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il 2009 | Main | June 2009 »

May 18, 2009

【流動的饗宴】葡萄牙.里斯本.百年貝倫葡式蛋塔

2009_05_19_1.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葡萄牙里斯本貝倫區( Belém)位於里斯本西南方,是個博物館林立的區域。旅人來到此地,或許參觀過去用來保衛此區的堡壘燈塔貝倫塔(Torre de Belém), 發現者紀念碑(Monument to the Discoveries)、聖熱羅尼摩修道院 (Mosteiro dos Jerónimos )、或是考古博物館等等。

不過,除了對歷史古蹟特別有興趣的旅人,特地搭車來到貝倫區的遊客,或只是不明就理被觀光巴士在貝倫區大街放下的旅行團員,站在貝倫大街,很難不被空氣中飄浮著的一股混合了奶香、甜味和肉桂的氣味吸引。

尋著空氣中香氣而去,即使手中沒有旅遊指南、從未聽說過所謂葡式蛋塔,也難免不會因為「貝倫蛋塔(Pastéis de Belém)」藍色招版帆布下排隊購買蛋塔的人潮停下腳步而立刻修改或縮短原本的參訪行程。

2009_05_19_3.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葡萄牙是個嗜好甜食的國度,隨意散步在里斯本街頭,走進任何一家糕餅店,都能感受到空氣中那甜膩的氣味。而蛋塔,自是糕餅店裡必備甜品之一,也是在葡萄牙之外,最負盛名的甜點。儘管如此,除了這家位於貝倫街上獨一無二的「貝倫蛋塔」製作,在這裡爐子裡烘烤出來的蛋塔之外,葡萄牙任何其他糕餅店,甚至全世界出爐的葡式蛋塔,都只能泛稱使用「蛋塔」的原名:「Pasteis de Nata」。

2009_05_19_6.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走進「貝倫蛋塔」,會聽到的是一個緣自十九世紀初期的故事。十九世紀初期,是葡萄牙經濟上的困頓時期,在1820葡萄牙革命時期,許多修道院無法取得足夠的經濟支持,修士修女們失去工作和金錢來源,於是為了生存,開始在街頭賣起來原來緣自於修道院的傳統甜點「蛋塔 (Pasteis de Nata)」。1937年,原本在貝倫街上經營煉奶及製糖廠的多明哥(Domingo Rafael Alves)先生,僱用了一位剛被附近修道院解職的糕點師傳,也因此取得這個當初緣自於貝倫區修道院修女們的「貝倫蛋塔」秘密配方,成立了如今仍位於貝倫街上的「貝倫糕餅店(Antiga Confeitaria de Belém)」。

2009_05_19_5.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一百七十多年下來,雖然無數的工作人員加入製作「貝倫蛋塔」的行列,但,除了被付予調製蛋塔餡皮任務的大師傅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貝倫蛋塔」的真正配方。

有人聽說:秘方被安全地藏在糕餅店的某處,有人說:秘方藏在糕餅店廚房的檔案櫃裡。外人試圖捕風捉影得到秘方的部分原料程序。但沒人說得準在什麼地方,也沒人能完整地得知秘方的全部。

在貝倫蛋塔的中央廚房裡,有一間所謂的「秘密房間」,只有簽了合約宣誓絕不洩漏秘方的大師傅才能進入。大師傅們在這間「秘密房間」裡,準備包括製作蛋塔皮的麵團及將填入蛋塔的內饀。原料放置一夜之後,「秘密房間」之外的男女工作人員則分工將麵團拉長,切成一吋見方左右大小,壓平至烤盤裡成塔皮,填入內餡,送入烤爐。

2009_05_19_8.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除了「秘密房間」裡的作業,在貝倫蛋塔裡,其他程序都在一個半公開的廚房進行,顧客,遊客,都能透過玻璃窗,看到工作人員們忙碌製作蛋塔的過程。

2009_05_19_9.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如今,來自世界各地慕名而來的觀光客,以及喜愛蛋塔的里斯本居民源源不絕湧入貝倫蛋塔。週間,店裡一天可以賣出大約八千到一萬四千個蛋塔;到了週末,據說一天至少賣出兩萬個左右。製作出這麼多的蛋塔的原料秘方,至今仍然保存在僅僅三位大師傅身上。可想而知這三位師傅有多麼忙碌了。

2009_05_19_7.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過去,貝倫蛋塔最著名的師傅Abilio,曾經獨守秘方,在此工作了超過六十年,一直到81歲去世,甚至連他的老婆都不曾洩漏。1911年,店裡正式註冊了「貝倫蛋塔(Pastéis de Belém)」之名,從此,只有在貝倫街上,從他們爐子裡烤出來的蛋塔才能稱為「貝倫蛋塔」。

這個由一點麵粉、一點塩、一點水、一點奶油、一點糖、一點牛奶、一點蛋黃製作出來,灑上糖粉及肉桂的葡萄牙甜品,究竟和我們從小就熟悉的蛋塔有多大的不同呢?

不蠻您說,還真的很不相同。連在台灣對蛋塔從來沒興趣的我,都忍不住吃半打之多。

2009_05_19_2.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2009_05_19_4.jpg


Photograph Copyright © Peggy Kuo

只是,這個「貝倫蛋塔」能維持一百七十年不墜的美味秘方,恐怕也只能請讀到這篇文章的您,將來有一天,親自到里斯本的貝倫區嚐嚐。

相信在咬下仍熱呼呼剛從爐裡烤出蛋塔的第一個瞬間,您就會明白了。

唉呀,口水都流出來了。

May 17, 2009

【2009.05.17 三少四壯集】一圖當千 ﹣最後一盤「幸せ丼(幸福丼)」

2009_05_1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提到攝影,人們常用「一圖抵千言」這句話。過去五十多個星期,我試著搭配一圖及千言,述說一點什麼。專欄篇幅有限,圖庫裡還有影像數萬;那麼,待寫、想說的,就有數千萬了。就讓這千幅未能一一發表的影像,代替我僅剩的千字,傳達未能寫下的千千字吧。

<為期一年【三少四壯集】專欄,今日端上最後一集。一年前,曾寫下 關於中國時報【三少四壯集】新專欄 一文。一年後的此刻,我想再度引用隱地先生的文字:

「再見,我親愛的讀者,謝謝你讀了我一年,更感激你把眼睛借給我,讓我再一次向你鞠躬致謝。」

雖然對編緝有點不好意思,一口氣在報紙上端出二千張照片,或許是我能想到,最好下台一鞠躬的方式..。 當然,部落格還會繼續,攝影、文字也還會繼續。不過,在這生命中很特別的一年,感謝每一位曾在世界上某一角落,週覆一週借給我眼睛的朋友們。

一週又一週試著端上的「幸せ丼(幸福丼)」,還合您的胃口嗎?>

May 16, 2009

【都市的靜憩-東京名曲喫茶】之四 -渋谷 「名曲喫茶ライオン (Lion)」

TokyoMusicCafe-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本文原刊於聯合文學2009年/二月號,《東京文學紀行》特刊,第292期,頁32-39


渋谷,對我而言,一直是個人太多、吵雜、壓力又大的地點。雖然美味餐廳不少,咖啡館林立,但無一處不是人滿為患,多坐一會兒都會彷彿會被一邊排隊等待人們瞪白眼似的。

無奈渋谷畢竟是東京交通重站,約會於此對大家都方便。加上工作地點離渋谷相當近。幾年來,幾乎有一半以上約會在渋谷進行。

我總苦於在渋谷找不到一個安靜,可以靜靜休息、閱讀,或是什麼也不做的地點。就連想簡單喝杯咖啡,都找不到心怡之處。直到依著書中資訊,才知道在位於渋谷最熱鬧道玄坂巷裡,居然有一家已經超過八十年歷史,可算是日本貴重文化財產 的「名曲喫茶ライオン (Lion)」。

TokyoMusicCafe-1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名曲喫茶ライオン (Lion)」開業於1926年,在大戰時曾因為空襲燒毀,而後又依當初設計重建,延續至今。在喧鬧的渋谷道玄坂巷內,「名曲喫茶ライオン (Lion)」 古舊式建築的存在不免讓人吃驚。走進其中,彷彿進入一個與門外聲色交加人蛇雜處,充滿辣妹、寫著「優良風俗」看板的道玄坂巷弄完不相干的世界。(對,巷子不遠處還林立著裝湟誇張的愛情旅館以及穿著黑西裝拉客的男人們)

那是昭和時代文人雅士沉澱、靜思的場所,室內不可思議地寬廣,簡直可比擬小型音樂廳。原本連地下室總共三層樓,近年因為消防法令等因素,只開放一、二樓營業。雖然如此,夜裡居然客人只有大概三人左右。

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早說嘛,原來渋谷也有沉沉靜靜,能讓人心靈放鬆的地方哪!」暗自想著。早知有如此靜謐之處,過去幾年若每每結束一天工作,來此點杯咖啡,讓音符洗滌身心疲憊,該是多麼奢侈的享受?

TokyoMusicCafe-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

店名 渋谷 「名曲喫茶ライオン (Lion)

TEL 03−3461−6858

住所 東京都渋谷区道玄坂2−19−13

最寄り駅 渋谷

営業時間 開店 11:00 / 閉店 10:30(ラストオーダー 10:20)

定休日 年中無休(正月・盆休み有り)年末は12月31日20:00まで年始1月6日から営業予定です。

.................................................................

May 15, 2009

【都市的靜憩-東京名曲喫茶】之三 - 高円寺「名曲喫茶ネルケン(NelKen))」

TokyoMusicCafe-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本文原刊於聯合文學2009年/二月號,《東京文學紀行》特刊,第292期,頁32-39>


另外是高円寺南口商店街附近,於1955年開業的「名曲喫茶ネルケン(NelKen))。這家有半世紀以上歷史的名曲喫茶,可說是現存名曲喫茶裡代表店之一(雖然僅存下的名曲喫茶為數並不多)。

緋紅色絲絨座椅、及地窗簾,西洋油畫、歷史感建築、閒靜的場所。上了年紀但仍看得出氣質不凡的鈴木女士十歲左右就愛上咖啡和古典樂,「因為母親從小就一直用收音機播著古典音樂節目啊。」,「第一次被巴哈、莫札特音樂感動,應該是在小學時代吧。」鈴木女士這麼說。據說被鈴木女士氣質和店的歷史感吸引而來的客人並不少,週末還有人會特地從大阪什麼地方特地捧著收藏黑膠唱片開車而來。

喫茶館入口門邊放著刻有吉井勇詩句木牌:

  「 珈琲の濃きむらさきの一椀を (一椀濃郁珈琲)
   啜りてわれら静こころなし (啜飲心自平靜)」


這是個週四夜晚,九點左右,店裡只有我一人。

咖啡香氣中,翻著厚厚一本用藍色墨水鋼筆漂漂亮亮書寫整齊的曲目表。像欣賞藝術品似的。

TokyoMusicCafe-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可以播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嗎?」我問。

「可是,時間不夠,可能放不完,沒關係嗎?」

我只是想知道,在這樣的環境,聆聽這陪伴我渡過一個又一個輾轉難眠夜晚的曲子,會是什麼感受?

時間接近夜時十時,鈴木女士緩緩將郭德堡變奏曲換成蕭邦的夜曲。又是一個又一個夜裡陪伴我入睡的音樂。多麼熟悉的絃律,在這個有超過半世紀歷史的名曲喫茶館,和鈴木女士兩人,我的感受彷彿回到第一次聽見巴哈和蕭邦時。

TokyoMusicCafe-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

店名 名曲喫茶ネルケン(NelKen)

TEL 03-3336-6414

住所 東京都杉並区高円寺南3-56-7

最寄り駅 高円寺

営業時間 11:00~22:00

定休日 休

.................................................................

May 14, 2009

【都市的靜憩-東京名曲喫茶】之二 - 阿佐ヶ谷 「名曲喫茶 ヴィオロン(Violon)」

TokyoMusicCafe-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本文原刊於聯合文學2009年/二月號,《東京文學紀行》特刊,第292期,頁32-39>

首先造訪的是位於中央線新宿西邊不遠,於1980年開業的阿佐ヶ谷 (Asagaya)「名曲喫茶 ヴィオロン (violon)」。阿佐ヶ谷距離我所居住的吉祥寺只有三個車站之遙,因為中央線快車並不停靠,住在中央沿線數年,我居然一次也沒去過。真正按著書、網路上地圖尋找,從車站對面甚有庶民味,兩旁林立著居酒屋,小酒吧和咖啡館的彎曲小路走到底,發現即使到了阿佐ヶ谷,要能隨興散步找到這家「ヴィオロン (violon)」,也不容易。總之,是一間位在沒特別事不會去車站附近,就算真的去了還相當困難找到地點的店。以一副完全沒打算讓人知道的模樣營業著。

店門口放置有小提琴形狀木雕,幾張彷如音樂城堡桌椅。「大概是這裡吧?」雖然這麼想,從外頭張望卻搞不太清楚是不是真有在營業。

試著推門走進。撲鼻而來是充滿歲月痕跡一股霉味。狹窄的空間,放置著有如音樂廳暗紅皮椅、深咖啡木桌,另外是暈黃燈光,和一疊又一疊陳舊的黑膠唱片。

TokyoMusicCafe-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除了有點禿了頭的中年老板之外,另外只有一名中年男子,坐在距離喇叭最近「貴賓席」,全神貫注聆聽。點了咖啡,中年老板微微笑,慢慢拿起咖啡壼,倒入磨好咖啡粉。雖然看來並無「禁止交談」規定,裡面肅穆的氣氛卻令人覺得語言彷彿多餘。

巴哈的夏康舞曲和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依序播放。

空氣中只剩下音樂。

然後,三十多歲男人推開門,小心翼翼捧著二張膠盤唱片。交給禿了頭的老板。看來是常客。

慢慢喝著咖啡,熟悉的曲目在店裡令人驚訝的音響環境裡,讓人心頭一震。以前,怎麼不知道有這樣的地方呢?

夜裡十一時,一天營業結束前,老板悄悄換上帕海貝爾(Pachabel)卡農(Canon) 唱盤。從來沒有一次聽這首曲子,有那麼强烈想哭的感動,彷彿每一個音符,都敲擊著心底某個角落。

我一連再去了幾次,客人總是那幾個,老板總是微微笑著,在我離開前,輕聲地說:

「下星期有特別的音樂會,播放珍貴唱盤,很好聽喔。」

.................................................................

店名 名曲喫茶 ヴィオロン (ビオロン)

TEL 03-3336-6414

住所 東京都杉並区阿佐谷北2-9-5

営業時間 12:00~23:00

定休日 火曜日

.................................................................


TokyoMusicCafe-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May 13, 2009

【都市的靜憩-東京名曲喫茶】之一 -「名曲喫茶(めいきょくきっさ)」

TokyoMusicCafe-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本文原刊於聯合文學2009年/二月號,《東京文學紀行》特刊,第292期,頁32-39>

「名曲喫茶(めいきょくきっさ)」從漢字解釋,指一邊喫茶,一邊聽名曲作品。所謂「名曲喫茶」,放的是古典音樂。所以更仔細說明,是提供茶、咖啡等飲品,同時播放古典音樂名曲的場所。

這麼說,現今連鎖、個人經營的咖啡、茶館,不也流行播放輕鬆、舒服,或是根據老板自己偏好選擇的音樂嗎?只要擺放音響,播幾首古典音樂,就算是「名曲喫茶」?雖然沒有嚴格規定,倒也不是那麼一回事。

以字面來看,或許不難了解「名曲喫茶」意思;換成英文,雖然有時翻譯成「Music Café」,對於以英文思考對象卻很難明確解釋。問題在於,對歐美人士而言,古典音樂不都是到音樂廳之類場所去聽嗎?特別跑到咖啡喫茶館聽古典音樂,沒這個必要吧?大概會這麼想。

的確,在歐洲布拉格,維也納等城市,以相當一杯咖啡左右代價,是有可能聽到高品質現場樂團演奏。穿得整整齊齊,到音樂廳欣賞古典音樂,是大家心目中的規矩。而咖啡館,是高談闊論場所,聽完音樂會再到咖啡館喝一杯,不是嗎?有什麼道理,要到咖啡茶館聽古典音樂呢?況且,傳統日本「名曲喫茶」館,居然有「不許交談」這種規矩。歐美人八成很難理解。

不過相對身處亞洲,好不容易有親身欣賞知名古典樂團演奏機會,卻總是代價不低的我們,古典音樂演奏總有那麼一點高不可攀形象。尤其過去音響及黑膠唱片並不便宜,個人能擁有大量聆聽「名曲」機會並不容易。所謂「名曲喫茶」,正是起緣於1950~1960年,古典音樂唱片尚相當昂貴年代,一直到1960年代為全盛時期。

當時以1946年開業於當今新宿三丁目附近的名曲喫茶「風月堂」最負盛名。「風月堂」聚集著作家、藝術工作者、創作者,也吸引許多來自海外背包旅行者,在那個時代成為東京裏文化據點。1964年東京奧林匹克時,觀光手冊上甚至以「年輕藝術家聚集的日本格林威治村」稱呼;慢慢的,成為當時想一探日本文化外國觀光客逗留的地方。

真有那麼多喜愛古典音樂的人嗎?反也未必,那個年代不容易見到外國人,加上又常有知名作家、藝術家、舞台演員、明星什麼的聚集。所以一些對古典音樂其實沒特別興趣,卻被這種次文化吸引的客人愈來愈多,「名曲喫茶」成為當時文化象徵。

不過,到60年代後半,名曲喫茶逐漸演變成學生運動家、嬉皮聚集場所,或成為追求流行或尋找有文化氣氛約地點客人偏好之處,常客慢慢離去,加上到了70年代,家用音響設備和唱片都不再昂貴不可親,人人都能輕易在自家聆聽高品質音樂,「名曲喫茶」逐漸勢微。終於,1973年8月31日,曾經是戰後新宿文化代表的「風月堂」結束營業。過去三十多年來,當年曾佔有一席之地的「名曲喫茶」館也幾乎凋零,只剩下如今幾位因為頑固,或是不忍見「名曲喫茶」文化消失的店主,仍堅持支撐著。

以東京而言,「名曲喫茶」大多集中在中央線沿線新宿到吉祥寺,或是文教氣氛濃厚東京大學本鄉附近。我雖每每在「中央線散步」、「東京生活 ﹣中野、高円寺、阿佐ヶ谷特集」、「東京 ﹣大人的喫茶店」等雜誌讀到時,總會特別注意地址,甚至記下網址、營業時間等資訊 ﹣不都離我居住的吉祥寺、做研究的東京大學校區很近嗎?什麼時候經過進去坐坐吧,這麼想 。

如此幾年下來,東京之大,一次也沒「經過」過。

直到年前,在書店翻到一本專門介紹「名曲喫茶」雜誌書,深深被其中照片感動的我總算下定決心按圖索驥,找機會一間間造訪。再怎麼說,一則我本來就習慣在咖啡館讀書、工作,二來這些地方離我的住處實在是一點也不遠。尤其稍微讀讀資料,發現就在這幾年,幾家有名氣也有歷史的「名曲喫茶」終於抵不住時代潮流紛紛關門。儘管近年,因為生活中巨大壓力而期待尋找安靜、舒服可以工作、讀書場所,醇美咖啡香味的人們再度增加,隨著媒體報導聽聞「名曲喫茶」歷史和其中充滿咖啡音樂香氣特殊氣氛所來的客人也逐漸回籠。但稍微造訪其中幾家之後,仍不免担心:「這樣的環境真能隨時代變遷留下嗎?有一天可能會消失吧?」和喜不喜歡是兩回事。

May 12, 2009

【流動的饗宴】日本.鎌倉.江之島的午後

2009_05_12-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雲淡風清的午後,最是前往距離東京不甚遠鎌倉、江之島,渡過舒服,心曠神怡大半天的好時光。

從新宿出發,搭乘湘南新宿線快車,大約一個多小時就能抵達位於東京近郊神奈川縣的鎌倉。

每次到鎌倉,我總會想到侯孝賢導向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致意所導的《珈琲時光》,以及小津安二郎分別於昭和二十四年、二十六年所導的《晚春》和《麥秋》兩部片。這二部片,和後來在昭和二十八年小津主導的《東京故事》主角皆為原節子和笠智眾。

曾經居住在距離鐮倉只有二十幾分鐘車程地方的我,幾年下來,來來回回鐮倉多
次。大部分的時候,總會選擇沒有那麼多觀光客,相對清幽的北鐮倉車站下車。

村上春樹在「村上朝日堂卷土重来」一 書提到小津的電影:

『《晚春》和《麥秋》因為以北鐮倉為背景,經常有江之島和七里濱一帶風光出現。從電影上來看,昭和二十四年那時候的七里濱幾乎沒有汽車往來,似乎十分幽靜。當然也沒人衝浪、散步的也沒有。那時候的人一定都很忙。小津安二郎拍攝的影片總是那麼寂靜、無風,充溢著向陽坡一樣愜意的光照。我喜歡小津電影(特別是昭和二十年代的)裡出現的這種風景,不知反覆看了多少遍。僅管極度模式化,卻又那般栩栩如生。』

北鐮倉車站下車,緊臨著就是充滿古杉楓木,也是日本文人筆下最常出現的円覺寺。僅管經過五十多年,北鎌倉風情仍一如小津的電影開場。

繞過円覺寺,一路能經過六月初夏總是盛開滿藍紫色紫陽花的明月寺,然後在路邊的攤子,買隻同樣有著紫羅蘭顏色的雙淇淋,一路舒舒服服地散步至鐮倉。

靠近鎌倉車站的鶴岡八幡宮前有棵樹齡或許有千年的銀杏樹。 深秋時節,鵝黃銀杏葉片翩翩落下之際,美不勝收。

要是時間充裕,則搭上一路沿著湘南海岸行駛的江之島電車往江之島走。湘南海岸距離東京只有一個多小時車程,成了東京人衷愛的渡假之處,其中長谷大佛、稻村崎的夕日、由比濱、七里濱的海邊,都值得一看。小津電影拍攝的五十年後,湘南海邊有了汽車,遊客也多起來,但無論如何總算是東京近郊,一個難得幽靜的地方。

電車扺達江之島後,千萬要有耐心,一步步爬上階梯,雖然非常累人,一旦爬到島的頂端,俯瞰一望無際的湘南海岸風光,那種很難用言語說明的感覺,非得親自站在那裡才能感受到。

<本文原刊於於國語日報青少年文藝版,《流動的饗宴》專欄>

May 11, 2009

溫泉

2009_05_12-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忙碌終於暫告一段落。

舒舒服服泡了溫泉。然後,大睡一場。

無論如何,泡溫泉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之一。

配合時節,應該找一張櫻花雨中的溫泉影像;不過,就先這樣吧。

May 10, 2009

【2009.05.10 三少四壯集】櫻花前線最北端櫻花樹的主人

2009_05_1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想成為日本最後綻放櫻花樹的主人嗎?」

「到櫻花前線抵達的最後一站「利尻島」旅行,櫻花盛開時分,在位於日本最北方的利尻富士山麓旁親手為您的紀念日【退休旅行、新婚、銀婚等】栽種一棵櫻花樹如何!」

「如此,五年後、十年後、二十年後...一次一次再回到島上,看著『你的櫻花樹』成長,應該是很高興的事吧?」

居然有這樣的傳單出現。

2009_05_11-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從三月中旬一路往日本北方追櫻的行程進行至五月中旬,櫻花前線抵達位於北海道的函館以及札幌。拍攝過函館壯闊的五陵郭繞城星字形櫻花花海,意思意思在札幌市區繞繞;一連兩個月左右時光,流連在粉紅色櫻樹之間,也利用這個機會,旅行至許多未曾行經的地點。雖然不能說不幸運,每個景點景色也如過去幾篇文章所寫,各有千秋,難分軒輊;不過,時至五月中旬,還真會冒出「喂,櫻花實在太多了,可不可以不要再看櫻花,不要再拍櫻樹?二個月夠了吧?」的念頭。

當然沒有任何人規定我非去什麼地方,非拍到什麼櫻景不可。事實上櫻花前線幅員廣大,等高線般一路掃過日本各地,同一時刻,櫻樹綻放地點可以橫跨好幾個縣市,換句話說,追櫻路線十分難以取捨,無論如何總有遺珠之憾。
好不容易重點式走到北海道,「這樣可以了吧?」這麼想的時候,居然出現「櫻花前線最北端」這招。

什麼,六月中旬還有櫻花?

我這個人有個問題,事情一旦起了頭,就非做到滿意為止。雖然利尻島從來不是以櫻花為名,所謂「櫻花前線最北端」這件事,也不過是島上一個名不見經傳「高山植物園」搞出來的行銷手法。問題就是沒看見傳單也罷;偏偏,號稱要一路追櫻至日本最北方的我,眼睜睜看著所謂「櫻花前線最北端」的存在,這麼停止追櫻著實難受。再說,這個活動居然和利尻島民宿協會合辦,傳單上保證 ﹣配合一年一度利尻海膽採收期間,除了安排櫻花種植授證儀式,無論選擇那家民宿,一泊二食皆提供海膽料理。

這下,不去真是不行了。(日本人的觀光行銷是不是很厲害呢?)

話雖這麼說,中間還有一個月左右時間,一直待在北海道等待好像也不是辦法?於是打道回府,盤算則日再北上進攻。

除此之外,「紀念日」字眼也打動了我。經過漫長的多年奮鬧,終於在日本拿到學位;我想,藉著一場貫穿日本的櫻花之行一路北上,直到最北方,再一次仔細地觀察這個我居然居住了如此多年的國度;並且,親手植下一株櫻樹,做為多年日本生活的一個紀念。

那麼,或許真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後,我還能偶爾帶著家人再度來到利尻島,指著那棵逐漸茁壯的櫻樹,說:「這就是當年,從東京大學畢業的時候,種下的櫻樹喔。」

算著算著,櫻花前線也快到利尻島了吧。今年,那棵掛著我名字的小櫻樹,會綻放出美麗的花朵嗎?

May 07, 2009

【關於《希臘.村上春樹.貓》】【希臘,村上春樹,貓;Peggy,工頭,伊德拉】 by 工頭堅

(All Photos from Kenworker)

<前言>嚴格來說,和工頭第一次見面應該是約莫五年前,《絲慕巴黎》在天下文化人文空間的新書發表活動。當時出版應該算第一本和旅遊相關的文學書(?),行銷擔心(我也擔心)沒人來冷場,於是找了時報旅遊合作。(對,當時雖然工頭、我,都有所謂的部落格,但當時,到底有多少人在用這種東西呢?在我身邊的人,大概是一個也沒有)當天的結果是大爆滿,我千萬拜託來的朋友連擠都擠不進來,我也嚇了一大跳。(而且為什麼完全搞不清楚,原來時報旅遊氣勢這麼大啊?)

會後,工頭遞了名片給我。(然後,有一天,他就變成網路上的大紅人)前一陣子到學學文創和查理王談開課事宜, 才赫然知道原來當天兩大部落格界名人當天都蒞臨。真是榮幸。(回去找當時的照片來看看:p)

事隔多年,如工頭所寫 ﹣

本週六(05/09)下午,我將在學學文創和 Peggy 有一場「宅經濟」系列的對談,主題是「旅行‧影像‧部落格,部落客旅行團與個體化旅行的實踐」(詳細時間與報名方式),每次通知雖然都晚,但還是歡迎你(妳)來。

很感謝感動也榮幸超級忙碌的工頭在百忙中寫了這一篇介紹《希臘.村上春樹.貓》一書之文,讀著連我都想去希臘了。(唉呀,沒看PEGGY這幾年力圖改變形象中嗎?不可怕不可怕 又,我常常在想,工頭怎麼會有時間寫文章呢?):

【希臘,村上春樹,貓;Peggy,工頭,伊德拉】(原文連結) by 工頭堅


先說,這張相片當然不是工頭凱洛,更不是 Peggy工頭,只是伊德拉島上的無辜路人罷啦。

1

前陣子有個機會和傑利(傑利的旅遊筆記)同行;晚上大家在溫泉會館聊天,聊著聊著就聊起了 Peggy,郭正佩(東京暮思,絲慕巴黎)。

我說,Peggy 是那種很可怕的女生啊。所謂可怕,當然不是指外表或個性上的可怕(失敬),而是實在優秀得可怕:

台大物理系(而不是文史哲系)、麻省理工學院(而不是茱莉亞音樂學院或 FITParsons)、東京大學(而不是某服裝或設計塾);而且還在巴黎、德國與日本實習或工作過,更可怕的是既清秀又年輕,而且能拍、會寫。

「說得也是哦。哈哈。」「哈哈。」

2

我當然對於以上括號裡面的學校系所並沒有歧視的意思,只是平常看到那些系所畢業的女生比較稀鬆平常,可是 Peggy,完全不在能夠理解的象限之內。

最早認識她的書是網路時代的《e貓掉進未來湯》,一本異質而難以歸類的書(該算是「科普」類?);後來的《絲慕巴黎》,似乎比較符合她的外表給人的印象了,也就在那個時候,因為搭配「巴黎B+M+W」行程推廣,在工作上有了間接的交集。嚴格說起來,《絲慕巴黎》兩部曲寫的是城市,而不是旅行,或許也正因為如此,Peggy 終於出版了一本真正的旅行文學,《希臘‧村上春樹‧貓》(活動網頁)。

好,可怕的事情又發生了。她不寫則已,一寫,就把村上大叔拉進來當嚮導:跟隨著《遠方的鼓聲》以及《雨天‧炎天》書中描寫的希臘風土,一個又一個島嶼探索、對照,甚至連文字都蘊含濃濃的春樹流(或其實是「明珠流」)風格。

這種事情,明明就是像我這種邁向大叔檔次的男人應該做的事啊,郭正佩,妳竟然又搶先了!!


3

說到希臘。

我唯一去過的一次,就是2004年擔任奧運棒球加油團的實習領隊,在八月雅典灼熱的陽光下生活了半個月。可是就這樣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熱情、懶散、不準確,古老、好客、很傳統。可是輕鬆、沒壓力。

每 次只要有人問我哪裡適合渡蜜月,我都還是會回答希臘(當然還有威尼斯、西西里,或者南法,但無論如何希臘都是首選之一);原因無他,那裡的白(建築、街 道)、藍(海與國旗)、黃(陽光、土地)、不甚有生氣的綠(橄欖樹),以及慵懶的氣氛、生猛的海鮮(這對新婚夫婦很重要)、多彩的神話,還有茴香蒸餾酒(Ouzo),都是構成蜜月氛圍的要素。

也是拜我的朋友賈斯汀(Justin's Photo Land)之賜,台灣人心中的希臘地圖,愛琴海上的小島所佔的比例大概和雅典差不多,其他部份可能就只剩下幾顆橄欖樹。這也不怪,希臘擁有六千多個島嶼(根據此頁),其中許多更是位於海中央的絕佳地理位置上;夠疏離、又不致太荒涼(有些根本很擁擠),旅遊基礎設施完善(也許太完善以至於昂貴),原本就是絕佳旅遊目的地。

真慶幸我至少去過,免得成為一生魂縈夢牽的幻境。

4

誠實地說,由於上次去的主要目的是看棒球,為了配合賽程,團體不能離開雅典太久、太遠;所以愛琴海上知名的渡假大島,我都無緣造訪。其中只有一天休戰的時候,得以搭船遊覽鄰近雅典的薩羅尼克群島(Saronic Islands):愛琴納(Aegina)、波羅斯(Poros),以及伊德拉(或伊卓、伊澤拉,Hydra or Idra)。

這三個島各有特色,可以算是小型的希臘島嶼博覽會;其中我自己最喜歡的是伊德拉島。還好,這個島也在村上春樹以及 Peggy 的造訪名單上(儘管篇幅佔得極少),總算讓我沾到一點邊。

伊德拉很小,且島上不容許行駛機動車輛,除了步行、就是毛驢;當然,計程船(TAXI boat)才是真正環遊全島的交通工具。因為停留的時間不長,我只能在港口附近隨意逛逛,但即使如此,建在瀕海崖壁上的小咖啡店,還是令人喜愛得不得了。喝了一杯啤酒。

以前總以為一定要有海灘,才是海濱渡假的王道;在這裡,我才見識到即使是岩岸,也同樣能闢成好「浴場」。當然,另一個原因,或許也因愛琴海水鹽度大、浮力強、波浪平穩,得天獨厚。

5

原本我只聽說伊德拉是英國黛安娜王妃生前的最愛,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傳奇樂手與作家 李歐納‧科恩Leonard Cohen)也曾住在這個島上(或許這是村上來到這裡的原因?我忘了書中有沒提到),並且寫出了《Beautiful Losers》。這個島因而變成文人與藝術家的最愛,至今仍可見許多小小的藝廊分佈在街道上。

(關於此人此書,請見「我所知道的Leonard Cohen」和「美麗失敗者」二文)

 

6

伊德拉島的貓愛跟人親近,不怕生,但不會厚臉皮…可是斯佩察島的貓與其疑心很重,不如說完全不習慣跟人類的這類溝通,而且幾乎每一隻鼻頭都傷痕累累,為什麼只有這個島的貓打架時非要採取攻鼻戰術不可呢?如果來世會變成貓,我要選擇生為伊德拉的貓。~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

雖然我自己談不上愛貓家,到了希臘,尤其是伊德拉,似乎不拍貓都不行。可惜在短暫的停留中,只拍到小貓兩三隻。

7

哦,再回想下去,都忘了這篇文章其實是在寫 Peggy 了(笑)。除了伊德拉,《希臘‧村上春樹‧貓》一路還駐留了米克諾斯、帕羅斯、聖托里尼、羅德、春樹、斯佩察諸島。

儘管一開始的動機是「跟著村上去旅行」,但後來,Peggy 走出了自己的風格與味道、加上了許多自助旅行的實戰紀錄、以及生動多樣的人物描寫。和村上的純文學路線不完全相同的,已經成為一本頗具實用價值的人文旅遊指南書了。非常推薦。

8

本週六(05/09)下午,我將在學學文創和 Peggy 有一場「宅經濟」系列的對談,主題是「旅行‧影像‧部落格,部落客旅行團與個體化旅行的實踐」(詳細時間與報名方式),每次通知雖然都晚,但還是歡迎你(妳)來。(這是我和這位可怕的女生唯一的一堂課,壓力無比巨大)

9

以下,是本文以外的 service。原本是因為當年相機不太高階,距離遠拍來模糊,但在灼熱的陽光下,反倒有種泳裝廣告的感覺了。

 

flickr相簿連結


May 06, 2009

【珈琲時光】+【關於《希臘.村上春樹.貓》】駐咖啡館「坐」家和搬書工 

2009_05_0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那一個下午,突然下起傾盆大雨。
很大很大的一場雨。

然後,天一下又晴了,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下大雨的時候,我正在咖啡館裡,打算把新出版的《希臘.村上春樹.貓》送給老板,以換取一杯免費咖啡。落地門窗外,大雨傾盆,剛開幕咖啡館的下午,沒有別人。

翻開咖啡館menu, 首頁寫著:

普契尼的歌劇《La Bohème》中有個傳說中的咖啡館
在那裡,年輕的詩人、音樂家、畫家與哲學家日夜留連
人與人在那裡不期而遇
孤獨一人很好,成群結伴也不錯
貧窮的藝術家們都喜歡那裡
因為東西好吃又便宜,又可以廝混一整天
那是每位波黑美亞人的第二個家

應該要有這樣一個地方,從白天到夜晚
可以供應你沉思、聊天、工作、鬼混、無所事事所需要的
熱量、咖啡因、音樂與五花八門的酒精

可以很安靜,也可以很熱鬧
可以很咖啡館,也可以很酒吧
吃的東西都很有質感,但不會很貴
喝的東西都很有份量,消磨一整天都行

你可以在任何時間離開
在任何時間過來

         ﹣波黑美亞咖啡館

唔,一個可以:

從白天到夜晚
沉思、聊天、工作、鬼混、無所事事的地方

不正合我意?

平時很懶得看文宣的我,幾星期前走出台大誠品,有人正在發傳單。
下意識避開時,卻彷彿瞄見:

「只要你願意捐給我們一本二手書,我們就免費請您喝一杯香醇的莊園咖啡」

之類的字。

喔,書嗎?

我什麼不多,書最多嘛。盤算一下,如果一天送一本自己的書,勉強來說,至少可以喝個好幾天。

傳單上大約是這麼寫的:

  店剛開張,裏面的書架還是空空的,所以我們想找你幫忙!只要你願意捐給我們一本二手書,
  我們就投桃報李,免費請您喝一杯香醇的莊園咖啡!豆子都是新鮮烘焙的,本來一杯都要140元喔,
  現在免費請你喝!你可以選擇:

  蘇門達臘‧迦佑=天然青草與松木香,苦黑的巧克力味,醇厚度最佳!
  巴西‧黃波旁=清甜的微檸檬酸,降溫後後展現醇厚的堅果風味!
  巴西‧伊帕內瑪=圓潤的堅果風味,入口後後韻持續良久,來自雨林區的恩賜!
  祕魯‧山佛=入口滑順甜蜜,有黑巧克力的氣息,同時是有機的公平交易豆喔!
  哥倫比亞‧娜玲瓏=天然焦糖香,微微堅果氣息,近來流行的熱門豆喔!

  我們需要那些二手書呢?要仔細看喔:

  —主題與藝術、文學、哲學、歷史、社會人文類的相關書籍。
   例如:可以是九把刀或村上春樹的小說,也可以是畢卡索傳喔!

  —中文的書,繁體中文或簡體中文都可以喔。

  —漫畫也可以,但一定要夠完整喔!如果不是只出一本的單冊,就要是全套的喔。

  —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喝到我們最讚的莊園咖啡,每人每天限定喝一杯喔!
   如果你有很多本書要捐,那要活動期間天天來喔!

  —我們需要500本書,所以免費名額是500位,活動期間從2009/04/10到2009/04/30

不知道我的書合不合規定,不過上面有提到村上春樹;所以,書名裡有村上春樹的書應該也可以吧?

嚴格來說,根本是新書,怎麼算,價值都比140元的咖啡還高;雖然這麼說,我卻很喜歡這個有意思的點子。

當今的世界,以金錢換取物質太容易,如果能稍稍回到從前,以物易物的年代,該有多好?

正如曾在《聖傑曼的佩﹣絲慕巴黎第二話》書中所寫: 


當年來初來乍到巴黎的窮困潦倒的文人藝士,想好好吃喝一頓,只好抵押自己的作品做為交換勉強溫飽。身無分文剛由西班牙來到巴黎蒙馬特區居住的畢卡索,和其他窮畫家朋友們,總在附近只需兩法郎就能打發一餐的狡兔之家吃喝,並為狡兔餐廳作畫抵些酒錢。二十世紀初,位於蒙帕那斯區的圓廳咖啡館老闆,也偶爾會對諸如畢卡索、莫迪里安尼、馬諦斯、夏卡爾等窮小子的帳單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年輕的莫迪里安尼總是先向圓廳咖啡館兜售他的畫作,直到湊足吃飯和喝咖啡的資金才走進去。

如今,受了歷史鼓勵前仆後繼來到巴黎的年輕人,不見得非得是個天才,還是有機會用一點點才華來換
取些什麼。

無論如何,我決定一連幾天都來白喝這裡的咖啡。(笑)【老板可能還沒讀過《絲慕巴黎》裡,我如何成為咖啡館裡厚臉皮常客、或是《e貓掉進未來湯》裡,我怎麼在星巴克從開門坐到關門的文章吧?】

喝著喝著,也看著店裡的書一天比一天增加。當然我也投桃報李的每天帶一本自己的書做為交換。正在擔心500本書quota用完後沒有免費咖啡可喝的時候,

一天夜裡,居然收到來自老板的一封信,內容大概是:

「Hello Peggy, 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 邀請你成為我們的駐店作家?
是日開始到五月三十一日,
天天來喝免費的咖啡?」

而且條件似乎是:

「天天來喝都沒關係,最好是邊喝邊寫作。如果在這一個月內在本店也沒有在寫東西,只是想要找地方歇口氣,看點書,跟朋友聊聊天,或者上上網,那都沒關係。只要是我們的「駐店波黑美亞作家」,想幹嘛就幹嘛,開心就好啦!」

這樣要怎麼拒絕呢?

2009_05_0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總而言之,雖然把自己藏身之所之一公開不知是好是壞,到五月底之前,因為有免費的咖啡好喝,PEGGY應該會常常待在這裡白喝人家的咖啡吧(順便兼賣作者親筆簽名版《希臘.村上春樹.貓》?)

如果您在這兒撞見了,不妨過來招呼;如果您本來就是PEGGY的朋友,不妨繞個路過來溫州街喝杯咖啡聊聊天,
雖然不知有什麼可以回報的,至少或許可以幫您拍個照片?

這裡晚上開到二點,所以不怕時間太晚;雖然交換書的時間已經過了,帶本喜歡的書,喝杯咖啡再走,應該也很好。

是日連續坐了十二小時,真成了名付其實駐咖啡館「坐」家,於是明明還有許多其他該寫的東西,居然深夜寫下此篇。

如果您也在寫東西,那麼,六月、七月,老板似乎還想再招待六位寫作者。

詳情如下喔:

...................

我們是波黑美亞咖啡食堂,4月10日在台北的溫州街48巷2號開幕!

咖啡因好像總是跟寫作分不開,不然怎麼一天到晚都會有某些成名的寫作者,早年(以及中年、晚年、未成年時期)一天到晚都窩在咖啡店裡寫作的事兒哩?


波黑美亞咖啡食堂什麼沒有,咖啡因最多!為了把我們過剩的咖啡因,輸出給在寫作這條路上努力的年輕創作者,我們決定—從五月開始,連續三個月每個月都讓三名寫作者,成為我們的「駐店波黑美亞作家」,免費喝上一個月的咖啡,讓他/她們能在我們的店裡,把大量的咖啡因轉換成靈感,寫出更多有趣的東西!

所以!如果你有在寫東西,不管是小說,散文,現代詩,評論還是報導文學,一個免費供應無限量咖啡的寫作地點(還有連線很快速的免費WIFI可用)來了!請盡快跟我們連絡!

[方法]

第一:

請盡快將個人資料(要有名字啦出生年啦以及星座這種東西,我們很迷信的),聯絡方式(電話啦,電子郵件啦,部落格網址啦等等)以及曾經寫過的東西選上足夠代表性的篇幅,寄Email給我們:Bohemecafebistro@gmail.com

我們想要招待的,是小說、散文、現代詩、評論或報導文學的寫作者。

收到完整資料後,我們會在一週內跟你聯絡!先來申請,就先有優先權,不問宗教性別黨派國籍,只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在寫東西!


第二:

「駐店波黑美亞作家」可以在我們這免費喝上一個月的咖啡,不管是義式咖啡還是單品莊園咖啡,愛喝多少就是多少,要是你的心臟夠強,每天喝三十杯也都是可以。要是你肚子餓了,可以隨時離開我們店去附近的鳳城燒爉或麵攤補充一下熱量,要是想在我們店內吃飯,本店的雞排豬排羊排牛排,以及貝果、蛋捲、鬆餅....各項套餐都通通八折優惠招待!


第三:

我們可以免費招待你喝上一個月的咖啡,你天天來喝都沒關係,最好是邊喝邊寫作。如果你在這一個月內在本店也沒有在寫東西,只是想要找地方歇口氣,看點書,跟朋友聊聊天,或者上上網,那都沒關係。只要你是我們的「駐店波黑美亞作家」,你想幹嘛就幹嘛,開心就好啦!


歡迎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更多好朋友,每個月只有三個名額,要趕快喔!

[波黑美亞的源起]

普契尼的歌劇《La Bohème》中有個傳說中的咖啡館
在那裡,年輕的詩人、音樂家、畫家與哲學家日夜留連
人與人在那裡不期而遇
孤獨一人很好,成群結伴也不錯
貧窮的藝術家們都喜歡那裡
因為東西好吃又便宜,又可以廝混一整天
那是每位波黑美亞人的第二個家

應該要有這樣一個地方,從白天到夜晚
可以供應你沉思、聊天、工作、鬼混、無所事事所需要的
熱量、咖啡因、音樂與五花八門的酒精

可以很安靜,也可以很熱鬧
可以很咖啡館,也可以很酒吧
吃的東西都很有質感,但不會很貴
喝的東西都很有份量,消磨一整天都行

你可以在任何時間離開
在任何時間過來


[我們有]
最新鮮烘焙的義式咖啡、品種最優的莊園咖啡、全天供應的三明治‧鬆餅‧Brunch‧歐風套餐、口味一拖拉庫的歐洲啤酒加下酒菜、免費續杯到爆的紅茶與黑咖啡,一堆奇奇怪怪的人‧書‧音樂,以及既孤獨又溫暖的,你親愛的私密角落

[我們在]
「路上撿到一隻貓」咖啡館的正對面(他們的咖啡跟貓咪都很棒唷!),
從溫州街明目書社往師大方向走下去,還沒到辛亥路,你就會看到我們的小招牌啦。

波黑美亞咖啡食堂
La Bohème Cafe Bistro et Restaurant
台北市溫州街48巷2號1F


02-23681086
Bohemecafebistro@gmail.com
Open Hours: 11:00AM-02:00AM(Mon-Sun)

May 04, 2009

好久沒能好好睡一覺了

2009_05_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最近,好久沒能好好睡一覺了。

做了很多很多slides,搬了很多很多書,雖然沒去希臘也不那麼常拿沉重的相機,結果還是全身酸痛。

唔。

原來出一本書,可以弄得那麼累。

May 03, 2009

【2008.05.03 三少四壯集】弘前城外落櫻成河

2009_05_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本文刊登於今日中國時報週日特刊「旺來報」,於誠品敦南店可免費索取 (照片終於比網路上大多了:)】

雖然不敢說賞遍日本從南至北櫻花名點,況且美醜這事本有主觀意識成份在內;不過,如果讓我評比,弘前城櫻景確實名列心目中『日本第一』。

這個『日本第一』櫻景,是早在出發前往弘前多年前,就從一本本櫻景攝影雜誌中得到的結論。前面曾經寫過,每年冬末春初,書店不都大規模擺著一本本《賞櫻密技》之類雜誌誘惑人嗎?其中大概至少有一到二本雜誌封面照片,選用的是弘前城外濠附近拍攝的作品。

「啊,櫻花也能這樣拍嗎?」,「有朝一日,我也想拍到這樣的櫻景哪。」

我就是深深被那些雜誌誘惑的無辜民眾之一。

當然,雜誌、網路攻勢十分有效,我也決不是唯一受害(?)者。弘前城櫻景名聲逐年高昇,花期適逢全日本大休假的黃金週長假,二○○六年,光是黃金週一週前後,居然吸引了超過二百五十萬人次參加一年一度的「弘前櫻花祭」。

弘前櫻景,主要圍繞著佔地遼闊弘前公園內外展開。櫻花栽種的歷史源起於約三百年前正德十五年(一七一五年),津輕藩士從京都帶回的二十五棵櫻樹。明治期間,又曾二度大幅植下約二千顆染井吉野櫻。經過數百年交叉繁殖,如今弘前城內外約有由垂枝櫻、八重櫻、染井吉野櫻等五十種,超過二千六株櫻。每年約在四月末五月初日本黃金週假期前後綻放,是日本全國首屈一指櫻花名所,想當然爾名列日本櫻花百選之一。

城內櫻樹映襯著弘前城的白色牆壁、深綠老松,古意盎然;圍著古城外濠,有連綿的櫻花隧道。日落之後燈光打上,公園裡播放輕津三味線樂音。賞夜櫻群眾裡,或許還有幾個拿出手上三味線輕輕彈奏的。

櫻樹綻放景色固然壯觀,真正讓攝影師們等待的,卻是滿開之後如雪片般櫻瓣飄落外濠,鋪成一地粉紅的畫面。
弘前所在青森縣地點緯度高,櫻期十分短暫,滿開期間只有三天左右;三天過後,幾陣風吹,滿城櫻花就散落無幾;除非相當幸運,相對而言,捕捉所謂弘前城櫻吹雪景像,攝影時間上的掌握相當不容易,唯一能做,就是等待。

我在弘前城內外,來來回回像個呆子般,大概走了五個整天。(總共繞城走了幾圈呢?)從樹上稀疏零落半數花苞仍未開放,走到滿城粉紅,再走到落櫻成河。事實上,五個整天內,能拍攝如多年嚮往雜誌封面般景像的時間,只有約莫數小時。(問題是你永遠無法預估陽光何時露臉,風又會在何時吹落護城河畔的櫻。)
當然這是以攝影的角度來看。

實際沿著日本列島一路追櫻北上,真真在弘前城邊來來回回將近一週時間,我想『日本第一櫻景』名號的確其來有自。如果放輕鬆一點,只想在城裡夜櫻影下吃吃屋台賣的烤年糕、喝喝清酒、聽聽三絃琴,或是日裡散步在隨風吹散的櫻花雨中,那也很好。

May 02, 2009

【公告】5/3~5/10 學學文創《書籍裡的城市光芒》系列講座

2009_05_02-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新書出版之後,有機會和當然在網路上早有交集的查理王一會(當天才知道,原來,早在五年前絲慕巴黎新書分享會時,就已經見過面了);於是,有了這一系列課程的構思。

應該更早放上來的,不過忙著忙著,距離系列講座的開始,居然只剩下一天時間。
這是一次新的嚐試,與學學文創合作,網路報名時間應該是到講座前一日為止。

學學文創課程採小班制,或許可以讓參加的朋友之間,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也說不一定。:)

照片攝於學學文創頂樓,在查理王的帶路之下,才知道從這個角度,台北的夜景竟然如此美麗。當然,當天只帶了小小的G9, 可惜了。

課程大綱:

《書籍裡的城市光芒》系列之一

2009/5/3‭ (‬日‭) ‬13:30-15:30
《絲慕巴黎》
  -品味巴黎的十種方式,「羅伯.杜瓦諾、布列松、阿傑特」等攝影名師鏡頭裡的黑白巴黎

《書籍裡的城市光芒》系列之二

2009‭/‬5/3‭ (‬日‭) ‬16:00-18:00
聖傑曼的佩
  -經典法國香頌,海明威《流動的饗宴》裡的左岸巴黎生活

《宅經濟學‭--‬宅經濟●必勝學》講座之一

05‭/‬09‭ (‬六‭) ‬13:00-15:00
工頭堅 vs Peggy
  ﹣旅行●影像  部落格.部落客旅行團與個體化旅行的實踐

《書籍裡的城市光芒》系列之三

2009/5/10‭ (‬日‭) ‬13:30-15:30 
東京暮思
  -村上春樹的東京、名曲喫茶的東京、《珈琲時光》的東京

《書籍裡的城市光芒》系列之四

2009/5/10‭ (‬日‭) ‬16:00-18:00
希臘.村上春樹.貓
  -帶著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進行一場希臘旅行

各講座總時數: 2 hrs
價格:NT 500
地點:學學文創志業內湖大樓 / 台北市內湖區堤頂大道2段207號
對象:一般大眾
備註:VIP插班會員可單堂課購買。

(若於開課當日欲報名者,請電洽學學客服中心 客服專線:0800-068-089。 )

詳情以及報名請見學學文創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