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July 11, 2009

【美瑛.思慕的地方】 - 分享旅行《FM 自慢.自遊電子雜誌》創刊號﹣慢城.美瑛特集

2009_07_11-1.jp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美瑛,日本北海道札幌北方一個小村莊。

曾以美瑛為題,寫過數篇文章,這次很高興應分享旅行《FM 自慢.自遊電子雜誌》創刊號﹣慢城.美瑛特集邀請,為這個日本北方,再再吸引我重遊的地方,寫下

美瑛.思慕的地方】:

帶著當地民宿店家製作的手繪地圖,來來回回在美瑛綿延起伏山丘之間。這個點似乎還沒走過?什麼時候開了一家新的民宿,改天試著住住看?山丘上小麵包店,會端出什麼樣的麵包?冬季被白雪緊緊覆蓋的森林咖啡館,今天供應的午餐美味嗎?

每一次來到美瑛,我總想試著,用不同角度,欣賞這個地方。事實上,就算是完全相同的角度,春、夏、秋、冬;清晨、午後、黃昏,卻是截然不同。

於是,我一次又一次回到美瑛。像搜集拼圖似地,想在記憶中的影像資料庫裡,集滿這個地方的不同面相。
當然這張地圖我已經購買過不知多少個版本。折疊地破破爛爛的地圖裡,乘載的是美瑛町一頁又一頁的回憶。

Continue reading "【美瑛.思慕的地方】 - 分享旅行《FM 自慢.自遊電子雜誌》創刊號﹣慢城.美瑛特集" »

June 17, 2009

【2003-2004 聯合副刊e貓流浪記專欄】美瑛病

2009_06_17-6-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有一群人,在東京工作、生活久了,覺得壓力很大,於是一而再、再而三飛來美瑛。」白花頭髮的民宿老闆笑著說。他選擇居住在位於北海道旭川市附近風景如詩的美瑛町已有十餘年。

「來到美瑛,覺得天寬地闊,世上一切俗事都與自身無關,休息幾天之後,彷彿充足了電,又有精神回到東京工作。」

「問題是在東京沒兩天馬上又累了,好累好累,忍不住在心頭盤算著『什麼時候能再去美瑛……』」老闆繼續說。

「以上症狀反覆出現,於是不斷來到美瑛。」「就是所謂『美瑛病』。」

Continue reading "【2003-2004 聯合副刊e貓流浪記專欄】美瑛病" »

June 24, 2008

【2008.06.24 三少四壯集】尋找『幸福』

2008_06_2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聽起來有點俗氣,不過,我還是這麼做了。

乘坐北海道路線最長,連結瀧川與根室又稱為「花咲線」的根室本線緩緩往日本最東方前進時,我就決定,要在帶廣車站中途下車,尋找「幸福」。

Continue reading "【2008.06.24 三少四壯集】尋找『幸福』" »

June 17, 2008

【2008.06.17 三少四壯集】北緯四十四度,這個車站名叫『北浜』

2008_06_1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我是個無人車站

非常靠近鄂霍次克海的一個車站

只是如此而已。」

~ 柏書房.東幸央 文.攝影【 北緯四十四度,這個車站名叫『北浜』】

Continue reading "【2008.06.17 三少四壯集】北緯四十四度,這個車站名叫『北浜』" »

May 31, 2008

少年時代

2008_05_3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五月結束,夏天,又快到了嗎?

私の心は夏模様         にしたい...


Continue reading "少年時代" »

March 09, 2008

止別

2008_03_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遙遠的北方,

有個地方,

叫做「止別 (Yamubetsu)」。

「ヤム・ペッ」(Yamu.Betsu), 本來是愛奴語中,冰冷的河川(冷たい川)之意,

於是,在這條或許大半年都是冰冷的止別川旁,

有了那麼一個叫做「止別 (Yamubetsu )」的小小無人車站 。




「止.別」




在北方天寬地闊景緻之中,凝視著這兩個字

我心顫動了





儘管多麼不情願,



我們真能中止人生中的分別嗎?


Continue reading "止別" »

March 06, 2008

Terminal

2008_03_0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已經到terminal了嗎?」他問。

我突然愣了一下。

Terminal ....


喔,是嗎?
終於還是到了嗎?

....................


一直,是喜歡這個字的...。


從上野往北坐了十七個小時列車抵達札幌之後,彷彿有點意猶未盡地,臨時決定繼續往北。

那麼,只是二十四小時左右的時間,便能到達日本最北端。


日本最北端鐵路線的終點。

距離東京差不多一千六百公里之遠的終點站。


長長的旅程中有風,有雨,有陽光燦爛的時候,也有烏雲密佈之刻

車窗外,從東京的喧擾,到東北的寛廣,到北海道的寧靜,然後,緩緩駛往邊境。


再美好,再不捨,

無論過程加了速,或是慢慢地走,

總還是有到終點站的時候。


即將抵達終點之前,列車裡總會響起美妙的音樂。

彷彿在說:

「祝福大家旅途愉快。」

Continue reading "Terminal" »

February 02, 2008

旅の贈りもの ﹣不思議 幸福列車 

2008_02_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偶数月の第3金曜日、真夜中0:00大阪発の列車。          
  行き先不明の往復切符は、金額は9800円。             
  どこに連れて行かれるか分からないが関西地区の
  どこかの駅に到着する。 
  帰ってきたい場合は、1カ月以内に列車に乗って帰ってこれる。】

 ( 偶數月第三個星期五,午夜零時零分由大阪出發列車
目的地不明往復車票,金額9800円。
此列車將帶您駛向未知旅程,最終抵達關西地區某車站
回程一個月內有效。)   

如果有這麼一張,寫著 「行き先 ﹣不明 (目的地 ﹣不明) 」的車票,只能確定:如果想的話,一個月內可以自由回到原點,你會有勇氣坐上這班列車嗎?

一段未知目地的旅程,火車緩緩於午夜出發,十幾個小時候,停靠的小站,或許是一個從未聽說過的小鎮

因為各種不同原因似乎找不到生命出路搭上同一班列車的男男女女,

踏上完全沒有預設立場的旅程

也出現未曾預料的邂逅


坐過一段又一段火車後,短暫回到台北,在電影院看了兩次:

旅の贈りもの(不思議 幸福列車)」

看完第一次,忍不住再看第二次

火車轟隆隆地駛過美麗的山間,海邊

車上男男女女,心裡想的,卻是不同煩惱

比起中文名字 ﹣「不思議 幸福列車」,我更喜歡這部片的日文原名 ﹣「旅の贈りもの」,照著字面翻的話,大概就是 「旅行帶來的禮物」?

五年多前,也是坐著搖搖晃晃的單節火車 來到這個地方

看著似乎沒有邊際的海,彷彿走到世界的某個邊緣

很慢很慢的火車,叫做 「鈍行列車」

很慢很慢,沿著日本北方的邊緣行走著,

於是,有很多,很充裕的時間,一直一直看著海,

看著前方峰迴路轉的軌道

有很多,很充裕的時間,記下沿途奇奇怪怪的站名

急也急不得

於是,有很多,很充裕的時間,

想一些平日沒有機會,也沒有時間想的問題

花三個小時,停留在一個幾乎什麼都沒有的車站,

吃一碗嚇死人美味的拉麵,和如何也忘不了的甘甜干貝咖哩飯

慢慢的,

連一杯簡單的咖啡竟也如此香醇


五年後,我終於再度來到這裡

而旅行送給我的禮物,卻是更美好?

January 09, 2008

車窗外看見海

2008_01_0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除了雪,
在車窗外,也想看到海

看著海,有時風雨,有時晴

有清晨,有黃昏

也有時,

也無風雨也無晴...


January 08, 2008

車窗外看見雪

2008_01_0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部落格空白的這一段時間,
在日本,坐了很多很多 很長很長的火車
車窗外,從枝頭粉色的櫻花,變成山巒初生的新綠,
跳過濃艶的楓紅,
然後,車窗外就看見雪了

車窗外看見雪的時候,心情也特別平靜
搖搖擺擺中,一直一直看著雪

再回到台北,誠品架上正是Milly的新書:
車窗外看見雪


Subscribe


1. 用Email 訂閲這裡的新訊息: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2. 用RSS訂閱這裡的新訊息

[What is this?]

Recent Comments

    Peggy said:

    Dear Marilyn:

    很高興看到妳的留言。^^

    那我也要不定時在這裡留下一點什麼才好:)

    chris said:

    謝謝您
    分享

    我計畫想帶爸媽去北海道遊玩
    但媽媽腰及腳程不太好
    所以不想跟團
    想找當地名宿及半自助式,
    定點旅遊
    請教您是否有建議及推薦的行程及名宿
    感謝您

    小烏鴉陳宏銘 said:

    難得能在這個網誌與您相會,我的新歌已經在部落格中漸序發表中,您一定很納悶"被遺忘的時光"?請稍待個幾天,我就會將他PO上部落格,身為作者的我,看到您的感動,也直接感動了我!我只想在我這一聲中能夠盡量創作出好的作品能夠流傳,注視我的人生目標,會不會太大?我不清楚,但起碼我一直努力中 ^^

    謝謝您的回應及來訪,這是對我最大的鼓勵,願快樂常伴您左右

    Peggy said:

    您好:

    很榮幸收到作者親筆留言:)

    首先先恭喜您要出唱片了。

    無論是法文版【親親】,或是中文版【被遺忘的時光】,每次在靜靜的夜晚聆聽,總是令我幾乎感動地落淚。看了紅氣球後,更忍不住在自己的部落格,希望能把這首歌介紹給更多朋友。

    謝謝您,為我們帶來如此美麗的音樂及感動。

    很期待聽到這首歌原創作者的不同詮釋。也期待未來有機會親至現場聽您的演唱!

    小烏鴉陳宏銘 said:

    你好:我是作者~小烏鴉陳宏銘,謝謝您喜歡我的作品,我的部落格已經成立,歡迎您的蒞臨指導http://littlecrow.pixnet.net或搜尋小烏鴉陳宏銘,同時我的個人專輯CD將於10中旬正式發行,也有收錄這首歌,屆時也希望您的支持喔!祝順心平安!!

    Peggy said:

    每一次,在深深的夜裡讀到Allen的留言,總是眼眶一熱...。

    "半夜三點更深夜靜,還到廚房開冰箱找東西吃的人,就只能寫出這樣的文章了。而,那就是我。” ﹣《聽風的歌》.村上春樹

    在東京灣邊公寓寂寞難耐的夜裡,開了冰箱找東西吃完之後,很想,很想,很想有人可以說話。

    那是一個每個白天夜裡都能看著海,聽風的日子。我再讀了《聽風的歌》;然後,一發不可收拾地按著時間重讀了村上春樹幾乎所有的書。

    然後,開始了《絲慕巴黎》,和這裡的一切。

    這麼說,也算是個"不得不說"的開始吧...。

    在這個也是有點想說話,卻無人可說的夜裡,謝謝Allen....,給我一點繼續說話的力量,真的。也謝謝曾經在這裡,用留言給予我鼓勵的朋友們。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Visiters Have Visited This Site
Since 2003/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