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ember 2008 | Main | February 2009 »

January 29, 2009

【音樂的瞬間】Bach(巴哈).《郭德堡變奏曲 (Goldberg Variations)》

Biei.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有一段時間,睡不著。

無法入睡,或頻頻在夢裡驚醒。

我問,怎麼辦?

老朋友在信箱裡,留下Rosalyn Tureck 演奏巴哈《郭德堡變奏曲 (Goldberg Variations)》雙CD。

「其實,最好的應該是顧爾德(Glenn Gould)版本,不過一時之間找不到,送妳的是Rosalyn Tureck,也很棒的一個版本。」

當然,還有蕭邦,和一些其他。

我擁有的音樂,不多也不少,但結果那一段時間,我的生命裡,只剩下Bach的Goldberg Variations。

無論如何只能反覆地播放《郭德堡變奏曲 (Goldberg Variations)》,如此渡過一個又一個白日,和一個又一個黑夜。

然後有一陣子,我又慢慢能聽一些不同的東西了。但我始終把Bach帶在身邊,我想確定,當需要的時候,
Goldberg Variations那彷彿堅定而安穩的絃律,能溫柔地在身邊流出。

又有一陣子,我突然找不到這兩張滾著金黃邊的CD,翻箱倒櫃,(對,我的家當總在行李箱裡),遍尋不著。

Where are my Goldberg Variations?

也許留在日本的小公寓裡?但我當時無論如何無法回去。


「找不到,怎麼辦?」輾轉難眠的夜,我問。

當然還是留了itune版。但我想尋回那陪伴了自己數年的兩張CD.

「其實,我覺得顧爾德(Glenn Gould)的版本比較好。」轉了顧爾德(Glenn Gould)版本給我。

我留了一份在電腦裡,一份在iPod之中;另外,終於在再度回到日本小公寓時,找到那思念以久的兩張CD。

顧爾德(Glenn Gould)的版本當然好,然而,Rosalyn Tureck那沉穩的琴聲,卻彷彿已經深深在一次又一次的反覆之中,如同一雙量身打造的臂膀,緊緊和我的身體相扣。

按下play鍵,當音樂流出,我彷如偎依在溫暖懷抱,終能入睡。




【顧爾德(Glenn Gould)Bach(巴哈)《郭德堡變奏曲 (Goldberg Variations)》】





January 27, 2009

【音樂的瞬間】玫瑰玫瑰我愛你.Parlez Moi d'Amour.來自巴黎的聖誕風中國新年快樂祝福

MusicMoment.jpg
【Photo by Jackques】

很喜歡手風琴,

一直。

總是在巴黎有點歷史的手風琴專賣店前佇足,也在跳蚤市場的中古手風琴前徘徊不前

有一天,我也能用這美麗的樂器,流暢地奏出喜歡的法國香頌嗎?

另外也喜歡偶爾會在巴黎街頭看到的l'orgue de barbarie (這東西中文叫什麼,還真不知道。小管風琴?)


中國新年前夕,

巴黎的手風琴手朋友,Jacques,特地為我,和家人朋友們,準備了一段混合中國風、法國風的音樂video,和身在世界各地的大家拜年。

中法混搭,會激發出什麼樣的火花?

請大家聽聽?

不知道明年能不能改由 Peggy親自上陣 :)

謹以這段video, 再祝大家新年快樂。 (這次新年慶祝的好像有點久嘛。應該也沒關係吧。)


P.S.除夕夜,在吃了長達八小時馬拉松式年夜飯 (31人,還沒包括出了嫁的女兒女婿,或遠在異地的親人們),再和父親到常待的咖啡館加喝一杯後回家,居然還能接力"隔空隔網“ 參加巴黎朋友們的年夜大餐(15人?)

真是一個了不起的新年夜。

又是一個有中國紹興、有蘇格蘭威士忌、有北海道清酒、有法國紅酒、有愛爾蘭甜奶酒的亂吃亂喝之夜。

無論現實環境如何,和親近的家人朋友聚在一起,享受一個充滿食物與酒的夜,就是最幸福的事吧。

謝謝這段時間曾與我共享美食、美酒和美好音樂交織起的美好夜晚的朋友們。大家新年快樂。




來自巴黎的新年祝福【玫瑰玫瑰我愛你.Parlez Moi d'Amour.聖誕風中國新年快樂歌 】:


January 26, 2009

【音樂的瞬間】帕海貝爾(Pachabel).卡農(Canon)

MusicMoment.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有一些音樂的瞬間,
如影像,

因為一篇新稿,打開許久未播放的錄影檔案,

而那瞬間,在那場所,聽到那樣的音樂,那有點讓人發抖的感受,

彷如昨日


有那麼一點"手震“,音效當然也不如原音重現,

而我想留下的,不過就是那瞬間的感動。

正如這裡曾出現的每一張影像。

啊,新的一年。

【帕海貝爾(Pachabel).卡農(Canon) 】:


January 19, 2009

【2008.01.19 三少四壯集】巴黎飄雪

ParisSnow-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那天,巴黎終於下雪了。

一早朋友就打電話來:「沒什麼事,只是要告訴妳,下雪了。」

我掀開窗帘,雪片從天空飄然而降,終於,真的下雪了。

下雪所以很自然天是陰沉的。我透過玻璃窗往外看,天一如這段時間大部分時候,是灰色的。銀白色雪片落在來往行人頭上、肩上,人們快速行走著,看起來很冷的樣子。 時間還早,我爬回床上,想再睡一會兒。外面看來好冷,溫暖的小公寓一時之間顯得特別舒服。

中午再打開窗戶,雪仍用力下著,窗口還是顯得冷。(下雪本來冷也是應該的)於是用熱水壼燒水泡好蜂蜜茶,再從冰箱裡拿出洋蔥、蕃茄、蒜頭,仔細切碎,放入平底鍋用橄欖油煎,另外開火煮義大利麵。

倒杯白酒,把炒好佐料和鍋裡撈出來熱呼呼的義大利麵盛在陶黃色瓷盤。然後就著電腦,邊看新聞邊吃午餐。天氣冷的時候特別想吃東西,午餐後,索性拿起食譜坐在床上讀。晚餐做什麼吃好呢?一邊翻著雜誌上精美食材照片,一邊思索。

「雪下得很大,白色巴黎真美。」另一位法國朋友傳來簡訊。這時,MSN名單上在巴黎的朋友紛紛換上「巴黎下雪了」、「銀白巴黎」等代號。

「你大概不會相信,我還在家裡。」回簡訊給朋友。朋友傳回一個不可思議表情。我總是:「什麼時候才會下雪嘛」、「真想拍白色巴黎的照片」,在朋友身邊這麼嚷嚷。每個人都知道我在等待巴黎飄雪的日子。再走回窗前,掀開窗帘,像是要確定雪還在下似的。雪的確還在下,氣象預報是會下一天雪,看來這次是真的。

這樣的日子,很適合讀書。打開音響,播放菲力斯.勒克樂(Felix Leclerc)《P'tit Bonheur》這張專輯。《P'tit Bonheur》,姑且讓我把它翻成《小確幸》:

「這是一點小確幸,
我把它收藏起來 ….」

菲力斯.勒克樂輕快啍唱著。屋外下著大雪,屋裡有熱蜂蜜薄荷茶、溫暖的燈光、好書,和好聽的音樂,這樣,也是一種小確幸。

「今天雪下得很大,我猜妳一定急急忙忙在巴黎走動,拍下許多美麗的照片吧。等不及想看。」又一位朋友寄來簡訊。氣象報導幾次預測下雪最後都因為氣溫不夠低變成雨水,我摩拳擦掌準備好攝影裝備,還是沒法拍到白雪覆蓋著的巴黎。

再度走到窗前,掀開窗帘,雪仍然下著。前前後後來去巴黎幾年來,這是最大也最長的一場雪。

我又坐回床上,繼續讀書,聽音樂。冬日巴黎天黑的非常早,如此,天色就漸漸暗下。結果這一天,我哪裡也沒去。居然連一張照片都沒拍。

「這太瘋狂了。連續一整個月妳喊著:『真希望巴黎下雪。』、『氣象報導說,
這星期會下雪,是真的嗎?』、『幾年來,我都在等巴黎飄雪』、『明天,會下雪嗎?』」,「結果,voila,巴黎下了整整一天雪。到處都是一片銀白天地。妳居然待在家裡沒出門。」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天的積雪直到將近一星期左右才因為氣溫回昇全數融化。而我居然幾乎沒出門,也幾乎沒拍下期待了這麼許多年才等到的雪景。

到底為什麼,一直到現在我還在納悶。也許,也是會有這樣的時候吧。

P.S. 雪景照片攝於五年前。在巴黎拍攝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個下雪早晨。從那個早晨之後,我就一直在等待下一次巴黎飄雪...。

January 13, 2009

【2008.01.13 三少四壯集】東京 ﹣明治神宮新年初詣

TokyoNewYear.jpg-1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如果說紐約跨年在時報廣場倒數等待煙火和從天而降紙片,巴黎跨年在香榭大道上開香檳傳「新年快樂」簡訊,那麼在東京?

應該是在渋谷十字路口看人,然後在一月一日來臨時到明治神宮參與「初詣」吧。

日本所謂「初詣」(Hatsumoude),大概和台灣最近流行的詞「搶頭香」意思差不多。雖然沒有限制非在新年一月一日凌晨參拜不可,不過總之大家都想先搶先贏。不管三七二十一,是不是有信仰或平時究竟拜不拜神明,跟著大家到附近有名寺院,在一年初始之際,許下新年願望,算是一個傳統。

紐約、巴黎或是其他城市跨年,或許很少聽到有人年年參與,雖然名聲很大,參加的或許以年輕人及觀光客居多。然而日本的新年初詣,在日本人,尤其是上了年紀日本人心裡,卻是一年開始相當重要的活動。根據日本產經新聞統計,每年參與初詣的日本人,七十歲以上約有60%,二十歲左右有約44%,倒是二十歲以下的超過75%則是幾乎不去。這麼說,「初詣」這件事,多多少少有一點老人才做的意味。

初詣人潮洶湧並不打緊,日本人熱愛排隊出了名:隊伍排得愈長、等待時間愈久,似乎這件事情本身的意義就愈發重要。初詣也好,買紅豆餅也好、等炸肉丸也好、搶柏青哥新機器也好,都一樣。

歲末時分天氣寒冷,也沒關係。氣溫接近攝氏零度新年凌晨,排隊等待初詣的年輕女孩到老婦,正正式式穿著完整和服梳著漂亮包頭的數量相當多。和服雖然層層包裹,肩上或許披著免毛還是什麼材質披肩,但怎麼看還是相當冷。儘管如此,女人仍然維持著優雅笑容,至少不至於穿著和服手舞足蹈,也幾乎沒人因此套上不相稱圍巾手套帽子什麼。

年輕人大多在渋谷十字頭口等待新年來臨,距離明治神宮並不遠。神社畢竟不適合叫囂,渋谷尖叫狂歡完,想去神宮參拜也不遟。

雖然這麼說,新年凌晨這一夜,從渋谷到神宮,不過十二點半左右,「初詣」人潮已經完全擠滿佔地其實相當廣大的神宮步道。大家都安安靜靜「緩慢」隨著人潮前進,氣氛和紐約、巴黎或其他城市跨年夜的瘋狂情況相當不同。雖然前來參與「初詣」的外國觀光客也相當多,或許到了神社,即使是跨年夜,氣氛也自然而然平靜下來也說不一定。

所謂「緩慢」,其實是近乎「無法動彈」。曾經到東京旅行的人應該多少參觀過明治神宮,神宮佔地廣大,從神宮入口至參拜處並不近。平日參觀下來,大概要走個十五至二十分鐘左右。不過新年一夜,這一趟卻需要花三、四小時,十二點半左右從入口開始排隊,居然到清晨四點半左右才真正「移動」至神壇前方。

好不容易走到神壇前,想好好許個願。也很難。先是要小心被前後左右人們手裡用力丟出錢幣砸到的危險,再來厚著臉皮在警衞的强力疏散指揮及後方急著參拜人潮推擠夾攻之間仍然堅持慢慢許願也不容易。

丟錢這事很驚人。在紐約聖誕跨年時節雖然也有「捐出你的一分美元」活動,在洛克斐勒廣場附近開放一片空地供人丟出口袋裡的一分錢,隨隨便便這樣也能募到百萬美元。問題是在日本,再小氣不過的人,到了神宮許願,至少也會丟個一百日圓吧(略以一美元估算,是一百美分)?官方統計,名氣大神社一年約有二、三百萬初詣人次,明治神宮每年名列初詣人潮第一名,至少有超過三百萬參拜人次。這麼算來,就超過三億日幣。問題是,好不容易擠到神壇前短短幾分鐘,前後左右大方丟出一萬元日幣鈔票的先生太太就不太少。千元日幣鈔票和五百元、一百元硬幣更時如紐約時代廣場跨年散出紙片般從我前後左右空中降落在神壇前。負責用耙子把錢幣掃平的僧侶看來十分吃力。

想想法國跨年民眾發出三億則左右簡訊,東京明治神宮前跨年人潮則丟出至少三億元日幣。看起來好像還是日本人比較厲害。

P.S . 大概是担心相機被日幣砸壞,當年參加一月一日明治神宮新年初詣居然沒留下相片?!
這些照片是幾年後於一月中旬再度參加新年初詣時所拍,三億日幣應該在前幾天已經丟下二億九千萬了 :) (總算能安全拍照?)


TokyoNewYear.jpg-2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TokyoNewYear.jpg-3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TokyoNewYear.jpg-4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TokyoNewYear.jpg-5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TokyoNewYear.jpg-6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TokyoNewYear.jpg-7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TokyoNewYear.jpg-8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January 06, 2009

【2008.01.06 三少四壯集】巴黎 ﹣香榭大道跨年迎新

ParisNewYear-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沒有煙火嗎?」
「應該沒有,沒聽說。」基於安全理由,已經好幾年不放煙火了。

「也沒有倒數?」
「大家就自個兒看著手錶,胡亂算時間了事。」問題是每人手上錶的時間都不太相同。

「那到底除夕去香榭大道倒數要做什麼?」
「所以說,沒有任何巴黎人會無聊地在這麼冷天氣站在香榭大道上啊。」

除夕夜,巴黎人多選擇和朋友在家開派對。時間接近午夜,酒醉飯飽,八成正熱鬧地接吻跳舞,誰在這時願意冒著冷颼颼寒風出門?

不過即便如此,這一夜,還是有大約五十五萬人,決定「站」在香榭大道上,等待新的一年到來。

做什麼呢?

有人叫囂、有人唱歌、或圍成一團跳著什麼舞。大部分是年輕人,另外是從世界各國、或法國各地全家大小一同前來的觀光客、渡假情侶夫婦朋友等。

這一夜,巴黎地鐵通宵開放,並且完全免費。於是成千上萬人次擠上前往凱旋門方向列車,為了親身站在香榭大道,看看歲末時節大道上美麗的燈火,送走舊的一年。(雖然老實說和平日也沒什麼不同)

ParisNewYear-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ParisNewYear-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法國人人人能啍唱的「香榭大道」這首香頌歌詞寫道:

「香榭大道,香榭大道
陽光下,雨絲裡,是正午,還是午夜
所有您想要的,都在香榭大道 」

好不容易一年一度,居然能站在在大道正中央,覇佔這條或許可封為「世界最美麗大道」一處,開香檳、跳舞、擺任何姿勢大喊大叫,甚至可能邂逅什麼人,每個人心裡,或許都有不同期待。

既然來了,卻沒有任何官方活動,大家只好自娛娛人。拿起相機、手機、錄影機,拍照、被拍、傳簡訊,收簡訊。

相機抬起,鏡頭前莫名奇妙就會出現各種各樣認識也好,不認識也罷的人搶著入鏡。大夥站在一塊擺好姿勢拍張合照,重按螢幕檢視,卻發現合照裡多了好幾個亂七八糟不知哪裡冒出來的人。倒是姿勢動作都很一致。

從背包裡拿出準備好的香檳,分配好酒杯,一邊拿著空酒杯(要等時候到了才能開瓶)試著在人群之中拍攝難得只有人沒有車流的香榭大道。數千名全副武裝警察則嚴陣以待,深怕有人鬧事,另外負責把人群喝完的酒瓶砸碎。(前幾年跨年夜過後,香榭大道上大半商家櫥窗全被砸得坑坑洞洞;因為參加法國人主辦派對錯過跨年倒數的我,只好元旦扛著相機一一拍攝被砸破的名牌櫥窗)

「還剩五分鐘。」有人喊。問題是現場時間沒個準則。等著等著,一邊已經開始慶祝,「砰、砰、砰」開瓶聲此起彼落。什麼?該不會已經過新年了吧?有人開始尖叫起哄,用各國語言大喊「新年快樂」。男男女女擁吻的擁吻、沒對象的男孩隨便抓起附近長得漂亮女孩一陣親吻,也不管對方願不願意、年輕熱情女孩則乾脆當場提供起「免費擁抱」。

ParisNewYear-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ParisNewYear-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既然搞不清楚正確時間,一夥朋友索性圍成一圈,拿起還來不及開的香檳,「十、九、八、七、六、五...」自顧自倒數起來。(居然還大聲用中文喊)

除了親吻週遭認識也好,不認識也好的人之外,法國人似乎非常熱愛傳簡訊。

第二天統計出來,全法國在一月一日當天,居然破紀錄傳送超過三億則寫著「新年快樂」簡訊。其中光是跨年夜凌晨零點至一點內,三家主要電信公司就發送超過六千萬則簡訊。

這麼想想,站在香榭大道跨年迎新,頭上天空閃過的不是煙火、不是彩色紙片,而是一則一則代表「新年快樂!」的無線訊息封包。要不然,就是附近哪一群人手裡酒瓶噴出的香檳泡沬吧。

ParisNewYear-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