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久沒能好好睡一覺了 | Main | 【關於《希臘.村上春樹.貓》】【希臘,村上春樹,貓;Peggy,工頭,伊德拉】 by 工頭堅 »

【珈琲時光】+【關於《希臘.村上春樹.貓》】駐咖啡館「坐」家和搬書工 

在 Facebook 上分享

2009_05_0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那一個下午,突然下起傾盆大雨。
很大很大的一場雨。

然後,天一下又晴了,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下大雨的時候,我正在咖啡館裡,打算把新出版的《希臘.村上春樹.貓》送給老板,以換取一杯免費咖啡。落地門窗外,大雨傾盆,剛開幕咖啡館的下午,沒有別人。

翻開咖啡館menu, 首頁寫著:

普契尼的歌劇《La Bohème》中有個傳說中的咖啡館
在那裡,年輕的詩人、音樂家、畫家與哲學家日夜留連
人與人在那裡不期而遇
孤獨一人很好,成群結伴也不錯
貧窮的藝術家們都喜歡那裡
因為東西好吃又便宜,又可以廝混一整天
那是每位波黑美亞人的第二個家

應該要有這樣一個地方,從白天到夜晚
可以供應你沉思、聊天、工作、鬼混、無所事事所需要的
熱量、咖啡因、音樂與五花八門的酒精

可以很安靜,也可以很熱鬧
可以很咖啡館,也可以很酒吧
吃的東西都很有質感,但不會很貴
喝的東西都很有份量,消磨一整天都行

你可以在任何時間離開
在任何時間過來

         ﹣波黑美亞咖啡館

唔,一個可以:

從白天到夜晚
沉思、聊天、工作、鬼混、無所事事的地方

不正合我意?

平時很懶得看文宣的我,幾星期前走出台大誠品,有人正在發傳單。
下意識避開時,卻彷彿瞄見:

「只要你願意捐給我們一本二手書,我們就免費請您喝一杯香醇的莊園咖啡」

之類的字。

喔,書嗎?

我什麼不多,書最多嘛。盤算一下,如果一天送一本自己的書,勉強來說,至少可以喝個好幾天。

傳單上大約是這麼寫的:

  店剛開張,裏面的書架還是空空的,所以我們想找你幫忙!只要你願意捐給我們一本二手書,
  我們就投桃報李,免費請您喝一杯香醇的莊園咖啡!豆子都是新鮮烘焙的,本來一杯都要140元喔,
  現在免費請你喝!你可以選擇:

  蘇門達臘‧迦佑=天然青草與松木香,苦黑的巧克力味,醇厚度最佳!
  巴西‧黃波旁=清甜的微檸檬酸,降溫後後展現醇厚的堅果風味!
  巴西‧伊帕內瑪=圓潤的堅果風味,入口後後韻持續良久,來自雨林區的恩賜!
  祕魯‧山佛=入口滑順甜蜜,有黑巧克力的氣息,同時是有機的公平交易豆喔!
  哥倫比亞‧娜玲瓏=天然焦糖香,微微堅果氣息,近來流行的熱門豆喔!

  我們需要那些二手書呢?要仔細看喔:

  —主題與藝術、文學、哲學、歷史、社會人文類的相關書籍。
   例如:可以是九把刀或村上春樹的小說,也可以是畢卡索傳喔!

  —中文的書,繁體中文或簡體中文都可以喔。

  —漫畫也可以,但一定要夠完整喔!如果不是只出一本的單冊,就要是全套的喔。

  —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喝到我們最讚的莊園咖啡,每人每天限定喝一杯喔!
   如果你有很多本書要捐,那要活動期間天天來喔!

  —我們需要500本書,所以免費名額是500位,活動期間從2009/04/10到2009/04/30

不知道我的書合不合規定,不過上面有提到村上春樹;所以,書名裡有村上春樹的書應該也可以吧?

嚴格來說,根本是新書,怎麼算,價值都比140元的咖啡還高;雖然這麼說,我卻很喜歡這個有意思的點子。

當今的世界,以金錢換取物質太容易,如果能稍稍回到從前,以物易物的年代,該有多好?

正如曾在《聖傑曼的佩﹣絲慕巴黎第二話》書中所寫: 


當年來初來乍到巴黎的窮困潦倒的文人藝士,想好好吃喝一頓,只好抵押自己的作品做為交換勉強溫飽。身無分文剛由西班牙來到巴黎蒙馬特區居住的畢卡索,和其他窮畫家朋友們,總在附近只需兩法郎就能打發一餐的狡兔之家吃喝,並為狡兔餐廳作畫抵些酒錢。二十世紀初,位於蒙帕那斯區的圓廳咖啡館老闆,也偶爾會對諸如畢卡索、莫迪里安尼、馬諦斯、夏卡爾等窮小子的帳單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年輕的莫迪里安尼總是先向圓廳咖啡館兜售他的畫作,直到湊足吃飯和喝咖啡的資金才走進去。

如今,受了歷史鼓勵前仆後繼來到巴黎的年輕人,不見得非得是個天才,還是有機會用一點點才華來換
取些什麼。

無論如何,我決定一連幾天都來白喝這裡的咖啡。(笑)【老板可能還沒讀過《絲慕巴黎》裡,我如何成為咖啡館裡厚臉皮常客、或是《e貓掉進未來湯》裡,我怎麼在星巴克從開門坐到關門的文章吧?】

喝著喝著,也看著店裡的書一天比一天增加。當然我也投桃報李的每天帶一本自己的書做為交換。正在擔心500本書quota用完後沒有免費咖啡可喝的時候,

一天夜裡,居然收到來自老板的一封信,內容大概是:

「Hello Peggy, 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 邀請你成為我們的駐店作家?
是日開始到五月三十一日,
天天來喝免費的咖啡?」

而且條件似乎是:

「天天來喝都沒關係,最好是邊喝邊寫作。如果在這一個月內在本店也沒有在寫東西,只是想要找地方歇口氣,看點書,跟朋友聊聊天,或者上上網,那都沒關係。只要是我們的「駐店波黑美亞作家」,想幹嘛就幹嘛,開心就好啦!」

這樣要怎麼拒絕呢?

2009_05_0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總而言之,雖然把自己藏身之所之一公開不知是好是壞,到五月底之前,因為有免費的咖啡好喝,PEGGY應該會常常待在這裡白喝人家的咖啡吧(順便兼賣作者親筆簽名版《希臘.村上春樹.貓》?)

如果您在這兒撞見了,不妨過來招呼;如果您本來就是PEGGY的朋友,不妨繞個路過來溫州街喝杯咖啡聊聊天,
雖然不知有什麼可以回報的,至少或許可以幫您拍個照片?

這裡晚上開到二點,所以不怕時間太晚;雖然交換書的時間已經過了,帶本喜歡的書,喝杯咖啡再走,應該也很好。

是日連續坐了十二小時,真成了名付其實駐咖啡館「坐」家,於是明明還有許多其他該寫的東西,居然深夜寫下此篇。

如果您也在寫東西,那麼,六月、七月,老板似乎還想再招待六位寫作者。

詳情如下喔:

...................

我們是波黑美亞咖啡食堂,4月10日在台北的溫州街48巷2號開幕!

咖啡因好像總是跟寫作分不開,不然怎麼一天到晚都會有某些成名的寫作者,早年(以及中年、晚年、未成年時期)一天到晚都窩在咖啡店裡寫作的事兒哩?


波黑美亞咖啡食堂什麼沒有,咖啡因最多!為了把我們過剩的咖啡因,輸出給在寫作這條路上努力的年輕創作者,我們決定—從五月開始,連續三個月每個月都讓三名寫作者,成為我們的「駐店波黑美亞作家」,免費喝上一個月的咖啡,讓他/她們能在我們的店裡,把大量的咖啡因轉換成靈感,寫出更多有趣的東西!

所以!如果你有在寫東西,不管是小說,散文,現代詩,評論還是報導文學,一個免費供應無限量咖啡的寫作地點(還有連線很快速的免費WIFI可用)來了!請盡快跟我們連絡!

[方法]

第一:

請盡快將個人資料(要有名字啦出生年啦以及星座這種東西,我們很迷信的),聯絡方式(電話啦,電子郵件啦,部落格網址啦等等)以及曾經寫過的東西選上足夠代表性的篇幅,寄Email給我們:Bohemecafebistro@gmail.com

我們想要招待的,是小說、散文、現代詩、評論或報導文學的寫作者。

收到完整資料後,我們會在一週內跟你聯絡!先來申請,就先有優先權,不問宗教性別黨派國籍,只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在寫東西!


第二:

「駐店波黑美亞作家」可以在我們這免費喝上一個月的咖啡,不管是義式咖啡還是單品莊園咖啡,愛喝多少就是多少,要是你的心臟夠強,每天喝三十杯也都是可以。要是你肚子餓了,可以隨時離開我們店去附近的鳳城燒爉或麵攤補充一下熱量,要是想在我們店內吃飯,本店的雞排豬排羊排牛排,以及貝果、蛋捲、鬆餅....各項套餐都通通八折優惠招待!


第三:

我們可以免費招待你喝上一個月的咖啡,你天天來喝都沒關係,最好是邊喝邊寫作。如果你在這一個月內在本店也沒有在寫東西,只是想要找地方歇口氣,看點書,跟朋友聊聊天,或者上上網,那都沒關係。只要你是我們的「駐店波黑美亞作家」,你想幹嘛就幹嘛,開心就好啦!


歡迎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更多好朋友,每個月只有三個名額,要趕快喔!

[波黑美亞的源起]

普契尼的歌劇《La Bohème》中有個傳說中的咖啡館
在那裡,年輕的詩人、音樂家、畫家與哲學家日夜留連
人與人在那裡不期而遇
孤獨一人很好,成群結伴也不錯
貧窮的藝術家們都喜歡那裡
因為東西好吃又便宜,又可以廝混一整天
那是每位波黑美亞人的第二個家

應該要有這樣一個地方,從白天到夜晚
可以供應你沉思、聊天、工作、鬼混、無所事事所需要的
熱量、咖啡因、音樂與五花八門的酒精

可以很安靜,也可以很熱鬧
可以很咖啡館,也可以很酒吧
吃的東西都很有質感,但不會很貴
喝的東西都很有份量,消磨一整天都行

你可以在任何時間離開
在任何時間過來


[我們有]
最新鮮烘焙的義式咖啡、品種最優的莊園咖啡、全天供應的三明治‧鬆餅‧Brunch‧歐風套餐、口味一拖拉庫的歐洲啤酒加下酒菜、免費續杯到爆的紅茶與黑咖啡,一堆奇奇怪怪的人‧書‧音樂,以及既孤獨又溫暖的,你親愛的私密角落

[我們在]
「路上撿到一隻貓」咖啡館的正對面(他們的咖啡跟貓咪都很棒唷!),
從溫州街明目書社往師大方向走下去,還沒到辛亥路,你就會看到我們的小招牌啦。

波黑美亞咖啡食堂
La Bohème Cafe Bistro et Restaurant
台北市溫州街48巷2號1F


02-23681086
Bohemecafebistro@gmail.com
Open Hours: 11:00AM-02:00AM(Mon-Sun)



將本篇文章加入書籤

HemiDemi Del.icio.us furl Yahoo! My Web udn bookmark

Comments

> 咖啡因好像總是跟寫作分不開

也和數學分不開:P

了不起的匈牙利數學家 Paul Erdős(或 Alfréd Rényi)名言:
『A mathematician is a device for turning coffee into theorems.』

It sounds like a nice cafe shop :D
Hopefully I could see u there sometimes this month~hr

Hi Peggy
有幸跟你一起成為這家好店的第一批作者,只可惜我沒辦法常去
來打個招呼,這是我的blog
http://blog.roodo.com/SoundsandFury/

鐵志

Post a comment


現在,你可以用Facebook的帳號留言喔!
Leave a comment with [Facebook Connect] !!


If you do not have a Facebook account, you can also leave a comment here:
(You may need to be approved by the site owner before your comment will appear. Until then, it won't appear on the entry. Thanks for waiting.)

Subscribe


1. 用Email 訂閲這裡的新訊息: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2. 用RSS訂閱這裡的新訊息

[What is this?]

Recent Comments

    iron said:

    Hi Peggy
    有幸跟你一起成為這家好店的第一批作者,只可惜我沒辦法常去
    來打個招呼,這是我的blog
    http://blog.roodo.com/SoundsandFury/

    鐵志

    Mei said:

    It sounds like a nice cafe shop :D
    Hopefully I could see u there sometimes this month~hr

    siolag said:

    > 咖啡因好像總是跟寫作分不開

    也和數學分不開:P

    了不起的匈牙利數學家 Paul Erdős(或 Alfréd Rényi)名言:
    『A mathematician is a device for turning coffee into theorem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Visiters Have Visited This Site
Since 2003/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