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 May 2007 »

October 19, 2005

Le Pure Cafe -《愛在日落巴黎時 (Before Sunset)》

Le Pure Cafe, Paris.jpg



Le Pure Cafe, Paris ﹣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一樣在台北深夜的電影院, 看完以東京為背景的 《珈琲時光》, 接連著看由伊森‧霍克、茱莉‧蝶兒主演重續九年前《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 》前緣的《愛在日落巴黎時 (Before Sunset)》。

兩個城市,一個是我所暮思的東京,一個是我所絲慕的巴黎。在深夜台北的電影院裡,思緒隨著片子裡的背景,飄回彼時似乎遙遠,又如此熟悉的兩個城市。

Le Pure Cafe, Paris.jpg



Le Pure Cafe, Paris ﹣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這是那裡?」山下問。在巴黎小酒館裡,我把剛印出來的照片拿給從日本來到巴黎花神咖啡館服務的侍者山下分享。

「Le Pure Café (純咖啡?) , 你有看過《愛在日落巴黎時 (Before Sunset)》嗎?」

「《愛在日落巴黎時 (Before Sunset)》,是茱莉.蝶兒演得那部片吧。」

「是,看過嗎?」

「看過,我很喜歡。就是電影裡的那個咖啡館嗎?」山下說,「茱莉蝶兒是唯一我喜歡的一個法國女明星。多年前從《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 》就喜歡她了。」,「我在花神服務過她幾次,也和她稍微聊聊,人很好。」山下補充。

和我年紀相當的山下,九年前,當他在東京看《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 》的時候,我應該也在台北的電影院裡看《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 》吧?

「Le Pure Café,在哪一區?」

「十一區,看完電影之後,我一直想去找這個咖啡館。前陣子總算有機會去了。」我說。

九年前,維也納,在火車上巧遇的伊森.霍克(Jesse)和茱莉.蝶兒(Celine)抓著黎明破曉前一段時光,交心地將自己所思所想,自己的故事和人生娓娓道出。當時二十初頭的兩人,在維也納街頭、公園的星空下,共渡一夜,最後卻選擇不留下地址、電話,讓這段邂逅,不將因未來的現實而褪色。

九年後,兩人在巴黎莎士比亞書店重逢。場景是已經成為作家男主角Jesse的新書發表會,而書裡的故事,正是Jesse為了紀念當年維也納一夜寫成的小說。

發表會結束,距離Jesse前往機場回紐約只剩下兩個小時時間,夕陽西下前,再度相遇的兩人信步穿過黃昏時刻美麗的巴黎巷弄、塞納河畔,似乎想在兩個小時之內,把九年來在彼此生命中留了白的過往人生道盡。在美國的Jesse已婚生子,曾經到美國留學再回到巴黎的Celine則談過幾場不算如意的戀愛,不知人生的未來在何方。聊著,兩人走進街角一家咖啡館點了咖啡和檸檬汁繼續對話: 

「天哪,我真愛這裡,如果美國也有這樣的咖啡館就好了。」Jesse環顧四周讚歎。 

「是啊,當我住在美國時,也很想念咖啡館...我的意思是,我其實也有找到幾個喜歡的地方,只是...」

「妳...妳曾經住在美國?」

「嗯,96 到99年。我在紐約大學讀書。」

「喔,老天,Celine,別告訴我這個!」

「怎麼?」

「沒,只是...我的意思是....」

「怎麼?」

「我從98年開始住在紐約...意思是,我們曾經同時住在那裡!」

「在紐約?」

「嗯...」

「這實在..實在感覺很奇怪...」

「事實上,有好幾次我曾經想過,也許我會遇上你,但...機率實在很小,不是嗎…所以...我甚至不知道你原來住在哪個城市...你不是住在德州嗎?」

「是是是,我在那裡待了很久...我只是...想試試看紐約。」

...

由雙十年華進入三十歲的Jesse和Celine,在不同的城市(和相同的城市)經歷過不同的戀愛、求學、工作,此時的人生經験和思考言語,都更成熟。走出咖啡館,Jesse慫恿生活在巴黎卻從不曾坐過塞納河遊輪的Celine趁著他離開前僅剩的十五分鐘跳上船:

「我從來沒上過這個船,那是給觀光客坐的,好丟臉!」Celine半推半就。

然而,從塞納河上看到的日落巴黎時卻令Celine忍不住驚訝地說:「實在很棒!我從來沒坐過這種船。我幾乎忘了巴黎有多美。」

「有時候當個觀光客也不錯吧?」Jesse反問。

電影結尾在茱莉蝶兒輕輕邊彈吉他,邊半撩人半羞澀地唱出她為當年兩人相遇所寫下的歌曲“A Waltz For A Night”: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Out of nowhere, out of my thoughts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About this one night stand

You were for me that night
Everything I always dreamt of in life
But now you're gone
You are far gone
All the way to your island of rain

It was for you just a one night thing
But you were much more to me
Just so you know

I hear rumors about you
About all the bad things you do
But when we were together alone
You didn't seem like a player at all

I don't care what they say
I know what you meant for me that day
I just wanted another try
I just wanted another night
Even if it doesn't seem quite right
You meant for me much more
Than anyone I've met before

One single night with you little Jesse
Is worth a thousand with anybody

I have no bitterness, my sweet
I'll never forget this one night thing
Even tomorrow, another arms
My heart will stay yours until I die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Out of nowhere, out of my blues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About this lovely one night stand

在茱莉.蝶兒的歌聲中,伊森.霍克明知恐怕趕不上飛機,卻忍不住離開 ...

「四年前的今天,我抵達日本。」在巴黎的小酒館裡,我和山下說。

「剛好是今天嗎?」

「是啊,竟然整整四年了。」

「四年前,東京表參道花神咖啡館結束營業的那一天,我剛好去喝了一杯咖啡。」

「等等,那天我當班。妳幾點去的?」

「下午四,五點左右吧。」

「我下午三點開始工作。」

「所以,四年前,我們曾經見過!」當然,彼時我並不認識山下。

「妳坐在哪裡?」

「露天座對著表參道那裡。」

「當時我拍了照!」山下說。

「我也是!」而我們卻多年後在巴黎相識。也許,我應該回頭,把當天拍的照片放大來看看。

無意聽到這首電影裡茱莉蝶兒自彈自唱的:“A Waltz For A Night”,於是在人聲沸騰,煙絲飄渺的咖啡館裡,一邊聽著茱莉蝶兒的歌聲,一邊寫下此文。

這幾年來,每當我覺得寂寞,那幾家熟悉的咖啡館,就是我最好的避風港。於是,我總算能得到些許的平靜和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