影界的潮流瞭若指掌,任誰都明白這些根本派不上用場,真實的世界可不是這麼回事。
踏入社會後首次有了這層認知,我覺得很無力,朋友也無計可施。
「攝影讓人不幸!」
這包話像口號般震撼我們的內心,讓我們無言以對,强大的說服力勝過一切。

...

大家都曾經因為擁有太多青春而渴望早點變成大人。身體完全被高漲的欲望及焦躁感所支配。什麼也不是、無法有所作為的身體和精神,在這條狹窄的街道上找不到停泊處。

~
P.240
乍看現在澀谷街頭的年輕人,在他們身上找不到和寺山修司有什麼共通處。這群人打扮時髦,隱藏自己的真心和私處,掩飾劣等感,一臉既無性慾、也無體臭般的表情走在路上。但任誰都明白那只不過是一種假象。我想那是一九九0年代末期的一種氛圍,真相是大家對那樣的事抱持著畏畏縮縮的態度。

P.245
由於我自己也好想好想早日離開長野到東京去,所以讀到小林先生筆下高中時代的生活時,感覺好苦。小林先生以前住在諏訪,中央線知道吧?搭上中央線的Azusa從松林到新宿要二個半鐘頭,感覺卻很遙遠。...

長野車站在一般電車外,有另一個剪票口,是新幹線,去年才好的。如果搭那班列車,一小時就可以到上野了,我每天都眼巴巴看著往來班車。特快車來去匆匆,距離似乎又更遠了...

最近我好像得了東京中毒症,看著東京的地圖和電車路線圖吃吃地笑,一邊設計自己的東京生活。...

Posted by peggy at 08:29 P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May 16, 2004

再說偶然與巧合

Hasards ou Coincidences CD
Source : Hasards ou Coincidences Soundtrack

看到偶然與巧合 CD封套照片

曾經有好一陣子
總是拿著DV對著朋友拍
拍好的帶子,也許很久以後才看,
也許從來也未曾看過

倒是仔細地保留著
只是不知道,
歲月是否已在影帶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看著電影裡記錄著女主角故事的影帶...
突然重新開始懷念那些影帶了...

錄影和攝影...說得都是一個一個故事...有人拍攝,也得有人說故事...

Posted by peggy at 06:36 P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May 15, 2004

文字和攝影

St. Germain des Pres Bookstore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讀<東京文學寫真之旅>一書

之前翻過幾次,直到誠品此月一方書展才買下

我無疑是熱愛攝影的,對於如此的書,一方面參考,一方面也會思索,所謂的攝影,和文字之間,該以什麼樣的方式結合才適當。

絲慕巴黎出版之後,許多朋友訝異文字量之多
因為(心想)結合大量攝影作品,另一方面卻不願因此減少文字的份量,所以成為一本不算薄的本..書內容多寡,直接反應的是定價,而定價所反應出來,就是銷售量了。

我雖不算是文學的人,但總有一種感覺,書要有一定的份量。照這這種違反市場法則的作法,不道讀者會怎麼評價?

雖然對自己的作品這麼想,可要不是誠品書展,我還狠不下心買這麼一本(其實)比絲慕巴黎還便宜一些的小書。人真是一種矛盾的動物哪...。

一九九五年秋天一趟旅行,在塞納河左岸聖傑曼德佩區書店,攝影學校出身的作者小林紀晴尋找到所謂能完整呈現人們概念、感情和某種象徵意義的<三張照片>,以及三位巴黎孕育出的攝影家:

一是日本攝影師古屋誠一,於二十三歲時搭乘西伯利亞火車離開日本之後即定居於歐洲。身為東方人的古屋在接觸和拍攝西方世界時,遇見不同於東方的「差異」,而將這種與東方世界的距離感,忠實地呈現於照片中。

二也是在巴黎開啓攝影家人生的埃德.凡..德.艾爾斯肯(Ed van der Elsken)。艾爾斯肯是荷蘭人,二十四歲時以沿途搭便車的方式來到巴黎。當時身上只帶了一部萊卡相機和兩捲底片。
之後,他以聖傑曼德佩廣場一帶為主,在巴黎生活了四年半,拍出了代表作「塞納河左岸之戀」。作者寫道:「我無論如何都要到『塞納河左岸之戀』的拍攝場景去看一看」。

三張是羅伯.卡帕(Robert Capa)。卡帕在未成名前的二十三歲,從布達佩斯來到巴黎,開始他的攝影家生涯,當時是一九三三年。

選擇這三人,不知是否因為作者當時年紀也是二十三歲?

二十三歲的時的我,我在做什麼呢?

又,這張照片也攝於聖傑曼德佩區一家開到剛近午夜的書店....

Posted by peggy at 08:04 PM | Comments (0)

May 14, 2004

《絲慕巴黎》線上攝影展

Girl in the bank of Seine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實體攝影展,總難免有些不足
限於時間,場地,經費等等因素...

台北環亞法雅客咖啡廳絲慕巴黎攝影展是個開始,至於暫時不在台北的朋友,
也許可以到這裡看看:

感謝第五街專業攝影網站攝影論壇線上藝廊版主alu大力相助,提供-絲慕巴黎線上攝影展的空間 :)
也讓我有機會接觸到許多攝影界前輩

線上攝影展中二十張作品,大部分曾於絲慕巴黎書中出現過,
也有書中的遺珠,

十分感謝第五街線上藝廊版主Alu為我挑選出這一組作品!
對黑白攝影著迷,有很大一部分或許就是緣起於第一次由第五街拿到這一批黑白巴黎作品開始的吧.....

Posted by peggy at 02:24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May 12, 2004

晚安,美麗的女士 [Bonsoir jolie madame]

Venice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總算看完電影《偶然與巧合(Hasards ou coincidences)》

朋友說: 妳一定會喜歡....這句話,已經有一陣子...

關於這部片,曾在之前《偶然與巧合》文章中提到...

之後一直心裡繋著這事,甚至為此買了一台DVD Player和Speaker

看完後,才知道為什麼朋友有好一陣子的MSN代號,總是-[Bonsoir jolie madame]:

「你有片尾那首歌的法文歌詞嗎?」我問。

「以前寄給妳過啊...」朋友說。「我已經會唱了...」

「我正想說,看看是不是能把整段歌詞背下來....」電影以這首[晚安,美麗的女士 (Bonsoir Jolie Madame)] 曲子結尾,十分貼切也很感人,男主角深情款款唱出以下歌詞的當下,暗自決定要記下這段詞....:

Bonsoir jolie madame.
Je suis venu vous dir' bonsoir,
Tout simplement. Je ne réclame
Qu'un peu d'espoir,
Espoir d'une visite.
Reviendrez-vous
Dans ma maison?
Revenez vite, je vous attend.
C'est le printemps.

晚安,美麗的女士
我來和妳道聲晚安
就這麼簡單,我別無所求
我只需要一點點的希望.....
希望一次造訪....
妳願意回我家來嗎?
快回來,我等妳,,春天到了

Demain , par la fenêtre ouverte,
La rivière vous f'ra les doux yeux.
Demain, la nature est offerte
Au soleil qui luit dans vos ch'veux.
Bonsoir jolie Madame.
Reviendrez-vous au rendez-vous
Où le printemps vous met dans l'âme
Un désir fou ?

明天,敞開的窗外
河流將對你送秋波
明天,大自然展現
陽光閃耀在妳的髮稍
晚安,美麗的女士
妳會再次赴約嗎?
讓春天在妳心中,
燃起瘋狂的慾望

.....

以上是出現在電影結尾的部份, 中文翻譯參考了中文版DVD字幕和渣樂園網站上的同名文章,也是一個很不錯的網站....

又,故事從威尼斯開始,所以應景找了攝於威尼斯的一張作品.....

偶然與巧合 ,1998,克勞德雷路許Claude Lelouch)導演

在這裡可以找到晚安,美麗的女士[Bonsoir jolie madame]的原唱版 by Charles Trenet (1941):


翻唱版歌詞原文和翻譯:

J'ai couru dans la nuit vers une humble chaumière.
J'ai couru dans la nuit de printemps
Vers le seuil où tremblait une faible lumière.
De la porte, j'ai poussé le battant
Et c'est là ,que madam, je vous ai vu sourire,
Endormie dans un rêve si léger
Qu'à mon tour, j'ai cru bon de rêver pour vous dire
Ces mots qui voltigeaient :

我在夜晚跑向一個簡陋的茅屋
我在春天的夜裡奔跑
朝向一個顫抖著微弱光線的入口
在那門口,我推開門
然後在那兒,女士,我看到您微笑
沉睡在一個如此輕盈的夢裡
此時的我,我很想要進入夢中對您訴說
這些飛舞的字眼 :

Bonsoir jolie madame.
Je suis venu vous dir' bonsoir,
Tout simplement. Je ne réclame
Qu'un peu d'espoir,
Espoir d'une visite.
Reviendrez-vous
Dans ma maison?
Revenez vite, je vous attend.
C'est le printemps.

晚安,美麗的女士
我來和妳道聲晚安
就這麼簡單,我別無所求
我只需要一點點的希望.....
希望一次造訪....
妳願意回我家來嗎?
快回來,我等妳,,春天到了

Demain , par la fenêtre ouverte,
La rivière vous f'ra les doux yeux.
Demain, la nature est offerte
Au soleil qui luit dans vos ch'veux.
Bonsoir jolie Madame.
Reviendrez-vous au rendez-vous
Où le printemps vous met dans l'âme
Un désir fou ?

明天,敞開的窗外
河流將對你送秋波
明天,大自然展現
陽光閃耀在妳的髮稍
晚安,美麗的女士
妳會再次赴約嗎?
讓春天在妳心中,
燃起瘋狂的慾望


~

原唱版歌詞:

J'ai couru dans la nuit vers une humble chaumière.
J'ai couru dans la nuit de printemps
Vers le seuil où tremblait une faible lumière.
De la porte, j'ai poussé le battant
Et c'est là que, madam', je vous ai vu sourire,
Endormie dans un rêve si léger
Qu'à mon tour, j'ai cru bon de rêver pour vous dire
Ces mots qui voltigeaient :

Bonsoir jolie madame.
Je suis venu vous dir' bonsoir,
Tout simplement. Je ne réclame
Qu'un peu d'espoir,
Espoir d'une visite.
Reviendrez-vous ? Tout vous attend.
Dans ma maison, revenez vite :
C'est le printemps.
Demain par, la fenêtre ouverte,
La rivière vous f'ra les doux yeux.
Demain, la nature est offerte
Au soleil qui luit dans vos ch'veux.
Bonsoir jolie Madame.
Reviendrez-vous au rendez-vous
Où le printemps vous met dans l'âme
Un désir fou ?

Je me suis étendu près de vous dans un songe.
Près de vous, j'ai rêvé tendrement
Que rien n'était changé car les rêves prolongent
Du bonheur le doux sentiment
Et la terre a tourné de l'ombre à la lumière
Et j'ai pris votre corps dans mes bras,
Quand le jour s'est levé dans cette humble chaumière,
Pour vous dire tout bas :

Bonsoir jolie Madame.
Je suis venu vous dir' bonjour,
Tout simplement. Je ne réclame
Qu'un peu d'amour,
Amour comm' dans un rêve.
Amour, amour, tout vous attend.
Dans ma maison, je vous enlève.
C'est le printemps.
Voyez, par la fenêtre ouverte :
La rivière vous fait les doux veux.
Voyez, la nature est offerte
Au soleil qui luit dans vos ch'veux.
Bonjour, jolie Madame.
Qu'il est charmant, le rendez-vous
Où le printemps vous met dans l'âme
Un désir fou.

關於劇情,也許可以參考這個網址

另外有人評論: 如果時間容許,希望可以一直看到把法文學會,把劇本中的對白背熟為止....

我也這麼想...有人知道哪裡可以找到法文原文劇本嗎?

Posted by peggy at 12:33 A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May 05, 2004

巴黎的一天,是濃縮千百年來的優雅盛宴…

kiss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Damien,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究竟要吻幾下才對?」有時候把臉龐湊上,人家已經沒有繼續吻下去的動作;或著,人家頭湊上來,我卻停止轉頭動作。應該沒什麼關係,但我總覺得如果有一點預測性,或許會簡單一點。或者,至少不會失禮。
「嗯...這個問題有點難。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Damien告訴我。
「你也不知道?」我以為法國人之間說不定有一種特定的暗號什麼的,可以知道誰和誰相遇時應該親吻幾下。

「其實一般來說,是依地區不同的。」
「在法國南部地方,大約是親四下;西部像布列塔尼半島大約是三下;而巴黎的人就可能親二下。」
看來是愈往南人們愈熱情囉。
「不過現在光是用地區來看也是很難區分。」
「像我家在法國南部,現在在巴黎工作,而我的女朋友又是從布列塔尼來的。老實說大部份的時候我也搞不清楚要親幾下。愛親幾下就親幾下吧。」Damien聳聳肩。湊過來給再給我兩個吻。

博客來文摘報上的這篇文章:<巴黎的一天,是濃縮千百年來的優雅盛宴…>...

~摘自博客來文摘報

巴黎的一天,是濃縮千百年來的優雅盛宴…
編輯/子靜

如果說,一本描寫巴黎的書可以像把奶油刀,剖開巴黎綿密細緻的文化城市氛圍,讓我們得以窺見巴黎之所以讓人念念不忘的原因,那麼《絲慕巴黎》的作者郭正佩切下的,是一片黃澄澄香草奶油慕斯,清爽隨性卻不失細緻,入口即化。

郭正佩因緣際會而在巴黎工作的生活手記《絲慕巴黎》,因受到海明威巴黎回憶錄《流動的饗宴》的感動影響而有著文學尋蹤的特質。是一本結合了飲食、文學記憶、人情趣談的旅行文學,穿插黑白人文影像,呈現巴黎獨特的城市風情。

而《巴黎的一天》則帶著你在瑪德蓮娜廣場醒來,感受一張床單至少250支以上的細支棉,上過漿熨燙的,飽滿強韌細滑可人,照料一夜奢侈的睡眠。作者張耀用一天光影剪輯巴黎的生活面向,從優雅早餐主義開始,在深夜的唯美主義當中結束。濃縮了千百年來的無限優雅,是巴黎絕不允許破綻的浮華考究與精緻感性的生活美學。

『在巴黎儲存了三個月的能量,足以讓我勇敢及樂觀的面對過去兩年在日本生活的一切困難。』郭正佩在《絲慕巴黎》後記戀戀的述說著。不管生活如何變化,只要能懷著對巴黎的眷戀,或許能稍稍滿足我們對法式悠遊生活的渴慕。

巴黎之所以成為人們內在情感的依戀,是因為它永遠有著歇息的空間。《巴黎到月球》的作者亞當.高普尼克寫下:「在巴黎,我們擁有美麗的存在,卻沒有完全的生活。」在巴黎生活是一種感覺,是與時間的溫存,而非競速追趕。雖然人在台北,但感受著這些巴黎旅人的洶湧熱情,內心竟也激盪久久不能平復。
 

Posted by peggy at 06:18 PM | Comments (3) | TrackBack

May 01, 2004

法雅客咖啡廳絲慕巴黎攝影展

Paris Mon Amour Photography Exhibition Poster
Copyright ©2003-2004 Peggy

「如果將來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小小房間裡,拾起印著翠綠色『Cafe de Flore』的白瓷杯,為自己沖泡一壺熱騰騰花茶,咖啡,說不定真能讓自己回到在巴黎的心情?」 ....

從五月一日起到五月三十一日,法雅客環亞店將舉行一場小小的絲慕巴黎攝影展....

雖然展出的作品不多,卻是首次正式攝影展出
看見放大加框的黑白攝影作品,
自己竟然很感動.....

也許,可以到法雅客喝個咖啡,看看攝影...我想......

還有,覺得這張海報做得很漂亮...感謝天下文化優秀的美編 :)

Posted by peggy at 05:36 PM | Comments (4)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