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y 2009 | Main | September 2009 »

August 20, 2009

【關於《希臘.村上春樹.貓》】《希臘.村上春樹.貓》沉澱了太久 太久的新書分享會雜感

2009_08_17.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這是一篇沉澱了太久的分享會雜感。
很早就應該寫的,不過,無論如何抽不出時間來。

時間是有的,但靜靜窩在什麼地方,寫一點什麼的時間卻很難得。我也許太習慣生活在日本那平靜無波的一日又一日,也許習慣在巴黎那除了把時間花在『vivre dans l'instant (活在當下)』之外沒什麼大不了事的自在。

不過在台北不一樣。

稍微在台北待了一陣子之後,發現事情並不是如此。當然就如村上春樹在《遠方的鼓聲》的前言裡寫的,這一切,說來也是我自己造成的,怪不了別人。書出版了,用了很多很多力氣完成的一本書,我希望這本書能有比過去更好的成績。於是產生了相關各種各樣活動,認識了各種各樣的人,做了各種各樣的事。
 
從回到台北連夜趕工,到送印前夕累得不得了卻緊張得睡不著覺,到三二二新書分享會前莫名其妙突如其來無論如何也好不了的過敏,到書終於出現在誠品書局排行榜上的鬆了一口氣,到突如其來的攝影展邀約,到彷如轉行公關般的四處奔走,到突然累得喘不過氣來懷疑自己到底出一本書需要多少武藝才是。

唉呀,如果如此繼續下去,說不定我就會沒什麼作為地一日又一日過下去了。(真想念在希臘那連上網路都很困難,不,正因為上網路很困難,所以只能悠閒地喝著希臘咖啡長久不動盯著海的生活)

有時候,我也很想念起窩在一個又一個咖啡館裡,精神相當緊繃,又寂寞卻又平靜地書寫這一本書的日子。

對,這本書幾乎完全是在東京的一個又一個咖啡館裡完成的。一連一個半月,我在同樣的時間來到同樣的咖啡館點了同樣的義大利麵和同樣的咖啡,然後工作了幾乎同樣多的鐘點,在同樣的時間離開咖啡館

一個半月來,除了咖啡館甲乙丙丁侍者以及便利商店員工之外,幾乎沒有和  任何一個實際的人 說話。

初稿大致告一個段落之後,再沉澱了許久。

這是一段不好過的時光,起起伏伏之間,一點一點,像是抓著什麼浮木似地,勾勒著這一本當時還不知道該叫什麼名字的書。

我有時期待,有時沮喪,遙遠地,網路另一端的朋友們總是鼓勵著我。我沒能告訴太多朋友,因為不知道,也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能完成它。

唯一確定的是,這是三年來重新出發的作品,無論如何要把它做好。

村上春樹在《村上朝日堂》『談談書(4)簽書會雜感』一篇文章中提到:

   有書出版的時候,書店一定會提起簽書會的事情來,不過我到現在為止一次也沒有辦過簽書會。
   雖然我並不討厭簽名,不過一來覺得麻煩,二來覺得不好意思,所以從來就沒辦過簽書會。

   不過其他作家在辦簽書會時,偷看一下並不討厭。從遠遠的眺望著,卻老想一些:「他穿的鞋子不錯嘛」或
  「還寫了裝模作樣的字呢」或「人比照片看起來老吧」之類的無聊事情。結果卻不買書。
   連自己都覺得很過分。

糟糕,辦了幾次簽書分享會,到底來的人都在注意些什麼呢?

一開始也是會不好意思的,另外還深怕各種各樣的人,拍了各種各樣的照片,放在可怕的網路之中流傳。不過,慢慢的,從一次又一次簽書會中,參加的老朋友、新朋友熱情的feedback,心中的溫暖程度,也逐漸高昇。 

   說到簽書會有什麼不妙的地方嗎?沒有人來請簽名是最不妙的了。
   書迷在紀伊國屋書店周圍繞七圈大排長龍等待簽名,當然沒問題,可是卻沒那麼順利。
   連村上龍都會說:「嘿,排隊有時候會中斷呢,」所以其他作家就不多說了。

村上春樹在同文裡繼續寫道。

這是日本的情形。台灣的情形如何我不很知道,不過的確也聽聞過國際書展中某些簽書會慘況。於是,三月二十二日新書分享會前,幾乎把幾百年來,有連絡、沒連絡,或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大概有一點關係的朋友都邀請了。(恐怕結婚都沒有那麼認真吧?)

的確是三年沒出書了,這其中部落格換了網址,還「倒格」將近一年之久。好不容易和誠品書局喬好場地,要是沒人來豈不是糟了?

從八年前(有那麼久了嗎?)【午夜0時 在誠品看見e貓】-的莫名奇妙【《e貓掉進未來湯》作者Peggy見面會】,到五年前FNAC的【品味法式異想生活﹣絲慕巴黎導讀會】,到三年前甫開幕的誠品信義店【《聖傑曼的佩》新書導讀會】,到三月誠品信義店3F Forum的【《希臘.村上春樹.貓》新書分享會】,場地一次比一次大,還好,有許多一直很支持我的好朋友們。

結果總之,從三二二開始,到四二四人文空間的活動,到五月學學文創課程,還有中間大大小小社團、公司、朋友間的讀書會等等,前前後後扎扎實實簽了好多好多書。(到底簽了多少本呢?真是個謎。)

就這麼,三個多月來,帶著沉重的書,來來去去。雖然很高興有機會親身和喜歡這本書的朋友有面對面的機會,但偶爾也會發生可怕的事。(比如穿著拖鞋睡衣(?)到附近郵局處理事情,居然面對面的男士說:「妳是Peggy嗎?上星期有參加人文空間的新書活動喔,講得真好!」之類的 ﹣雖然這應該算是件好事吧:))

突然在很短的時間內見了很多很多人,簽了許多許多書;如果可能,也希望能一一謝謝在過去幾個月各場活動,以及這個blog中支持PEGGY的朋友們。不過真的每天都累呼呼的,誠如您見,連在部落格中回留言的速度也...。

這篇文章,本來應該是在【好像沉澱得有點久,有點沒有關係的分享會後感言】這篇文章之後寫的。約莫在發表【關於《希臘.村上春樹.貓》】名列誠品華文創作暢銷排行榜第四名遲來的冗長雜感這篇文章左右時,開始動筆。不過,那段時間頭腦總是堆著事,這麼一放,居然過了將近四個月。

五月下旬,結束新書期大部分活動以及為期一年中國時報三少四壯集專欄之後,休息了長長一陣。

當然,這長長一陣說沒做什麼事,好像也做了許多事,不過一切一言難盡。就先讓這篇早早承諾要寫,卻拖了 非常 非常 非常 久的【簽書會雜感】做個休息後的開場吧。

關於簽書這件事,村上先生還寫了這麼一段:

 「至於簽名的書,比方說把有我簽名的書拿去舊書店賣,對方會以比較高的價格收購嗎?沒這回事。
 聽舊書店的老闆說,有簽名而能賣到高價的,頂多只有遠藤周作、開高健高世代為止,
 其他的年輕作者的簽名只像把書弄髒了似的。居然說是弄髒,真厲害。」

這是村上先生三十四歲左右時寫的文章,現在如果收集到當年村上先生親手簽名的書,應該很珍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