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e 2008 | Main | August 2008 »

July 25, 2008

【法國香頌】玫瑰人生 (La Vie en Rose)

2008_07_2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蒙馬特山丘上,看到幾年前很喜歡的音樂盒。
轉動著簡單手把,【玫瑰人生】的音樂輕輕流洩而出。

雖然是熟悉得再不能的曲子,透過音樂盒簡單清楚的絃律,卻彷彿能讓紊亂的心瞬間平靜。

是啊,我又回到巴黎,她又在提醒我什麼嗎?





聽著音樂盒清脆的音符,我想起這幾年陪伴著自己的這支 MV,想起為了 【絲慕巴黎浪漫香頌選CD Vol.01 】所寫序文【從「絲慕巴黎」到「玫瑰人生」 -絲慕浪漫巴黎的香頌情緣】裡的文字:

奧黛麗赫本在電影『龍鳳配(Sabrina)』裡從巴黎寫信給遠在美國的父親時,曾說了幾句動人的台詞:
 
「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 ),是形容自已彷彿正透過玫瑰色的玻璃看世界-的法文說法,而這正道盡了所有我的感受。」

「我在巴黎學習到好多事...包括一個更重要的人生密方。我學會了如何生活,如何親身參與這個世界,而不只是站在一旁觀看。」

電影中,奧黛麗赫本輕輕開口唱出幾乎成為法國香頌代表曲-Edith Piaf『La Vie en Rose (玫瑰人生)』裡的片斷詞句: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當他輕擁我入懷
Qu'il me parle tout bas 低聲對我說話
Je vois la vie en rose, 我眼前浮現了玫瑰色的人生
I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他對我訴說情話綿綿
Des mots de tous les jours, 只用一些平凡的字眼
Et ça me fait quelque chose 卻讓我有所感觸
Il est entre dans mon coeur, 有一種幸福
Une part de bonheur 進入了我的心房


「也許你應該去巴黎。」,奧黛麗赫本張大眼睛認真地說:

「巴黎可不是為了換飛機,是為了換掉你自己,那就像推開窗戶,引進來……玫瑰人生。」

............................................................................

我從來沒想過,會在這個時候,帶著這樣的心情,回到巴黎,
住在一個推開窗戶,就能看到夜裡聖心堂的小房間裡,
和老朋友,重逢的朋友,沒預料到的朋友和偶然邂逅的朋友,
以如此的形式,渡過如此的一天:

聖路易島黛芬廣場開始的夜晚,慕浮塔街護城廣場的野餐,莎士比亞書店的午後,藝術橋上的黃昏,共和廣場邊小酒吧的喧鬧,雨水和音樂中巴黎的夜

彷彿沒有任何計劃,又彷彿是一直帶領我進入「玫瑰人生」的巴黎精心策劃送給我的大禮。

這是一個有蠟燭、有蛋糕、有歌聲、有乳酪、有玫瑰酒、有冰淇淋、有烤雞、有櫻桃、有棒子麵包、有音樂、有書香、有巴黎鐵塔點點閃爍、有panache、有白酒、有杏子派、有陽光、有雨、有笑、有淚、有珍貴朋友的一天,

我不知道巴黎要告訴我什麼?但,她總在如此的時刻,以如此寬厚的懷抱,再度給予我溫暖。

Merci, Paris ! Merci, des amis ....

謝謝一直一直在身邊的朋友。

............................................................................



La Vie en Rose 【玫瑰人生】 /Edith Piaf

Des yeux qui font baisser les miens 他的雙眼吻著我的雙眼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一抹笑意掠過他的嘴角
Voila le portrait sans retouche 這就是他最真切的形象
De l'homme auquel j'appartiens 這個男人,我屬於他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當他輕擁我入懷
Qu'il me parle tout bas 低聲對我說話
Je vois la vie en rose, 我眼前浮現了玫瑰色的人生



I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他對我訴說情話綿綿
Des mots de tous les jours, 只用一些平凡的字眼
Et ça me fait quelque chose 卻讓我有所感觸



Il est entre dans mon coeur, 有一種幸福
Une part de bonheur 進入了我的心房
Dont je connais la cause, 我知道是為什麼



C'est lui(toi) pour moi,moi pour lui(toi) dans la vie 我們是為了對方存在的一對
Il me l'a dit, l'a jure pour la vie. 他對我這樣說,以生命起誓



Et des que je l'apercois 然後我一想到這些
Alors je sens en moi 我就感覺到
Mon coeur qui bat. 我的心一陣狂跳



Des nuits d'amour a plus finir 愛情的夜晚不會結束
Un grand bonheur qui prend sa place 幸福於是降臨
Des ennuis, des chagrins s'effacent 沒有煩惱,沒有焦慮
Heureux, heureux a en mourir 極樂,極樂至死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當他輕擁我入懷
Qu'il me parle tout bas 低聲對我說話
Je vois la vie en rose, 我眼前浮現了玫瑰色的人生



I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他對我訴說情話綿綿
Des mots de tous les jours, 只用一些平凡的字眼
Et ça me fait quelque chose 卻讓我有所感觸



Il est entre dans mon coeur, 有一種幸福
Une part de bonheur 進入了我的心房
Dont je connais la cause, 我知道是為什麼



C'est lui(toi) pour moi,moi pour lui(toi) dans la vie 我們是為了對方存在的一對
Il me l'a dit, l'a jure pour la vie. 他對我這樣說,以生命起誓



Et des que je l'apercois 然後我一想到這些
Alors je sens en moi 我就感覺到
Mon coeur qui bat. 我的心一陣狂跳



關於 Edith Piaf 的【玫瑰人生】,可以參考:亂子的渣樂園

July 22, 2008

【2008.07.22 三少四壯集】夏天的顏色 (二) ﹣圓頂教堂的藍

2008_07_2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當然,愛琴海島嶼上,到處都是所謂的「藍色圓頂教堂」。不過,如果不知道正確地點,這座早已透過攝影作品,名聞全世界,幾乎成了愛琴海代表形象的「藍色圓頂教堂」其實並不容易被發現。

「你知道那個『藍色圓頂教堂』在哪嗎?」我問索佛克利。老實說,從菲拉到菲羅斯特法尼到伊梅羅維格利到伊亞,我已經來來回回仔細走過好多次,始終還是沒有親眼見到著名的『藍色圓頂教堂』」。

「什麼『藍色圓頂教堂』?整個島上到處都是『 藍色圓頂教堂』啊。」索佛克利回答。


「就是那個總出現在旅遊手冊封面的『藍色圓頂教堂』啊。」雖然早已被千千萬萬攝影師拍攝、出版過,這趟旅行我也早已拍下無數其他『 藍色圓頂教堂』,不過,既然在聖托里尼島都待了那麼久,連這個『 藍色圓頂教堂』都沒拍過好像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

「我真不懂,為什麼全世界的人,尤其是你們亞洲人,來到聖托里尼島都非找『 藍色圓頂教堂』不可?我們還有尼亞.卡梅尼火山,過去保壘所在的巨岩斯卡羅(Skaros),還有太多不可思議的地形。

「妳知道斯卡羅嗎?那是聖托里尼島上最神秘的地方。從某些角度看來,非常令人震撼。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張在那些角度被拍攝的照片。改天我帶妳去,妳會是唯一一個拍出那樣照片的攝影師。」

「告訴我,到底『 藍色圓頂教堂』有什麼了不起的?看了這麼多年,煩都煩死了。」
「我想過,如過當上聖托尼里的市長,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下令把所有『 藍色圓頂教堂』都漆成紅色的。妳覺得如何?老實說,我真的和這裡的市長建議過。」

「說不定也是好主意,不過,這樣攝影師可就累了。好不容易拍完『 藍色圓頂教堂』,明年又要來拍『 紅色圓頂教堂』、『 黃色圓頂教堂』。這麼來說,當然也可以促進聖托里尼的觀光事業就是。」

「雖然天天在這裡,看著這麼多『 藍色圓頂教堂』,和總是無懈可擊的藍色天空,的確久了會有些麻木,覺得,這也沒什麼嘛。不過,你知道嗎?對於總是生活在擁擠都市叢林的我們亞洲人,最常看到的,是多少受了某種程度污染的灰色天空。這麼藍的天空,在這裡當然感覺沒什麼,不過對於好不容易飛過半個地球來的亞洲人,就是珍貴而印象深刻的了。」

索佛克利的工作,是帶領觀光客乘船到尼亞.卡梅尼火山,和他相處的時候,索佛克利總是倒背如流地向我一次又一次解釋聖托里尼的地形和關於火山的一切。

他在我的筆記本上畫下火山的成形圖。「妳知道妳現住的地方是什麼嗎?」

「大家千里迢迢從世界各地湧來,一個晚上花好幾百歐元住的房間,完完全全建立在幾百年前火山爆發殘留下的火山口邊緣。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索佛克利把手伸向路邊的崖壁,稍微用點力,牆上的石頭就碰碰碰地掉了一地。再撿起一塊看來很堅定的石頭,用力一捏,石頭就碎成大大小小石塊。

「看,妳眼前這些房子,這些高級旅館,這些蜜月套房,都是建在這樣的石頭上喔。事實上,住在島上的人都知道。走在半路如果遇到下雨,我們隨隨便便都能在懸崖邊,挖出一個大洞來躲雨。」

「這些,大部分的觀光客都不知道。甚至最近我還聽說,有旅館打算建電梯,在這種石頭上建電梯喔,妳看有多可怕。」

「事實上,妳住的那個地方,旁邊不是有一堆什麼也沒有的空地嗎?幾年前那裡還有一棟房子的。有一次暴風雨來,整個房子就隨著下面的土石流整個塌陷了。」

「所以你說,那些一個晚上收費幾百歐元的房間,隨時都可能一夕之間不見嗎?」

「不是沒有可能。」

「島上很多很漂亮的地方,不過一個人走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尤其大雨之後,千萬不要走得離懸崖太近,非常危險。」

話題又回到『 藍色圓頂教堂』,索佛克利仔細告訴我大約地點。

「事實上,我到這個島前後加起來有十年了,一直到第六年我才看到那個教堂。而且,那個照片,不在某個角度,是拍不到的。我想,一定是攝影師刻意不想讓大家知道這個教堂的實際位置吧。」


P.S. 結果,我還是依樣畫葫蘆地拍了這張和旅遊手冊封面沒兩樣的照片,你說,拍這種別人早就拍過千百次的照片有意義嗎?不過,站在那個地方,沒能拍下一張這樣的照片,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至少對於我是如此。:P

July 18, 2008

【e貓掉進愛琴海-016】- 米克諾斯貓一家五口

2008_06_2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比如後來和我比較熟的貓一家五口。(雖然這麼說,這也是我自己認為罷了。)

母親是慈祥溫柔的黃淡灰相間貓,父親是神氣兮兮銀灰色和白色相間的貓,夫妻共有虎斑黃色相間、灰色虎斑相間二女,及虎斑兒子。

我每天到港口買一約一歐元份量馬力沙小魚,一半左右用橄欖油炸得酥酥的吃,或混在義大利麵裡當午餐,剩下一半就帶在身上餵貓。

正像世間所有家庭,雖然是一家人,三個子女個性卻相當不同。虎斑黃色相間小女兒最大胆也最貪吃。發現我手中馬力沙小魚之後,簡直毫無防衛心地黏過來對著我喵喵叫,「咔咔咔,真好吃真好吃,拜託,再給我一條嘛。」一邊大嚼特嚼一邊在我身邊摩蹭。一旦拿出新的小魚,就伸出小手用揮打。不過因為長像可愛,看起來又相當有誠意,所以大半馬力沙小魚都進了她的肚子。(這麼小的肚子真能放入那麼多小魚嗎,我不禁懷疑,但總是一付很餓,好想吃的樣子,最後竟然爬到我身上。)

小灰色虎斑女兒相對比較胆小,大體上總是站在距離我一定程度距離,用好像「老實說,我也蠻想吃的...」 的眼神瞄我。把小魚丟給她,就很滿足地叼到角落珍惜地吃。

虎斑兒子最胆小,在四周反覆繞著,一邊吞口水,卻不敢靠近。小魚丟到面前,還會猶豫很久,抬頭看看母親的示意才吃。

2008_06_29_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看來溫柔的母親優雅蹲坐在遠處階梯高處,觀看三個子女和我的互動,神氣的父親氣定神閒定坐一旁,好像對魚沒什麼興趣的樣子。

經過非常久,三隻幼貓吃得差不多,肚子大概再也裝不下小魚後,滿足離開,在陽光下玩耍起來。

小孩走遠後,神氣的父親緩緩靠近,在我身上磨擦了幾下,喵了一聲,吞吞口水。原來也想吃嘛。剛才孩子在的時候表現得一付毫無興趣的樣子不是嗎。 瘦巴巴母親從階級上走下,靠近我特別丟給她的魚,父親這時卻低沉地吼了一聲。母親退讓,把魚留給父親吃。

總算父親吃飽,瞇起眼睛準備休息,再丟魚給母親,才似乎沒有顧忌很快樂地嚼了起來。真是偉大的母親。

希臘人不太把貓當寵物來養,只是把他們當作存在在那裡的東西來看待:

『就像小鳥、花、草、蜜蜂一樣,貓也是形成「世界」的一種生物。我感覺他們的「世界是這樣相當從容大度地成立的」。』

~摘自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一邊在迷宮般一棟棟像是白色餅乾盒的房子之間散步,欣賞油漆成天藍、淡藍、葉子綠、鮮黃,或是大紅的窗框,門板,階梯。一邊和巧遇的貓玩,餵牠們吃點什麼,愉快地渡過早晨時光。

July 15, 2008

【2008.07.15 三少四壯集】夏天的顏色 ﹣ 薰衣草的紫

2008_07_1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和來自日本三重縣的石川在北海道日本最北端宗谷岬相遇,石川正開車環遊日本;而我,則拿著外國人專用的日本國鐵週遊券,利用縱貫日本列車,分段進行類似目標。

石川把自有廂型車後座鋪上保暖軟墊,打算全程睡在車中,偶爾在沿途溫泉鄉泡湯休息。我們相約數日後在旭川附近美瑛再見。


之前曾在一篇文章提到 【美瑛病】 :

~「有一群人,在東京工作、生活久了,覺得壓力很大,於是一而再、再而三飛來美瑛。」

「來到美瑛,覺得天寬地闊,世上一切俗事都與自身無關,休息幾天之後,彷彿充足了電,又有精神回到東京工作。」

「問題是在東京沒兩天馬上又累了,好累好累,忍不住在心頭盤算著『什麼時候能再去美瑛……』」

「以上症狀反覆出現,於是不斷來到美瑛。」「就是所謂『美瑛病』。」~

提筆寫【美瑛病】一文至今四年半,我又來來回回去了美瑛許多次。春末、夏初、深秋、隆冬, 一次一次心頭盤算『什麼時候能再去美瑛……』的症狀反覆出現,於是一次一次再度來到美瑛。

雖然這麼說,卻一次也沒能在美瑛、富良野地區山丘色彩最燦爛的仲夏時分回到美瑛。

用『回』這字,其實我是看過美瑛如地毯般四彩拼鋪而成仲夏顔色的。只是,那已是十多年前,短暫停留札幌時硬擠出時間參加「美瑛、富良野」半日遊巴士團留下的記憶。巴士匆匆將乘客在以薰衣草聞名的富良野富田農場放下,給大家幾十分鐘時間拍照留念,我匆匆忙忙拍了照片,吃下薰衣草口味冰淇淋,另外購買「前田真三」先生以美瑛為題的優美攝影集,彌補時間不足的遺憾。

和石川拿著日本全國地圖,交換彼此計劃中目的地資訊時,我嘰咕嘰咕半私心半分享地和石川推銷「美瑛」這個地方。

對於居住在本州,也無法使用為了推廣日本觀光設計在有效天數內無限里程次數可任意搭乘全國國鐵週遊券(JR PASS)的日本人而言,一趟北海道之旅所費不貲。石川聽說我從東京搭乘列車一路來到北海道感到有些吃驚。當然,他並不知道,有所謂JR PASS這樣好用的東西。

幾天後,我們再度相會,在夏日美麗的美瑛山丘之間取景拍照。此時正是北海道旅遊旺季,車身印著中文字的遊覽車在我和石川四周放下一車又一車台灣旅行團。一望無際廣闊丘陵之間,幾乎全是帶著攝影裝備來到美瑛的台灣觀光客。

「台灣人都很有錢嗎?」石川總算忍不住心頭疑惑。

事實上,居住東京幾年下來,我發現許多日本人的確從未去過北海道。相對而言,身邊對於北海道熟稔的台灣朋友,卻比比皆是。實際而言,由台灣參加旅行團直飛北海道機票住宿兼伙食價錢,確實可能比一般日本人由本州單純前往的交通費還低。我解釋給石川聽。

「那嚕後哆。(原來如此)」石川又羨慕又妒忌。當然,我也羨慕他開著自己的車,就能走遍日本各地。

夏天的美瑛,充滿薰衣草美麗的紫色,我們在花叢之間取景拍照,空氣中散布著淡淡薰衣草香味。嗯,薰衣草的紫,對我而言,是屬於夏天的顏色。七月,正是美麗的夏天哪。

July 14, 2008

Merci, Paris !

2008_07_1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 If you are lucky enough to have lived in Paris as a young

man, then wherever you go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it stays

with you, for Paris is a moveable feast.」


--Hemingway, 1950

「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它將永遠跟隨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 海明威, 1950


July 13, 2008

【e貓掉進愛琴海-015】- 各種地方,各種模樣,各種貓

2008_06_2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希臘這個國家,在各種地方,以各種模樣,有各種貓。

於是我的日記本裡,記載了許多有點類似「貓的家譜及個性分析表」的東西。米克諾斯因為是觀光客相對多的島嶼,這其中,或許以某種比例,分佈著喜歡貓的觀光客和不喜歡貓的觀光客。我屬於前者。

不過,這一點貓不一定能立刻分辨出來,有時會遇到直接就相當諂媚的貓,有時也會遇到疑心病相當重的貓。

清晨在米克諾斯巷弄裡散步,到處都能看到剩魚、剩飯,或是貓食什麼,一堆堆分佈在不同角落。稍微觀察一下,就能發現,不同的貓,有不同領域,這堆剩飯是虎斑貓一家的,那邊那堆貓食是黑白貓一家的,那一堆魚是給小黃貓兄弟的。對貓親切的左巴、太太,似乎也有各自負責的貓。

『雖然只是說原則上,不過希臘人對貓是相當寬容的,有時也很親切。我家面前有一小塊空地,成為附近貓聚集的場所,經常有人把剩飯放在這裡,貓就聚集過來很珍惜地默默吃著。附近鄰居都特地把剩飯拿到這裡來,放在報紙上。有魚有肉有煮的東西還有莫名其妙的東西,簡直像歲末社會救濟大鍋飯一樣地搬過來。』

~摘自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貓以食物來源為中心,在附近生活著,既不會離得太遠,不小心跨入別家貓的領域可能也有麻煩。

了解大致原則之後,大概就能預測在什麼地方,能遇到那些貓了。

July 12, 2008

【e貓掉進愛琴海-014】- 賣花驢.Pita麵包

2008_06_2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雖然不是小說家,秋天在希臘米克諾斯島上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呢?試著也把一天大概寫出來看看。

清晨七點左右起床。這個時分週遭都亮起來了,所以自然就會醒來。

到這裡,還算勉强維持著『遠方的鼓聲』性。

大體七點左右就起床淋浴出門,甚至更早。早晨十點前的陽光,相對來說,拍攝起來比較漂亮,錯過這段黃金時間,得等到下午三、四點到黃昏之間。再來,這也為了配合島上貓的作息。

清晨天剛亮時刻,觀光客大多還在睡覺,島上相對來說非常平靜,只有牽著驢子的左巴,驢子背上左右背著竹簍,竹簍裡放著新鮮的花,簡單蔬菜水果。經過的左巴或婦人討價還價買些什麼,或什麼都不買只是打招呼,不過希臘人一打起招呼就沒完沒了,走走停停鈴鈴鈴經過巷弄,速度非常緩慢。

還有正在清掃家門前街道,或是準備出門買出爐麵包的太太,咕咕叫鴿子,和無聊的貓。觀光客還沒大量出動的清晨,米克諾斯玩躲貓貓再適合也不過的窄小巷弄,藏著相當大量的貓。

因為沒吃早餐廳,肚子相當餓。

和迷宮沒兩樣的市街裡,有一家以當地居民為對象營業的麵包店,早晨剛出爐麵包不可思議地美味,而且非常便宜。偶然發現後,每個早晨,都忍不住彎到這裡,選擇新鮮麵包。雖然這麼說,本來方向感就不怎麼樣的我,當然無法正確知道麵包店位置。況且就算知道,也幾乎沒有辦法直接走到。最後總是順著出爐麵包溫暖香味,在巷弄迂迴。

就像巴黎住家轉角口頭毫不起眼,也沒名氣的麵包店,附近的左巴、工人、主婦、老太太絡繹不絕進進出出,「這個給我五個」、「那個給我三個」、「這個再包一打」這樣喊著。看希臘人購買食物的樣子,實在很有意思,雖然也想學看看,但怎麼想,一次買十二個手臂那麼長的辮子麵包也不能怎麼樣。還是只能0.2、0.3歐元小氣兮兮地買。即使如此,0.3歐元份的Pita麵包,也夠我足足啃一天。

師傅忙著從烤爐裡剛拿出一盤又一盤剛烤好的麵包,有常常在希臘麵包店裡看到的辮子麵包、像個大圓圈上灑了芝麻的麵包、鬆鬆軟軟像朵小花圖案的麵包、像是Pita餅扁扁平平上面交叉畫了紋路的麵包。

我最喜歡畫了交叉紋路的Pita麵包,每天都繞過來買一兩份,外加一罐希臘牌子巧克力牛奶當早餐。

2008_06_27_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東京,麵包店裡什麼樣精緻的麵包都找得到,巴黎麵包店裡的麵包更幾乎像是藝術品般地陳列在櫥窗裡。相對來說,希臘麵包長像相當樸素,雖然有各種沒有看過形狀的麵包,但都簡簡單單,一付﹣麵包就只是麵包啊﹣的樣子。

在希臘旅行一陣子,最深刻感受到的就是這種簡單性,這不是近年刻意回歸簡單而流行起來的「極簡主義」,而是,生活裡根根本本就只有很少數基本的東西哪。一邊旅行,也會逐漸感受到,一個人生活裡真正需要的東西,其實相當少。

我對著各種別的地方幾乎看不到的麵包一一拍照,裡頭的大叔對我笑笑,揮揮手,招呼我進去正在揉饀的工作區參觀。

July 10, 2008

Crossroads - Don McLean

Crossroads.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應該是第三次用這張照片。

第一次,在2003年12月:【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第二次,是2005年五月:【一次....

然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幾乎不能聽有歌詞的曲子。連最喜愛的香頌也不能。

嗯,經過一個又一個crossroads, 終於還是走到今天,

彷彿經走了很長很長的路,又彷彿仍然在原點。

不過,終於能回頭來聽一些曾經喜歡的音樂了。

而這張六年前拍攝的照片,仍然如此貼切。

竟然六年了。

因為一些機緣最近再度聽到這首曲子;很自然地,這張照片又浮現在腦海中。

Crossroads - Don McLean

I've got nothing on my mind.
Nothing to remember,
Nothing to forget,
And I've got nothing to regret.
But I'm all tied up on the inside,
And no one knows quite what I've got.
And I know that on the outside,
What I used to be, I'm not,
Anymore.

You know I've heard about people like me,
But I never made the connection.
They walk one road to set them free,
And find they've gone the wrong direction.
But there's no need for turning back,
'cause all roads lead to where I stand.
And I believe I'll walk them all,
No matter what I may have planned.

Can you remember who I was?
Can you still feel it?
Can you find my pain?
Can you heal it?
And lay your hands upon me now,
And cast this darkness from my soul.
You alone can light my ways,
You alone can make me whole,
Once again.

We've walked both sides of every street,
Through all kinds of windy weather,
But that was never our defeat,
So long as we could walk together.
So there's no need for turning back,
'cause all roads lead to where we stand,
And I believe we'll walk them all,
No matter what we may have planned.

July 09, 2008

【法國香頌】Un Jour Viendra - Johnny Hallyday 【有一天 ﹣Johnny Hallyday】

2008_07_0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有一天,我在花神咖啡館遇見Johnny Hallday,
Johnny Hallday是誰,或許您知道,或許不,

「妳真的不知道他是誰嗎?」咖啡館裡的人因為Johnny的出現一陣騷動,只有我和美國來的偶識的作家朋友因為搞不清楚況狀一屁股選了距離Johnny最近的位子坐下。

有一夜,我偶然在itune library裡再度聽到Johnny這首曾經在一個又一個夜裡,聽過一次又一次的【Un Jour Viendra - 有一天】。

對了,照片裡的男人,就是Johnny Hallday。

這張照片後來出現在2006年出版:【Paris 50 Ans D'histoire N° 3 : Les Grands Mythes】(巴黎:五十年
來的故事)這本雜誌第三期中。算是第一張在法國雜誌印刷出版的攝影作品。


網路上似乎只找得到第二期的連結:【Paris 50 Ans D'histoire N° 2 : Les Grands Mythes

半夜聽到Johnny的歌,於是想起那一天,那一夜。

一首曾經陪伴我的歌:【Un Jour Viendra - 有一天】

Un Jour Viendra 【有一天】- Johnny Hallyday

Un jour viendra tu me dira je t'aime
Du bout du coeur mais le dire quand meme
Un simple mot et l'aveu d'une larme aux bords tes yeux
Feront de moi un homme heureux

有一天,你會對我說「我愛你」
一樣地自心兒邊傾訴
簡單的話語以及在你眼角坦誠的淚水
讓我變成快樂的人

Un jour viendra tu saura toutes ces choses
Qui ont fait ma vie bien plus noire que rose
Tu comprendra mes pudeurs et tous ces mots qui me font peurs
Que j'ai cach come un voleur

有一天,你將知道所有
讓我人生比玫瑰更艷麗多彩的事物
你將明瞭我的害臊和讓我害怕的字句
那我彷彿小偷般藏地好好的

Toi, c'est le ciel qui t'a envoy
Vers moi pour me rapprendre aimer
Et attends, et laisse faire les jours
Laisse le temps au temps et a l'amour

是你,送給我這片天空
讓我再次學習去愛
等待, 不管還有多少日子
任愛情及時光逝去


Un jour viendra tu me dira je t'aime et j'aimerai

有一天,你將對我說「我愛你」,而我將去愛

Un jour viendra tu me dira je t'aime
Du bout des yeux mais le dire quand meme
Dans le ciel de ton regard lire ton regard est ma victoire
Un jour viendra tu m'aimera

有一天,你會對我說「我愛你」
一樣地自眼角餘光傾訴
往你注視的天際上閱覽你的目光是我的勝利
有一天,你將愛上我


Toi, c'est la vie qui t'as envoy
Vers moi qui n'ai jamais fait que passer
A cot des choses essentiels
Par defit pour bruler mes ailes

是你送給我這段人生
而不只是徒然經過
重要的事物旁
來挑戰焚燒我的羽翼

Un jour viendra tu me dira je t'aime et j'aimerai

有一天,你將對我說「我愛你」,而我將去愛

Attend, laisse faire les jours
Laisse le temps au temps et l'amour

等待愛情!且不管還有多少日子
且任時光飛逝

Un jour viendra tu me dira je t'aime et je t'aimerai
Je t'aimerai
Je t'aimerai

將來臨的一天,你將對我說「我愛你」,而我將愛你
我將愛你
我將愛你


July 08, 2008

【2008.07.08 三少四壯集】「青海川」等待夕日

2008_07_08_0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再提一次青春十八。

「待在房間裡,有辦法好好思考自己的人生嗎?」我待在房間裡,雜誌中,醒目的日本國鐵青春十八車票宣傳海報上標語這麼寫,真讓人左右為難。

好不容易能在房間裡好好休息,卻來這麼一句。傷腦筋。

偶然買了一本主題為【用「青春十八車票」前往一百個鐵道名所】雜誌,結果卻造成很大麻煩。雜誌裡介紹著看山、看海、聽風列車之旅,每張攝影作品都讓我想立刻出發。待訪車站名單一下增加長長一列。

之前提過想看海,問題日本本是個狹長島國,光是沿著兩邊海側而建的鐵路綿延全國,臨海車站不知繁幾。不過,既然造訪過北海道「距離鄂霍次克海最近」的「北濱車站」;那麼,位於新潟縣「距離日本海最近」的「青海川車站」我也不想錯過。何況,從雜誌上照片看來,日本海似乎根本就在寫著「青海川駅」幾個字的站牌正下方嘛。

從新潟縣信越本線長岡站坐上直江津方向的普通車,經過柏崎站,日本海就出現在右手邊,不久,列車緩緩駛入所謂 ﹣﹣距離日本海零公尺的「青海川」車站。時間是二○○七年七月七日午後。

舊巴巴水泥候車室裡擺著【「最靠近日本海車站」記念冊】﹣平成十九年版。因為日本連續劇「高校教師」取景而成名的車站,記念冊累積了一冊又一冊,據說還有熱心鐵道迷將過去記念冊一一打字編輯記錄這樣的事。

車站不遠處,有晀望日本海夕日聞名的「戀人岬」,雖然不知道從誰開始,七八年前,來到此地戀人在周圍欄杆鎖上期望戀情長久不變的鎖頭,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幾年內竟然累積到超過兩萬個的數目。

海岸不遠高處,佇立著似乎視野完美的旅社,突然心生一念,既然特地來到此地,不妨暫住一夜?可是沿著車站附近,我無論如何也看不出來有那一條路可能走到那高高在上的旅館。

海面上方天色逐漸轉黃,除了偶爾開車出現停下來拍幾張照片又離開的旅者之外,偌大天地之間一個其他人也沒有。這時,深綠色車廂列車從遠方駛入視線,定眼一看,竟是以黃昏時刻日本海西沈夕陽景色魅力訴求,由大阪出發前往札幌的「黃昏特急(Twilight Express)」寢台列車。餐車溫暖的燈光中,首輪晚餐的乘客已經開始用餐,大車窗的「客廳車廂」沙發裡,坐著欣賞窗外日本海景色的人們。

不預期遇見有「夢的黃昏特急」之稱令人憧憬的寢台列車,猶豫的我,剎時決定停留在此,等待落日。天空中雲層稍多,今夕真能見到如攝影雜誌般火紅的大太陽,緩緩掉進日本海嗎?車站附近什麼也沒有,日落時間尚有一段距離,錯過六點半的列車,就得再停留至少一個半小時。日落後,一個人停留在黑漆漆空蕩蕩的車站,真是個好主意嗎?

七點左右,天空染成一片紅,太陽完全掉進日本海前,果真如令人懷疑「這是真的嗎?」的攝影作品一般,變得不真實地又圓又大。四周,除了海波的聲音和我的快門聲,真是一點其他什麼也沒有。

夕日並不好拍,是日海天一色夕陽雖然令人印象深刻,尚未到達據說「從月台上就能見到日本第一美麗夕日光景」的程度。

什麼時候有機會,再來「青海川」等待夕日吧?旅程結束一邊檢視照片一邊這麼想,九天後,二○○七年七月十六日早晨卻發生重傷日本新潟縣的中越沖地震。「青海川車站」首當其衝,被大量坍方的土石流掩埋。啊?

路線整整中斷了兩個月,舊青海川車站也因為地震毀壞重建,直到今年三月二十五日新車站才再度開始使用。

撤除過去舊巴巴水泥候車室,新車站,轉變成頗具都會性設計的建築。而在日本海一側,那海、天、車站一色,當初吸引我百里迢迢來到「青海川」車站照片取景處,為了隔離强風强雨或是强雪,竟然加裝上令人失望的擋風板遮住了海景。

重建後的車站固然保有了「青海川」﹣「距離日本海最近車站」地位,此地「日本第一臨海車站」的美稱卻變得有待商確。如果被鐵路雜誌中青海川車站照片吸引來到這裡的旅人,或許會失望吧?

而我,因為沒留在房間裡,在再也無法重回的舊「青海川」車站,留下青春十八所謂 ﹣「不只是通過。停留下來,佇足在此。」 ﹣的鐵道旅行記憶。


2008_07_08_02.jpg



2008_07_08_03.jpg



2008_07_08_04.jpg



2008_07_08_05.jpg



2008_07_08_06.jpg



2008_07_08_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P.S. 原來,太陽掉進日本海前,真的會變得很大顆。照片上或許看不太出來,實際上看的話,真的很大。

2008_07_08_0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P.S. 2 一年前的青海川日記,不會隨著土石流被沖入日本海了吧?

July 07, 2008

【e貓掉進愛琴海 - 191 (?)】﹣七月,很希臘的夏天

2008_07_01_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e貓掉進愛琴海】 一段關於希臘.村上春樹和貓的攝影文字旅行 :【影像自動播放】【Web Gallery

》》》

該說什麼呢?

離開希臘後,坐飛機到巴黎短暫停留兩天。突然對於再熟悉不過的巴黎感到相當不適應。把衛生紙丟進馬桶時,會先猶豫一下,浴室水龍頭確確實實流出熱水的時候,也會驚訝一陣。

感覺上,距離愛琴海的藍天白地,好像很近,又好像很遠。

這一段時日,無法逃離現實沉重的時候,我就把自己浸泡在這一片藍白之間,

2004年至2007年以來累積了超過三萬張的希臘影像collection逐漸縮小縮小再縮小,

總算,減到少於兩百張。 (這樣,才有人願意看?)

屬於陽光和燦爛的七月翩翩來臨,這個夏天,似乎很希臘 (所以,暫時讓這篇文章置頂一陣子,應該也沒關係吧?)

如果您幸運的即將在夏天出門旅行,祝福您旅途愉快。

如果不,那或許您也可以和我一般,隨著這些影像,進行一場關於希臘、村上春樹和貓的「心的旅行」。

P.S.1 篇頭的數字是胡亂加的
P.S. 2 如果您喜歡這一系列影像,請幫Peggy分享給更多人 :)
P.S. 3 大家比較喜歡其中那些照片呢?


July 01, 2008

【2008.07.01 三少四壯集】前略,我在日本某處 ﹣ 青春十八

2008_07_0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有過想都沒想就途中下車,這樣的經驗嗎?』
  
﹣平成十一年(西元一九九八年)冬.日本JR「青春十八」海報

『敞開的車窗,讓微風徐徐吹入,坐在包廂,邊吃車站便當邊喝罐裝啤酒。偶然和鄰坐的人聊聊,路線朝著寬廣的青色大海駛去,經過什麼也沒有的車站,好像模模糊糊,卻是珍貴的時光。...

今夏,買張「青春十八」車票,出去旅行如何?』

這樣的文字。

稍稍翻開書店架上雜誌,不經意就會出現這樣的文字。雖然距離十八歲已經非常遙遠,但,日本國鐵車站裡,卻到處張貼放置大大寫著:

『開始,沒有年齡限制。』的「青春十八」宣傳海報。

唔,正是這一系列海報的用意 ﹣讓十八歲的人,鼓起勇氣,用年輕人負擔得起的價錢,以無限的青春時光,離開家門,一點點探索未知的世界。也讓超過十八歲已經很久的人,回憶起青春年代,不只為了快速抵達目地而前進的心情。一日二千三百日幣(約六、七百台幣),一套可用五次,能乘坐日本國鐵全線任何普通、快速列車,途中下車幾次皆可。

讓旅行,回到原原本本最簡單的自由。

多年以來,名為「青春十八」的車票,於每年春、夏、冬季三次發賣,宣傳海報以日本國鐵車站為背景,配上流露著濃濃鐵路記憶的文字:

如果不出走,就無法遇見決定性的相會。』


這次旅行結束後,嶄新的我也將重新開始。』


想和懷念的朋友再見,於是展開這樣的旅行。』

於是,散布在都市各大車站的海報,一次又一次敲打著因生活而忙碌的人心。

也想,試試看搭乘普通列車緩緩移動,看著窗外風景流洩,然後,在某個地點途中下車,邂逅平時不常見的景緻。

海報多以普通列車車次甚少的車站取景,其中,從一九九八至二○○○年連續三個冬天, JR四國予讚線,正對著瀨戶內海的「下灘」車站連續登場。

原本,「下灘」是個只有每隔一兩小時才有列車經過,的的確確什麼也沒有的無人車站。因為一連三次「青春十八」的宣傳,海報上海天一色遼闊感,一年又一年吸引了帶著青春十八車票,出門旅行的旅者來到「下灘」。包括我。

「下灘」車站,仍然什麼也沒有,輾轉轉車來到「下灘」,只能看著海,慢慢地等待下一班列車的到來。獨自一人坐在面對海的候車亭等待,想到友人,於是湧起海報上所寫 ﹣『前略,我在日本某處』的感受。

嗯,就是這樣,我在日本某處。

正因為什麼都沒有,就算來來回回以各種角度取景拍攝,再把背包裡帶上的鐵路便當吃完,喝掉罐子裡啤酒,寫好旅行日記,距離下一班列車到來,還有長長的時間。所以,無論怎麼急,也只能放慢腳步,一點一點把眼前的天,眼前的海,像刻印似深深留在心底。

有時候,這樣的旅行,好像什麼都沒做,卻是旅程中最珍貴的回憶。

海報上『有過想都沒想就途中下車,這樣的經驗嗎?』 ﹣結果對於我,卻是 『有過想都沒想就途中「上」車,這樣的經驗嗎?』因為一張海報,一個影像,而產生的旅行,這樣的經驗,你也有嗎?

P.S. 啊,夏天又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