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e 2009 | Main | August 2009 »

July 30,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今日 (7/30) 博客來每日一書特價六六折,這樣只要211元,那我也訂一本好了!

2009_07_30.jpg


Image Source © Books.com.tw

朋友傳來簡訊,告訴我今日《希臘.村上春樹.貓》在博客來網站每日一書特賣六六折。

六六折果真厲害,
據說凌晨兩點就有七十多筆訂單,

雖然比起真正大咖的書,不能說是什麼大了不起的暢銷(據說厲害的,可以賣到二千本),無聊的作者還是忍不住反覆click博客首頁,看著訂單數目逐漸增加。

感謝所有下訂單的朋友,居然每次重按,數目還真的都有增加。

雖然過去實體書店,網路書店的銷售況狀也能略知一二,不過這還是第一次即時「感覺」到書正逐漸賣出去,的確有人在買的事實。(另個朋友笑說,該不是博客來寫個數字增加的程式,所以每click一次,訂單數目都會增加吧?)

無論如何,非常感謝網路背後讓訂單數逐漸增加的大家啊。

寫這小篇時,數目又增加了大約十本,網路的力量,真是了不起。

July 20, 2009

七月的顏色 - 之四 愛琴海的藍

2009_07_20-1-2.jp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七月的顏色,

當然,還有愛琴海的藍。

藍色的海水,藍色的天,藍白的房舍。

喔,對,好像七月在誠品天下文化書展買書的話,會有《希臘.村上春樹.貓》杯墊組贈品喔!

有人拿到了嗎? :)

(還有十天:p)

July 19, 2009

七月的顏色 - 之三  ﹣「巴摩蘇蘿」(Bramasole) ﹣思慕太陽,唔,就像我

2009_07_18-1.jp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思慕

「我打算在異國買一棟房子,它擁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巴摩蘇蘿。高大、方正,杏色的外牆,褪綠色的防風百葉外窗,古色古香的瓦屋頂,…每逢下雨或日色轉換,房子的外牆就會轉化成金色、黃褐色和赭色。外牆灰泥剝落處,袒露出粗糙的石塊,房子坐落在一片長滿果樹和橄欖樹的山坡上,旁邊有一條白石子路通過。巴摩蘇蘿由「巴摩」(Brama,思慕)和「蘇蘿」(Sole,太陽)兩個字組成。思慕太陽,唔,就像我。」

~摘自芙蘭西絲.梅耶思《托斯卡尼艷陽下》

「思慕太陽」,唔,芙蘭西絲.梅耶思 這麼寫;我的思慕,在她的文字中尋找到歸屬,也如此開始。

彼得梅爾不也這麼寫著:

「陽光是極好的鎮靜劑,時光在歡愉中朦朧過去。活著是如此的可喜,其他都無足掛懷,漫漫長日遂幾乎是無知覺地流逝了。」

七月,是思慕太陽的時節,吧。

July 17, 2009

七月的顏色 - 之二

2009_07_17-1-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七月的顏色

如果不是向日葵的艷黃

要不,

就是燦爛陽光下,滿山遍野薰衣草的紫

炙熱陽光之中,空氣中漫漫飄散著的淡淡清香

薰衣草,是七月的顏色,也是七月的味道。

July 15, 2009

七月的顏色

2009_07_17-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七月的顏色

山丘上一望無際向日葵的艷黃

對,向日葵...

飽滿,而強烈綻放著

就像七月該有的生命力

July 11, 2009

【美瑛.思慕的地方】 - 分享旅行《FM 自慢.自遊電子雜誌》創刊號﹣慢城.美瑛特集

2009_07_11-1.jp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美瑛,日本北海道札幌北方一個小村莊。

曾以美瑛為題,寫過數篇文章,這次很高興應分享旅行《FM 自慢.自遊電子雜誌》創刊號﹣慢城.美瑛特集邀請,為這個日本北方,再再吸引我重遊的地方,寫下

美瑛.思慕的地方】:

帶著當地民宿店家製作的手繪地圖,來來回回在美瑛綿延起伏山丘之間。這個點似乎還沒走過?什麼時候開了一家新的民宿,改天試著住住看?山丘上小麵包店,會端出什麼樣的麵包?冬季被白雪緊緊覆蓋的森林咖啡館,今天供應的午餐美味嗎?

每一次來到美瑛,我總想試著,用不同角度,欣賞這個地方。事實上,就算是完全相同的角度,春、夏、秋、冬;清晨、午後、黃昏,卻是截然不同。

於是,我一次又一次回到美瑛。像搜集拼圖似地,想在記憶中的影像資料庫裡,集滿這個地方的不同面相。
當然這張地圖我已經購買過不知多少個版本。折疊地破破爛爛的地圖裡,乘載的是美瑛町一頁又一頁的回憶。

2009_07_11-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正如幾年前曾寫過《美瑛病》文中描述 :

「有一群人,在東京工作、生活久了,覺得壓力很大,於是一而再、再而三飛來美瑛。」
「來到美瑛,覺得天寬地闊,世上一切俗事都與自身無關,休息幾天之後,彷彿充足了電,又有精神回到東京工作。」
「問題是在東京沒兩天馬上又累了,好累好累,忍不住在心頭盤算著『什麼時候能再去美瑛……』」
「以上症狀反覆出現,於是不斷來到美瑛。」
「就是所謂『美瑛病』。」

美瑛很小、也很大;可以只是從札幌留出一個午後稍微繞過,也可以舒舒服服住上一兩個星期。

美瑛距離東京,很遠、也很近。可以搭北斗星號寢台列車用一整夜的時間從上野慢慢晃到北海道;也可以從羽田機場搭上直飛旭川班機,那麼,從東京出發一個半小時之後,就能抵達。

2009_07_11-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東京工作生活的我,每隔一陣,『美瑛病』總會發作。現在,北海道正下著大雪,銀白色美瑛,多麼靜謐?春末夏初,馬鈴薯花開放了吧?光陽燦爛盛夏,薰衣草、向日葵的濃紫、艷黃,是不是鋪滿了山丘?夏末秋初,金黃色麥穗已經轉成赤紅色了嗎?

我反覆翻閱前田真三先生以美瑛四季為主的攝影集,一邊被東京的繁忙搞得喘不過氣的時候,美瑛天寬地闊景象就浮現在腦海中。初春、盛夏、隆冬拍攝下的哲學之木影像,連續幾年佔據我的電腦桌面,掛在東京小公寓牆上。
年覆一年,我想盡辦法在有限的時間表之間充出空檔,或飛、或搭火車;或短、或長,讓自己再一次被美瑛的丘陵懷抱、被那隨著四季變化的強烈色彩感動。

或著,帶幾本書;手上未完成的工作,找一間有溫暖爐火的民宿。一邊嚐著民宿主人親手烘培的蘋果派,一邊繼續手上的工作。好幾次,我甚至想,就這麼這麼一直一直待在美瑛,該是多麼美好。

如果說,日本有那麼一個地方,如巴黎般讓我思慕,那個地方,肯定是美瑛。

PEGGY 關於美瑛的其他幾篇文章:

2003 聯合副刊專欄 ﹣《美瑛病
2008.7 中間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專欄﹣《 夏天的顏色 ﹣薰衣草的紫
2009.1 中間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專欄﹣《 零下二十四度的瞬間

關於美瑛:

分享旅行《FM 自慢.自遊電子雜誌》創刊號﹣慢城.美瑛特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