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009 | Main | July 2009 »

June 17, 2009

【2003-2004 聯合副刊e貓流浪記專欄】美瑛病

2009_06_17-6-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有一群人,在東京工作、生活久了,覺得壓力很大,於是一而再、再而三飛來美瑛。」白花頭髮的民宿老闆笑著說。他選擇居住在位於北海道旭川市附近風景如詩的美瑛町已有十餘年。

「來到美瑛,覺得天寬地闊,世上一切俗事都與自身無關,休息幾天之後,彷彿充足了電,又有精神回到東京工作。」

「問題是在東京沒兩天馬上又累了,好累好累,忍不住在心頭盤算著『什麼時候能再去美瑛……』」老闆繼續說。

「以上症狀反覆出現,於是不斷來到美瑛。」「就是所謂『美瑛病』。」

【美瑛病】 ~ 原載於2004.2 聯合副刊e貓流浪記專欄

「有一群人,在東京工作、生活久了,覺得壓力很大,於是一而再、再而三飛來美瑛。」白花頭髮的民宿老闆笑著說。他選擇居住在位於北海道旭川市附近風景如詩的美瑛町已有十餘年。

「來到美瑛,覺得天寬地闊,世上一切俗事都與自身無關,休息幾天之後,彷彿充足了電,又有精神回到東京工作。」

「問題是在東京沒兩天馬上又累了,好累好累,忍不住在心頭盤算著『什麼時候能再去美瑛……』」老闆繼續說。

「以上症狀反覆出現,於是不斷來到美瑛。」「就是所謂『美瑛病』。」

雖然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詞,仔細想想,我就認識、聽說過好幾位患有嚴重「美瑛病」的東京客。夜間用餐完畢,民宿老闆邊放著自己拍攝的幻燈片,一邊解說「美瑛病」的由來。

曾在美瑛投宿化名為BB之歐風民宿,當老闆娘烹煮美味晚餐之際,和老闆閒聊:「這幾幅攝影作品真美。」掛在牆上一系列作品,展示著美瑛一年四季的美。「是啊,是我們客人拍的呢!」

「真的?是攝影師先生嗎?」

「不不不,只是普通的薪水先生(Salary Men)喲。」

「拍得真好哪。」

「是啊,這位先生幾乎每個星期都會來美瑛。」

「什麼?『每個星期』鏞」對了,美瑛距離東京大約是一千公里左右。

「也沒有真的『每個星期』啦,不過,一年平均會來二、三十次吧。」

喜孜孜地老闆先生急急忙忙拿出寫滿預約時間的冊子。「妳看,下周末、下下周末、下下下周末這位先生都預約好了。」

「妳記得外頭有間小屋?平時儲存雜物,立川先生來的時候就是他的專屬房間。」

這麼一說,我都想見見這位立川先生。「立川先生至少連續十五年頻繁地來到美瑛。」這個數字,我也覺得應該屬於「頻繁」才是。

「你猜這位美瑛先生(以後就封立川先生為美瑛先生一吧)是做什麼的呢?」我問另外一位相較於立川先生,還算「輕度」美瑛病患者的朋友美瑛先生二。美瑛先生二也是東京上班族,一年至少往返美瑛四次,每次待上一個星期至十天。往返東京至美瑛機票少則兩、三萬日元,多則五、六萬日元,如果有如此經濟能力,我也願意每個周末都在美瑛度過哪。「是航空公司職員?還是有大量哩程的顧問先生?」

另外在輕井澤民宿相識了東京上班族美瑛先生三夫婦。六十多歲的先生得意洋洋地說:「我們夫婦都沒有護照。」「日本已經夠美了,幹嘛費事辦個護照出國?」美瑛先生三拿出手機,秀出存成照片檔二十多幅以美瑛為題的油畫。

「這些都是您畫的嗎?」我問。

「他啊,從來沒有畫過畫!」妻子似乎不太好意思。「結果三年前一次我們旅行到美瑛,他突然決定開始畫畫,就這麼畫了起來。」

「我是不照相的人,第一次到美瑛,忍不住想把如此景色畫下。這下剛好,退休後不愁沒事情做。」美瑛先生三話題一談到此,就停不下來。

還有也是東京上班族兼業餘攝影師的美瑛先生四。「美瑛先生四,新年快樂!」年初打電話問候。「哦,我剛從美瑛回來,要不要看新照片?」美瑛先生四回答。

「去美瑛玩什麼?」朋友問。

「嗯,有幾棵很有名的樹……」

「還有呢?」

「好像沒有了……」

比較起美瑛先生們,雖然一年八個月內已經第五度來到美瑛,我想自己的「美瑛病」還只是初期症狀吧。

【2004/02/11 聯合報】

June 02, 2009

路上遇到貓 

2009_06_02-2.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忙了一段時間。

喘一口氣,吃頓好飯;然後,在路上,遇到 貓。

想念,那美好的親暱時光...

2009_06_02-1.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2009_06_02-3.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