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ruary 2008 | Main | April 2008 »

March 17, 2008

「年年歳歳花相似たり、歳歳年年人同じからず」

2008_03_1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年年歳歳花相似
ねんねんさいさいはなあいにたり

歳歳年年人不同
さいさいねんねんひとおなじからず ]





一年前,櫻花盛開之際,

在雜誌上偶然讀到。

斗大的標題,唯美的粉色櫻花。

心頭一震。

我翻開床頭谷崎潤一郎的《細雪》,重讀書中四姐妹一年一年至京都平安神宮賞櫻的輕輕感嘆。

我彷如一場場花見活動的推動者之一,帶著遵守約定“總算”在花開季節來到東京的爸媽 (明年,明年我一定要請假去賞櫻 ﹣ 母親在一次北海道之旅後發下宏願。而那已是第五個明年...),和排除萬難 (一個嗷嗷待哺的一個多月大小朋友)出發的妹妹妹夫,開始此年追櫻之旅。

去了靖國神社,去了上野公園,去了新宿御苑,去了井之頭公園,然後在小石川後樂園滿開的垂枝櫻下拍了照片。

我們乘坐隅田川上的船,一邊聽著演歌一邊欣賞兩岸盛開到極致的夜櫻;在東京前前後後六年了,那是我第一次在隅田川上航行。

「櫻花開得如此燦爛哪。」


一年,又一年,

我像是深怕看到燦爛不再地一路往北追逐,

終於在去年,

跟隨著櫻花前線,一路抵達日本的最北方。

.....


這麼快,

又是櫻花盛開的時候了嗎?

2008_03_17_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還沒來得及思索時間流逝之際,

一抺驚艷的粉紅簌然出現眼前。



呀!?

是因為二月中旬那無休無止的陰雨連綿和濕冷嗎?

路過的人一如我不可置信

瘦小,卻滿開的櫻樹,竟然綻放於台北市中心一隅。

March 10, 2008

甜蜜的變奏曲(Sweet Bye and Bye )

2008_03_1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彈鋼琴

很長很長


到美國唸書時,我帶了幾本喜愛的琴譜

在異鄉寂寞難除,或是一陣軟弱時

偶爾,很偶爾,會到學校的琴室彈琴


停止學琴之後,(哭哭鬧鬧吵著:媽,我真的不想練鋼琴!)

認真練過的曲子少的可憐


於是,琴彈得普通,


彈的也總是少的可憐中的幾首

儘管如此,

在小小密閉琴室裡,彷彿一切情緒總能在悠揚的琴聲之中平靜 (這時又會感謝媽,當年硬讓我從糼稚園中班開始學琴。所以再怎麼不情願,勉强還是打了些基礎)





今日很想彈琴

於是打開琴譜,

彈的是那少得可憐曲子其中之一﹣【甜蜜的變奏曲】

鋼琴的聲音,無論如何都很好聽



是一首很甜蜜的曲子哪,至少之於我


彈著,突然瞄了眼這首曲子幾乎從來沒注意過的英文Title ﹣

【Sweet Bye and Bye】

啊!


Sweet Bye and Bye.....

怎麼會這樣呢?

March 09, 2008

止別

2008_03_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遙遠的北方,

有個地方,

叫做「止別 (Yamubetsu)」。

「ヤム・ペッ」(Yamu.Betsu), 本來是愛奴語中,冰冷的河川(冷たい川)之意,

於是,在這條或許大半年都是冰冷的止別川旁,

有了那麼一個叫做「止別 (Yamubetsu )」的小小無人車站 。




「止.別」




在北方天寬地闊景緻之中,凝視著這兩個字

我心顫動了





儘管多麼不情願,



我們真能中止人生中的分別嗎?


2008_03_07_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題外:(或題內)

雖說是無人車站,嚴格來說,只是少了收驗票的站務員,

舊的站長室,改裝成名為「ラーメン喫茶・えきばしゃ (拉麵喫茶.駅馬車)」的喫茶店。


其中以塩為湯底,加入大量白葱的ツーラーメン(800円)拉麵特別有名:


2008_03_07_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March 06, 2008

Terminal

2008_03_0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已經到terminal了嗎?」他問。

我突然愣了一下。

Terminal ....


喔,是嗎?
終於還是到了嗎?

....................


一直,是喜歡這個字的...。


從上野往北坐了十七個小時列車抵達札幌之後,彷彿有點意猶未盡地,臨時決定繼續往北。

那麼,只是二十四小時左右的時間,便能到達日本最北端。


日本最北端鐵路線的終點。

距離東京差不多一千六百公里之遠的終點站。


長長的旅程中有風,有雨,有陽光燦爛的時候,也有烏雲密佈之刻

車窗外,從東京的喧擾,到東北的寛廣,到北海道的寧靜,然後,緩緩駛往邊境。


再美好,再不捨,

無論過程加了速,或是慢慢地走,

總還是有到終點站的時候。


即將抵達終點之前,列車裡總會響起美妙的音樂。

彷彿在說:

「祝福大家旅途愉快。」

終點之後,

很快就是大海了。


平靜,安穩,一望無際...。


...............

「已經到terminal了嗎?」我也問。

美好的音樂在空氣中輕輕迴盪,

也許,就快看到美麗的大海了。


那或許,將會是另一段更好的旅程?

2008_03_06_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