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ch 2009 | Main | May 2009 »

April 30,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9】 ﹣【春樹島】「春樹島民無止盡親切餵食行為」的開始

109-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早晨七點半走下房間,港口依然平靜。迪密特里斯麵包店的老闆正從烤爐中,拿出一盤盤剛烤好的麵包。

「迪密特里斯麵包店的麵包很好吃喔,我們都在這裡買麵包吃。」昨天,彼德夫婦說。雖然這麼說,可是島上也沒有第二家麵包店。

熱騰騰出爐麵包香味噗鼻,我選了兩個看來相當樸素的麵包,一邊沿著港口閒晃,一邊一口一口撕下麵包放到嘴裡,單純的柔軟,美味地讓人難以相信。只要0.2歐元。

不過到此為止。

在兩個麵包還來不及吃完之際,我就捲入了「春樹島民無止盡的親切餵食行為」之中。

沿著港口左手邊繞著,遇到正在漂亮房舍院裡望著海發呆的佩特洛斯。「進來進來,這是我姐姐的房子。」從冰箱裡拿出剩下半盒的帕帕得普洛(PAPADOPOULOS)餅干、二根香蕉、四個看來也是剛從迪密特里斯麵包店買來的樸素麵包。

109-2-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放在袋子裡,路上可以吃。」佩特洛斯差一點把冰庫裡的昨天捕到的魚也交給我。

April 29,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8】 ﹣【春樹島】春樹島白吃白喝的第二天

10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我決定在春樹島多留一天。

星期一清晨六時,安東尼駕駛的尼可斯號,將回羅德島。星期二則是春樹號。如今雙雙停在港口的尼可斯號和春樹號不再依著相同時刻表同時同地出發,自然也不必無謂地競爭拉客。(變成,每天都和春樹號三兄弟喝咖啡,所以坐他們的船吧。)

不營業的時間呢?

「有時候安東尼會開著大船到他養了羊的島上去餵羊。」佩特洛斯說,「要不然他們有時也會接些工作,幫人運點什麼東西。」

有什麼理由,或還沒看完的東西必須在春樹島多留一天嗎?

完全沒有。

正像村上春樹描寫:

春樹島是個相當小的島,那裡能稱為市街的只有一個地方。除此之外只有山和荒地。連路都不太用。沒有路所以幾乎也沒有車。船和驢子是這個島的主要交通工具。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事實上,我連一條驢子也沒見著。


但一方面我想坐一次菅原先生駕駛的船,二方面也覺得春樹島和之前到過的其他島嶼大不相同,有一點什麼,吸引我留下:

從海灘回來,在鐘塔附近的斜坡上和一位老太婆擦身而過。「妳好」這樣招呼時,她非常高興地咧嘴微笑,從圍裙的口袋裡拿出無花果來,給我和太太各兩個。黏糊糊而多汁的無花果。春樹島是個非常和平的島,如果有從外島來的人時,大家都會很親切地給你各種東西。這種氣氛,現在不到希臘真正鄉下己經不存在了。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事實上,這種氣氛在第二天,就充份的出現了。

April 28,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7】 ﹣【春樹島】章魚的下場

1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P.S. 前面提到早晨章魚事件

最後那隻章魚被餐廳老闆娘烤好,漂漂亮亮地盛在盤子裡端出。配著雷濟那白葡萄酒進了我的肚子。彼德及佩特特別為我拍了照片,準備回英國告訴鄉親,在春樹島上遇見一個敢吃章魚的女生。

107-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雖然對章魚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當天晚餐幾乎是在希臘嚐到數一數二(另一餐在斯佩察島)可口。墨魚燉飯不可思議地美味】:

107-3.jpg107-4.jpg107-5.jpg107-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27,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6】 ﹣【春樹島】出海打魚

10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只餵貓的人走上山坡時,佩特洛斯指著山坡地上一整排房子。

「這些房子是我的。」然後指著另一處修整中也就是所謂死掉的房子,「這是我妹妹的,正在整修中。」

【死掉的房子之一 ﹣「這是我妹妹的房子」佩特洛斯說】:



105-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妳應該先問我的。」

「夏天的時候,這些房間做旅館營業,現在已經休息了。要睡幾間就有幾間,還是正式的旅館哪。」

「妳已經答應翹鬍子老伯,所以我沒說什麼。下次來春樹島直接找我,不要花錢了。」

「為什麼這些房子癈棄在這裡都沒人管呢?」有些房子只剩下支柱和窗框門架,現今春樹島許多房舍,都改建成渡假用小屋,高價租給德國、北歐,還有英國來的銀髮旅客。那些看來癈棄的房舍只要改建一下,也價值不菲吧。

「問題是當年大量春樹島民移居到美國就再也沒回來,房子丟下來不管,現在大家也不知道哪棟房子是什麼人的,根本找不到原屋主。」


名為Podamos的海灘出現在面前。附近有幾家看來還算時麾的海灘餐廳,出租陽傘用具等的地方。不過現在都緊緊關著門。

「夏天結束,大家都回本土去了。」

106-3.jpg106-4.jpg106-5.jpg106-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石頭上黑漆漆的海膽清𥇦可見。佩特洛斯小心拔起一兩個,敲開,裡頭沒什麼東西,又丟回海裡。

海水透明的驚人,黑色不起眼小魚(應該就是可以炸來吃的馬力沙?)成群游動,海胆攀覆在海裡的岩石之間,海藻跟著海水起起伏伏,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清澈透明的海水。





106-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我們回頭往市街走,坐上小船,出海打魚。

佩特洛斯用塑膠玩具章魚充當餌,掛在長長的尼龍繩上,垂吊在船後。結果一隻魚也沒騙到,吊在漁船下用麵包做餌的鐵網裡倒是有幾隻跳動的魚。看來愛琴海的魚並不太笨。坐在小船上,繞過春樹島附近據說一共有十七個的無人小島,變得澄紅的天空映襯著春樹島扁扁長三角形輪廓,愈來愈紅的太陽逐漸從島的背後下沉。春樹島山丘上三個風車只剩下黑色剪影,海面閃爍著金色波浪,一直延伸到無限遙遠。




106-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回到春樹島,天色漸暗,呈現出美麗的藍色。港口邊燈光逐漸亮起。

我有點想問問看關於如何上網的事,但覺得有點蠢。在這裡,有誰會需要網路這種東西呢?

這就是在春樹島的一天,好像什麼事都沒做,又好像做了很多事地過去了。

April 26,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5】 ﹣【春樹島】只餵貓的人

10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下午,佩特洛斯提議帶我到春樹島各處走走。

「然後,我要出海捕魚。妳有興趣的話,可以一起來。抓條大魚的話晚上就有大餐了。」

我沒想到,出海捕魚也會納入春樹島行程之一。果真進入一個自給自足的世界。

105-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5-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三點半左右,我們沿著市街往上走,經過小山丘、像是學校的地方。然後沿著Tarpon Springs大道繼續走了大約十分鐘。

「為了紀念那些移民到佛羅里達州Tarpon Springs的春樹島民,所以選了這條路命名為Tarpon Springs大道。」佩特洛斯說。選了這條路?看來看去,春樹島上稱得上路的,應該只有這一條吧?


105-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一如村上春樹描寫:

我們越過一座小丘走到海灘。登上山丘的斜坡路時,兩側有整排石砌的房子,大多都成了廢屋。有的門扉緊閉。..也有些倒塌了一半。院子裡雜草叢生。裡面沒有人的動靜。完全被遺棄了。市街邊緣有一連串這種死掉(或假死狀態的)房子。

「今晚住哪裡?」

我提到翹鬍子老伯的民宿。

「他收你多少錢?」

「二十歐元。」

佩特洛斯露出古怪的表情,沒說什麼話。是太貴了嗎?

不一會兒貓人先生從我們旁邊經過。嘴裡發出噗嘶噗嘶的聲音,一邊往路邊草叢探頭。

「這人是幹什麼的?」我對貓先生特別好奇。

「這個人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餵貓。每天從早到晚來來回回島上,把全島的貓餵一遍就是他的工作。」

買貓食的錢呢?

「早晨漁夫會把一些不要的魚留著,再加上幾個保險金,希臘野貓保育協會,還有夏天遊客們捐錢給貓咪的錢,差不多就可以了。」

這麼比較起來,似乎住在春樹島上的貓生活的不錯。連自己找食物的力氣都省了。還有專業餵貓人盡其一生照顧。世界還真是有各種各樣的生活方式哪。


April 25,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4】 ﹣【春樹島】時刻表之謎

10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佩特洛斯又請我喝了兩杯希臘咖啡。問,妳什麼時候離開。

「明天下午五點。」

「明天下午五點?」

離開羅德島前一晚,我才總算找到一家旅行社。女孩子拍胸脯保證:「不用担心, 從卡蜜洛斯港,每天都有小船來回春樹島。下午二點從羅德島出發,五點再從春樹島回來。 」




104-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確定船每天都有嗎?還是只有夏日。」接近十一月的此時,每一天的船班都有可能大幅改變。
「每天都有,沒問題。」看我半信半疑,女孩於是打電話給港口。

「還好打了電話。港口說,不是每天。只有星期一、二、四、五才出發。妳坐星期日去發的大船去,星期一下午五點就能回來。」

我說嘛。還好打了電話。星期日清晨抵達春樹島,星期一下午離開。有將近兩天時間,應該足夠。

「明天下午五點沒有船!」佩特洛斯肯定地說。

「不可能,昨天旅行社小姐還特地打了電話到港口問哪。」這下我真的胡塗了。希臘人的話,到底誰的可以相信?

佩特洛斯倒背如流地把 所有 來往羅德島及春樹島船的時刻唸了一遍:

「所以,妳有兩個選擇。一是明天一早六點,坐尼可斯號,或是等到星期二一早,坐春樹號回去。我星期二一早有事到羅德島辦,我看妳就星期二一起走吧。」

「唔。」沙盤推演不知多少次的行程完全被打翻。

「尼可斯號的船長安東尼現在出海到他的島上去餵羊了。喏,那個在走來走去的男人就是春樹號的船長,妳担心的話可以問他。」

春樹號船長。

我們決定搭「春樹號」。被名字吸引也有闗係,最大的原因是船長長得很像菅原先生。讀者當然不知道誰是菅原先生,他是我以前住在千葉時幫我們家砌圍牆的師博。非常細心工作而且親切的歐吉桑,後來跟我們變得很親。...這位希臘的菅原先生也是個相當親切的人,我們提前到那裡時,他就說噢噢先上來吧,又在船上的廚房泡咖啡請我們喝。還說如果在島上沒地方住的話可以回船上的長椅上睡沒關係。據說是個非常純樸的島。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所以說,那個男人就是所謂的菅原先生嗎?

April 24,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3】 ﹣【春樹島】『不日』(NO DAY)大遊行

1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等一下有『不日』(NO DAY)大遊行,妳也在等嗎?」

「『不日』(NO DAY)?」

說到歷史,希臘人就起勁了。佩特洛斯正顏起來:

「在希臘,我們一年有兩重要的大日子。一是三月二十五日獨立紀念日,慶祝一八二一年三月二十五日趕走鄂圖曼土耳其人;再來是十月二十八日,紀念一九四○年十月二十八日,趕走義大利人的日子。」

「一九四○年這一天,當時的首相邁塔克薩斯(Metaxas),大聲地對墨索里尼要求投降說了:『歐伊(Ochi!)(希臘文裡的不)』。」

「直到今天,希臘人都會大肆慶祝這個『歐伊日』。」

佩特洛斯在我旳本子上寫下「歐伊」的希臘文 ﹣ΟΧΙ ,看起來好像網路用符號。

繼續希臘歷史教學:

「春樹島屬於希臘最東南方,非常接近土耳其的『多德喀呢群島(Dodecanese)』之一。 多德喀呢群島原文是『Dodekanissos』,其中『Dodeka』是『十二』的意思,『Nissos』則代表『島』,翻譯起來就是『十二島』。雖然這麼叫,但事實依不同的算法有人居住的島卻有十四、十六或是十八個。

『多德喀呢群島』命運乖舛 ,西元一五二二年左右曾被士耳其統治了四個世紀之久,當時被稱為『南斯波拉第群島(Southern Sporades)』。西元一八三○年希臘獨立之後,其中十二座比較大的島嶼聯合起來,組成『多德喀呢群島』爭取權利。

西元一九一二年,義大利佔領多德喀呢群島後,急急忙忙又把名字改成『愛琴海的義大利群島』,墨索里尼並領軍在其中大興土木,重蓋基礎建設,甚至試圖改變人民的語言及宗教信仰。西元一九四三年,義大利投降,轉為德國統治,直到西元一九四八年總算歸還回希臘,成了希臘最後回歸的土地。」

佩特洛斯的英文不知為何相當好,於是當起我和春樹島民溝通的橋樑。

「喂,佩特洛斯。問她為什麼要來春樹島。」亞尼問。(詳細亞尼說的是什麼我當然不知道,不過感覺上大概是這樣。)

我翻開手上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裡『春樹島』一章。當然中文書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好在文章裡有幾個關鍵字 ﹣KHALKI (春樹島), Dodecanese (多德喀呢群島), SPONGO(海綿)。」證實我並非胡說八道。並且簡單地解釋因為喜歡名為春樹這位日本作家文章,於是無論如何想來和他日文名字發音幾乎一樣的春樹島看看。

「對。 SPONGO。妳也知道什麼是SPONGO嗎?」SPONGO是海綿,也就是sponge,這一帶的島上居民多半是採海綿的專家。這部分知識來自村上先生的文章。多讀書什麼時候還是能派上用場的。

「除了春樹島,Symi, 伊德拉島的居民過去都以採海綿為生。」

「不過後來人工海綿出來,天然海綿也沒有以前容易採,因此生活變苦,很多人都移民到美國佛羅里達州去了。對嗎。」這些也是書上寫的。

「是啊,所以佛羅里達有個叫Tarpon Springs的地方,聚集的都是當時移民過去的春樹島民。很有錢哪。」佩特洛斯驚訝於我對春樹島的了解。嘰哩咕嚕地把上述對話對這一旁好奇的亞尼,看來可能是亞尼老婆的瑪莉亞,坐在角落靜靜喝著咖啡發呆,滿臉皺紋的左巴(後來得知是春樹號船長三兄弟中之一,這裡簡稱春樹三)重覆一次。

等待遊行的星期日早晨,大家也有了話題。



【『不日』(NO DAY)大遊行】:



103-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3-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3-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3-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23,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2】 ﹣【春樹島】歡迎加入春樹島『觀光客』行列

1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對了」,亞尼像想起什麼地問「妳今晚要住哪裡?」。還沒決定是嗎。轉身問問正在喝咖啡的大嬸,妳不是有房間嗎?要不要去看看。大嬸打量打量我,請了人帶我去看。房間在港口右手邊山丘上,冰箱、廚房、電視、冷氣一應俱全。開價35歐元。漂亮是漂亮,可只打算待一晚的我用不了那麼多東西。十月末的此時,實在也不需要冷氣這種東西。

那去看看隔壁翹鬍子老伯的房間吧。老伯房間正對著港口,從窗口可以看到整個島上發生的重要事件。(除了章魚事件,還有更重要的事嗎?)

「面海這間30歐元,另一間小的20歐元,要哪一間?」雖然覺得打開窗戶就是海很是浪漫,但,也不過走下樓梯,港口就在面前。一方面因為地點方便,再來看在章魚的份上,我決定住翹鬍子老伯的房間。




【大嬸的房間】:



102-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翹鬍子老伯的房間】:



102-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2-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2-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等會兒有大的慶祝遊行。」一旁一位左巴湊過來加入我們的談話。

「這位是佩特洛斯,島上的萬事通。妳對春樹島有任何想知道的,問他準沒錯。」彼德和佩特似乎對島上的一切已經很熟。

「這個島上有些重要的人妳可以認識。」彼德說。「喏,穿著白色上衣那個男人。他是喬治,又叫『貓人(Cat Man)』。這個人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餵貓。」

「什麼?貓人。為什麼。」

「不用急,等等妳就會認識大家。再怎麼說,這個島上的『正式』居民大約只有一百二十人。扣掉從阿爾巴尼亞來島上工作的工人外,到冬季,大概只剩下五十人左右。妳現在已經認識差不多五分之一了。」

「那,這裡有那家餐廳不錯的呢?」

「嗯,亞尼這家很簡單輕鬆,隔壁那家也不錯(剛剛寄放章魚的餐廳),另外那邊還有一家義大利比薩餐廳也很好吃。」彼德建議。

102-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雖然這麼說,其實到現在還開著的,也只有這三家了。哈哈哈。」

真是不可思議的地方。

「明天有大慶典,每年這一天,希臘人總要大肆慶祝趕走義大利人。」我想起昨日羅德島民宿女主人的提醒,「不過我老公有義大利血統,所以明天得叫他好好躲在家裡,不然會被丟石頭的。」

另外一對英國夫婦出現,加入我們的談話。

「哈囉,妳好。歡迎加入春樹島『觀光客』行列。」長得像史恩康納萊的先生開口。「加上我們四個,妳可以名列春樹島第五個『正式觀光客』名單。」

April 22,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1】 ﹣【春樹島】章魚事件

101-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留著兩撇像是卡通裡才會出現翹鬍子的雜貨店老板看來沒什麼客人可招呼,索性拿了長長尼龍線,頂端綁著勾子什麼的,在港口來回走動張望。

不一會,好像看到什麼,翹鬍子老伯把尼龍線輕輕放下,海水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掙扎。老伯用了點力,捲起手中的尼龍線,這時,一隻半透明的什麼扭曲著,被勾上來。仔細一看,天,是隻章魚。半透明的身體連著八隻(應該是吧?)腳,好像異形怪物,蠕動著。

嚇。

不瞞您說,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章魚。(章魚的身體不是白色的嗎?)我既想拍下這一幕,又好奇。於是走到老伯身邊。試著用手摸了一下章魚的腳。像觸電似的,手被揮舞的吸盤黏住。

翹鬍子老伯笑了,不知基於何種原因,連著勾子把章魚丟到地上,踩兩下,再放回海水裡,如此重覆好幾次。

我,一對英國來的夫妻則在一旁睜大眼睛觀看。

翹鬍子老伯看看我,把還在扭動的章魚從勾子上拿下,裝進塑膠袋。「喏,給妳!」

給我?

「嗯,拿去。」

101.jpg101-2.jpg101-3.jpg101-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雖然是翹鬍子老伯的好意,但,給我一隻八足揮舞的章魚要怎麼辦?帶在身邊散步嗎?

老伯指指亞尼咖啡館隔壁的餐廳,把手指放到嘴前,「配OUZO酒,棒透了。」

「喏,拿給他們。晚上叫他們煮給妳吃。」

塑膠袋裡的章魚仍然扭動著,我捧著塑膠袋對英國夫婦苦笑。

「丟回海裡吧。」英國婦人佩特建議。「不過他可能會發現。」

「妳真的敢吃章魚嗎?」 佩特露出嫌惡的樣子。

「我在書上讀到,聽說他們捕到章魚時,都要把章魚在地上用力摔打,直到肉變軟了才好吃。」

「你看過嗎?」長得像克林伊斯威特的先生彼德問。「我們這趟旅行看了好幾次。」

「真不能理解,希臘人為什麼非吃章魚不可?如果肉那麼硬,非得使勁讓它變軟才能吃,為什麼不乾脆吃雞肉就好。」 彼德一副真無法了解世上果真有自找麻煩棄雞肉而吃章魚之人的表情。旁邊看來很有氣質的佩特擺出痛苦和悲慘的表情。

「看過那個妳還敢吃章魚嗎?」

我不知道。

雖然覺得章魚很可憐,但我也有那麼一點好奇如此清澈海水裡撈上來的章魚口味究竟如何。

我把章魚交給前來觀看的亞尼。亞尼於是拿給隔壁還沒開張餐廳裡的太太。二小時前,我還是個完全的陌生人,此時,似乎半個島的島民都知道今天來了個東方女孩,晚上要吃翹鬍子老伯捕到的新鮮章魚這事。

April 21,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100】 ﹣【春樹島】 ΕΞΠΡΕΣ ΝΙΚΟS 及 NISSOS HALKI

10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港口一左一右停著兩艘大船,在不算大的水波裡搖搖擺擺。船身上分別寫著 ΕΞΠΡΕΣ ΝΙΚΟS 及NISSOS HALKI。後者應該就是所謂的「春樹號」,那「阿富羅狄得號」呢?這兩艘船,今天還是依著相同的時刻表運行嗎?



10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ΕΞΠΡΕΣ ΝΙΚΟS】:



10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0-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0-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兩人一組長得像是船長的男人手上擺著串珠來回在港口踱步,看到我對著我笑了笑。(因為後來其中一人走上船,檢查著什麼,所以猜測是船長。)

兩個似乎比較勤奮的船夫,噗噗地發動了小船出海。老伯煮好咖啡,端上。

「亞尼,我。」老伯指指自己。然後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呆呆看著海。

長得像船長的男人仍然來回在港口走著,四人一組希臘男女無聊地坐在港口。

我一邊喝著甜甜的希臘咖啡,一邊對著眼前的景像素描起來。

亞尼無聊地玩著用過的汽水瓶蓋。




100-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10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20,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9】 ﹣【春樹島】港口塔維爾那早晨的希臘咖啡

09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塔維爾那的老伯招呼我。

「坐下,咖啡?」我點點頭,找張椅子坐下。

「加糖?」

老伯慢條絲理地走進廚房,在專門用來煮希臘咖啡的小壼裡倒了水。然後拿起打火機點燃細小蠟蠋,扭開露營用小瓦斯爐開關點火。水沸騰時,從錫箔紙袋裡倒入咖啡粉。(和我平常每天做的動作看來一模一樣,連咖啡粉都和超市裡買是同一種品牌同樣包裝。)

「妳從哪來?」

「台灣。」

「台灣?」老伯一臉不懂狀。

「嗯,台灣。」

「台灣,日本?」

「台灣。」我點點頭。

「哦,日本。」老伯鬆了一口氣,總算對了,大概這種感覺。



099-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另一桌有兩位老伯,兩位大媽,一邊甩著串珠,一邊喝著希臘咖啡聊天。是個平和的星期天早晨。




099-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19,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8】 ﹣【春樹島】港口的清晨

09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波波波波波,清晨的春樹島,漁船引擎聲真是唯一一點噪音。

小黑白貓和母貓在剛好可以曬到早晨陽光的塔維爾那屋頂上玩耍,看來像是漁夫的人手上提著銀色鐵筒,裡頭裝著兩隻閃閃發亮像是鯖魚的大魚。老先生走過,打量一陣之後選了其中一條。遞給漁夫一疊歐元鈔票。是四張五歐元嗎?我猜測。




098-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8-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8-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除此之外,只有緩緩上昇的朝日,和無論從那一個角度看來,都透明地驚人的海水。海水裡清楚可見大量的魚來回游動。

098-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港口廣場立著一座孤零零ATM機器、郵局、一個看來是旅行社的地方、一間名為迪密特里斯的麵包店、幾家塔維爾那和一家雜貨店(上面寫著『房間』)。

除了雜貨店和一邊的看來不太正式的塔維爾那之外,其他店面都緊閉著門戶。

我在雜貨店買了一根香焦一個桃子當做早餐。

早晨七點三十五分。港口旁鐘塔發出叮叮咚咚的大聲敲打音。公鷄的確用力啼叫。是一個樸實有禮安靜的島。一群小女孩穿戴著整齊,似乎要參加什麼盛大的聚會。



April 18,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7】 ﹣【春樹島】像各種西點餅乾盒子排成整排似的家家戶戶

09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市街圍著港口展開。港被山丘圍成一圈,家家戶戶肩並肩沿著研缽般的和緩集中在一起,景色非常美麗。接近紅色調的屋頂呈和緩三角形。白牆上規則地排列著縱長形窗戶。每棟建築都差不同樣造型。不像日本房那樣隨自己高興蓋不同造型和色彩。白牆、紅屋頂、四角形、縱長窗。只有窗框、雨戶、門扉的顏色各家不同。油漆成深鈷藍色、鮮艷的綠色、蕃茄紅色、鮭魚粉紅色。遠遠看來,像各種西點餅乾盒子排成整排似的。有美麗的教堂,非常氣派的石砌鐘塔(慢十五分鐘)。家家戶戶的房子上方是一望無際的碧藍天空,深藍色安靜的海上悄悄映著家家戶戶的影子。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這段文字我讀過不下數十遍。一邊看著眼前確確實實的春樹島市街,一邊仔細再次閱讀;油漆成深鈷藍色、鮮艷的綠色、蕃茄紅色、鮭魚粉紅色,像各種西點餅乾盒子排成整排似的家家戶戶影子,靜悄悄地映在在深藍色安靜的海上;這,不就是促使我一定要踏上春樹島的理由嗎?

氣派的石砌鐘塔,停止在四點二十分。過了一陣子再看,還是四點二十分。經過十八年,現在已經不只慢十五分鐘。

「喔,那個鐘塔,前幾年就壞了,因為年代久遠找不到零件,所以一直停在四點二十分。」和村民求證,得到如此結論。




【像各種西點餅乾盒子排成整排似的家家戶戶影子】:




097-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不只慢十五分鐘的石砌鐘塔】:




097-1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7-1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17,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6】 ﹣【春樹島】這就是春樹島,我第一眼就愛上這個島

096-1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一個小時候,大船緩緩在黑夜出發。環繞船艙一圈拍幾張紀念照後,我找好位子沉沉睡去。再次睜開眼睛,天色已微微發亮。 遠處有一個島,船正朝著它前進,晨霧中,像是拉得扁扁三角形的島彷彿像蒙上一層粉紅色的紗 。方方正正宛如積木般的房舍沿著港口交錯排列。

這就是春樹島嗎?

『這就是春樹島,我第一眼就愛上這個島。』

村上春樹這麼寫著。

這就是春樹島,我第一眼就愛上這個島!

清晨六點抵達。

一共有八或九個人下船。感覺上都像到羅德島辦事回家什麼的,紛紛散去,或有家人迎接或騎上停在港口邊的摩托車離開。

船離開後,港口又恢復寧靜,

只剩下我。

096-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島的正對面可以見因遠近不一看來顏色深深淺淺的大小島嶼。此刻,太陽正從一個又一個島嶼的正後方緩緩浮上 。金黃色光束從大小島嶼背後露出,照射在海面上,彿如蒙著粉色面紗的春樹島也逐漸明亮。

我屏住氣息, 欣賞眼前這幅美麗的畫。

終於來到春樹島。好不容易。




096-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6-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6-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6-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6-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6-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16,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5】 ﹣【春樹島】夏令時間結束

09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終於,我在十月最後一個星期日清晨。乘大客船,踏上春樹島。

我決定搭從羅德島搭經過春樹島一路回雅典的大船。至於回程,到了春樹島再說吧。

「明天晚上就回來。」我和羅德島民宿女主人商量,把行李寄放在原來的房間,只帶一個小背包去。

「把房間鑰匙帶著吧。」女主人說。「到春樹島。天知道妳什麼時候才能回得來。」

大船出發時間是十月二十八日凌晨四點。

調了鬧鐘,收拾好行李,沖了淋浴,準備往渡船口出發。位於羅德島舊城中心的民宿難得收得到網路訊號。想想下一次能用到網路不知是何時的事,於是決定上網。

這下可不得了。



【十月二十八日星期日凌晨四點起夏令時間結束】



在網路上不經意看到這行字。

在希臘島上準備在半夜四點搭船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嗎?夏令時間結束,時間是往前調一小時,還是往後呢?雖然在北美歐洲經歷過許多次時間調整,我始終搞不清楚什麼時候時間是往前調,什麼時候時間又是往後調。

船票上清楚地印著日期、時間,問題是,什麼時候才算是凌晨四點?

我既不想錯過一星期只有兩班的船,卻也不想半夜在港口等待兩小時,於是反覆推算。最後研判是夜該是多出一小時。

希臘人真的會確實記得這事嗎?我持懷疑態度。於是仍然在未調整時間的四點正,來到碼頭。

碼頭上停著大船(好在。沒估算錯)。上船,櫃台上的鐘確實指著三點。鬆了一口氣。

「請問一下,現在是幾點?」船員的確在四點正時把時鐘往回調整一個小時嗎?

夏令時間調整設定在星期日凌晨,為的是對人們的作息產生最小影響。誰知道在希臘,有在星期日凌晨出發的船班呢。

「現在是三點。船四點開。」船員笑了笑。

「妳要到春樹島嗎,小心點,別睡得太熟。」

【駛往春樹島的客船】:



095-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5-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5-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5-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5-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14,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4】 ﹣【春樹島】1989年的村上先生『春樹島』指南

094-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然後,很多年過去。其中我去了兩次希臘,第一次時間很趕無論如何排不出行程,第二次則是冬天。

「我勸妳打消去春樹島的念頭。」冬天投宿羅德島民宿的女主人好心建議。「除非妳的時間能有彈性,並且不担心被困在島上一個星期。」

「這個季節,船隨時都可能會停駛的。」,「還是夏天去比較保險。」

在聖托里尼島,我三天兩頭就到旅行社詢問船班,試著排出最適當的走法。我固然不介意多停留在春樹島,卻因為已比預想多停留在聖托里尼太久而不得不為僅剩下的行程精打細算。

抵達春樹島有兩種方法,一種是乘坐由雅典出發經過米克諾斯、聖托里尼、克里特,最後抵達羅德島的大船。途中會經過春樹島。

問題是這種船一個星期只有兩班,一旦時間沒算好,就得在春樹島上停留三、四日之久。

打開手邊希臘旅遊書,關於春樹島,找到的資料大概只有:

春樹島曾是個因為採集海綿而繁榮的島嶼。但1900年代,島上專事採集海綿者移民至美國佛羅里達州之後,春樹島幾乎成了一個荒島。直到近年,才因為觀光的逐年增加再度活絡。因為缺乏海水過濾系統,目前島上用水皆由坦克船運送而來。山羊和綿羊遊走在在岩石遍布的山坡上,春樹島沒什麼農業,大部分物品都由羅德島進口。

這樣的地方。

即使名叫「春樹」,停留四天真的有事可做嗎?

另外一種方法是從羅德島舊城沿著西側海岸往南四十五公里左右一個叫做史卡拉.卡蜜洛斯(Scala Kamiros)的小港口,搭私人的船過去:

除了星期天之外,往春樹島的船下午三時從這史卡拉.卡蜜洛斯港出發,第二天早晨七時回來。有兩艘船。一艘叫「春樹號」,一艘叫「阿富羅狄得號」。這兩艘船雖然是完全不同老闆經營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卻從同一個地方完全同一時間出發。我想要是不同時間的話乘客方便,也不必無謂地競爭拉客,但這兩艘般就是完全按相同時刻表航行。我真不明白原因何在。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村上先生這麼寫。

沒有任何一本旅遊書清楚地寫出該如何前往春樹島。在聖托里尼旅行社,我問不出任何訊息。總算到了距離春樹島最近的羅德島,仍然一問三不知。

「一定要去春樹島嗎?」旅行社小姐一臉胡疑。「如果是Symi島的話,我們每天都有遊覽船去。早上九點出發,下午六點回來。」「建議妳去Symi島吧。真的非常漂亮。春樹島?幹嘛去那裡呢。」



094-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再換一家旅行社。

「要去春樹島!?」「春樹島很棒,比Symi值得去。如果二選一的話,我建議選春樹島。Symi島。那是觀光客去的地方,沒什麼意思。」
「不過,老實說,我也沒有去過。 史卡拉.卡蜜洛斯那裡的船班,我們不清楚。我看,還是坐大船比較安全吧。小船什麼時候開?誰知道。」

結果,我能找到最詳細的資訊,竟然還是來自村上先生的文章。

問題是,村上先生旅行至春樹島,是1989年的事。

April 13,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3】 ﹣【春樹島】一個叫『春樹』的島

094-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我決定到春樹島去。如果愛琴海有一個名字跟你一樣的小島的話,我想你一定也會想去一次看看吧?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正確地說春樹島並不是HARUKI(春樹之日語發音)島。英文拼音來說,比較常見到是HALKI 。當然,我的名字也不叫做春樹。

儘管如此,我還是決定到春樹島。

讀到這段文字的當下,我就決定,有一天,一定想去春樹島一次看看。

【《希臘.村上春樹.貓》-092】 ﹣【羅德島】希臘皮涼鞋

09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離開羅德島前,終於禁不住希臘皮涼鞋的誘惑。

這雙好看,那雙好看,買一雙給爸爸,一雙給媽媽,妹妹、妹婿、小姪女...。

結果居然買了十幾雙手工希臘皮涼鞋。

不過再怎麼說,實在是好看又便宜。

092-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12,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1】 ﹣【羅德島】S. Nikolis Hotel and Honeynoon Suites 和 Pink Elephant Pension

091-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另外在舊城幾家感覺還不錯的民宿旅館 ﹣

Pink Elephant Pension】:



http://www.pinkelephantpension.com/



09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S. Nikolis Hotel and Honeynoon Suites】 :



http://www.s-nikolis.gr/home.htm



【雖然是一個人,但看著淡季價錢差一點忍不住住下的蜜月旅館】 :)



09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11,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90】 ﹣【羅德島】Pension Minos - Great View

09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舊城繞的時候,不時會看到Pension Minos - Great View的招牌。

雖然住處已決定,但Minos 民宿前那號稱可以看到 ﹣The breathtaking panoramic view 【讓您呼吸停止環城全景】的 屋頂花園 【roof garden】 還是讓人稍稍心動。

反正沒什麼事,不如上去喝杯希臘咖啡。

屋頂花園有著似乎很浪漫的「遺跡」。看似豪華的白色沙發上,已經被厚重的帆布罩起。

「妳很幸運,我們今天最後一天營業,接下來就要休息了哪。」吧台男人說。

這一天陽光燦爛,從屋頂遠眺著港口和舊城磚紅色系的屋頂,雖然不至於到﹣呼吸停止﹣的地步,也很舒服愉悅。

「那些屋頂上黑漆漆的板子是什麼呢?太陽能發電嗎?」

「是啊,因為我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以上的晴天哪!」這麼說,在傾盆大雨的夜來到羅德島,是我運氣太好還是太不好呢。

09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0-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0-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0-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0-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90-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10,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9】 ﹣【羅德島】德國女人和義大利男人開的自助旅者旅社 [Hotel Isole ]

08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在羅德島錯過往春樹樹的船班。(很難得事前買好票。)

好不容易搬著行李衝到港口(洗完土耳其浴,在舊城迷路了一個半小時,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回皇宮前停車場的路),急著跳上正要離開港口的船時,卻被一把攔住。

「讓我上船哪!」

「去春樹島的船在另一邊,這艘船要去土耳其!」

什麼? 我才氣喘如牛從『另一邊』繞過整個港口狂奔過來。

沒辦法,只好在舊城繞著找夜裡住處。

最後落腳德國女人和義大利男人開的自助旅者旅社 Hotel Isole

「XX歐元一晚,這個價錢可以嗎?」一走進Hotel Isole的藍白天地,我就想住下來了。不過,還是試著議了價。十月底的此時,希臘島上的民宿幾乎都有很大的價格空間。

「就算妳XX歐元一晚好了,不過千萬不能說喔。因為今晚其他人付的都比妳多呢。」熱愛旅行的女主人很乾脆,我也立刻決定前往春樹島前後,都住在Hotel Isole.

因為客人不多,女主人同意讓我在去春樹島其間把行李留在房間。第二天往春樹島的船將在半夜二時出發,「我可以留到半夜再check out 嗎?」

「這樣吧,加妳五歐元,妳就留到第二天半夜再離開吧。」


【德國女人和義大利男人開的自助旅者旅社 Hotel Isole】:

089-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9-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9,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8】 ﹣【羅德島】舊城嘉年華

088-2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今天有嘉年華喔!」VIA-VIA老板娘出門前叮嚀我。

手上工作緊迫,外頭卻愈來愈熱鬧起來。到底是運氣好還是不好呢:)

【舊城嘉年華】:



088.jpg088-2.jpg088-3.jpg
088-4.jpg088-5.jpg088-6.jpg088-7.jpg088-8.jpg088-9.jpg
088-10.jpg088-11.jpg088-12.jpg
088-13.jpg088-14.jpg088-15.jpg
088-16.jpg088-17.jpg088-18.jpg
088-19.jpg088-20.jpg088-2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8,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7】 ﹣【羅德島】粉紅色民宿VIA-VIA和VIA-VIA愛照鏡子的貓

08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冬天抵達羅德島,在舊城港口和貓玩了一陣之後已經天黑。開車在舊城彎曲巷弄繞著,除了餐廳幾乎沒有什麼在營業的地方。

「今晚該不會得睡車上吧?」租來的車雖然舒服,但時序入冬,睡車上似乎不是好主意。

幾乎絕望之際,在狹窄的巷弄裡看見「VIA-VIA」粉紅色的招牌。

硬著頭皮按了門鈴,老板娘親切但睡眼惺忪地給了我一間三人份寬大房間。

「三十五歐元好嗎?」

當然,那是淡季的價格。

雖然住在美麗舊城中心,第二天卻有工作非完成不行。我在VIA-VIA舒服且迷人的早餐室工作著,這一天沒有其他客人,老板娘外出購物,只剩下我和VIA-VIA漂亮的貓兩個。

我忙著儘速完成工作,好外出享受難得的陽光。貓閒閒在房間之間繞著,惹得我不時得放下手邊工作,尾隨貓的腳步捕捉鏡頭。

087-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1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7-2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7,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6】 ﹣【羅德島】七瀑布餐廳(Epta Piges).林得斯(Lindos)

08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中午決定往林得斯(Lindos)古城出發,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到名叫Epta Piges(七瀑布)的餐廳午餐:

有空時就到島上很多小地方繞。我最喜歡的就是一家叫做Epta Piges(七瀑布)的餐廳。這家餐廳位於往林得斯(Lindos)途中往右轉的山中。這真是一家不可思議的餐廳,桌子沿著美麗的溪流排列。服務生端著菜從岩石到岩石之間飄來飄去地服務。串燒是最好賣的菜,因此廚房煙囟熊熊升起燒肉、燒魚的煙。氣味相當香。其次這裡有很多孔雀。雖然不太清楚為什麼會有孔雀,不過總之約有一打的孔雀群,很固定地住在樹林裡。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我拿著羅德島地圖,提到七瀑布。

「七瀑布嗎?老實說,那曾經是個非常漂亮的地方。不過,現在,幾乎已經看不到什麼了。」老闆娘說。




【遠眺林得斯(Lindos)古城】:

086-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6-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6-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6-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6-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6-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雖然這麼說,我仍然想親自用自己的雙眼,看到這個地方。我想,旅行有時候就是如此,問題不一定在於去的地方本身,還在於出發前,對於那個地方的期待和想像吧。我想在村上春樹喜歡的七瀑布餐廳,坐在沿著美麗溪流排列的桌椅上,聞著廚房煙囟熊熊升起燒肉、燒魚的煙。看看從岩石到岩石之間飄來飄去的服務生,還有搞不太清楚住在樹林裡的孔雀是不是的確:

停在樹枝上,一面俯視著餐桌的客人一面像小說裡那樣「媚噢、媚噢!」地叫著。

當然,距離村上春樹書寫的二十年後,七瀑布餐廳是否仍然營業著呢?就算仍然營業,十月下旬的此時,休息了嗎?我一點概念也沒有。

不過總之順路,車子開到七瀑布附近時,寫著「七瀑布塔維爾那-1945 Rodos」的看板明顯地樹立在路邊。繞進去,停車場竟然停著不少車。

桌椅沿著溪流排列,孔雀像貓一樣,探頭探腦在桌椅之間找著什麼,我突然想到,孔雀這種動物,平常應該是吃什麼維生呢?因為從來沒在動物園之外的地方看過野生孔雀,說來不好意思,這種事我還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除了孔雀,還有長像有點奇怪,像是變種鴨子似的動物,這也沒看過。

「這裡沒有菜單。羊排、豬排和斯布拉基(Souvlaki)串燒妳要哪一個?」年輕侍者招呼我,斯布拉基不錯喔,試試如何。桌上不知為什麼,大量蜜蜂圍著客人吃剩的肉末繞著。蜜蜂吃肉嗎?




【七瀑布餐廳(Epta Piges)】:



086-8.jpg086-9.jpg


086-11.jpg086-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鴨子在地上撿人們吃剩的麵包屑,孔雀則悶頭悶腦地等著遊客留下什麼可以吃的東西。一桌客人把吃剩的青菜滿盤倒在地上,孔雀竟然真的一一撿起吃光。真令我吃驚。仔細想想,動物的確不能說,好吧,今日努力工作,賺了錢去買貓食、鴨食、孔雀食,天氣漸冷,遊客減少相對食物也減少的時候,恐怕真的也只能學習擺出一付「如果方便的話,等下請給我一點點好嗎?只要一點點就好了。」的姿態看看能要到什麼食物是嗎?

一旁的鴨子看來似乎真的很餓,從桌巾上扯下餐巾紙,竟然真的津津有味嚼了起來。呱呱叫聲相當不好聽。

總之,七瀑布餐廳是個特別的地方,串燒很好吃,白酒也美味,孔雀會撿地上的菜吃,鴨子則吃餐巾紙。

如村上春樹所寫:

「如果有機會到羅德島的話請到「Epta Piges」看看。滿有意思的地方。」




【七瀑布餐廳(Epta Piges)撿地上菜吃的孔雀和吃餐巾紙的鴨子】:



086-13.jpg086-16.jpg


086-14.jpg086-1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6,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5】 ﹣【羅德島】吃飽之後,居然當場那個了起來...

08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搶著搶著小魚,一旁兩隻貓居然當場『那個』了起來...

April 05,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4】 ﹣【羅德島】照片裡有幾隻貓?

084-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又是貓。真抱歉。

秀照片給朋友們看,每個人都在這張出現時,『啊!』了一聲。

「天哪!那麼多貓。」

老實說,當下那個瞬間,我也嚇了一跳。

這是希臘羅德島林得斯(Lindos)城裡一片空地。我隨意在山城晃著,遊客人煙逐漸稀少,天色也慢慢暗沉。

空地附近乍看之下什麼也沒有,似乎到了古城熱鬧市街的盡頭,我準備回頭。

這時,稍微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一個人旅行久了,對於某些東西,總會不自覺敏感或警覺起來。我覺得有什麼在盯著我。

仔細往四方環顧,不得了,一雙又一雙大眼睛,正盯著我瞧。

到底有幾雙。試著數了幾次,總是不得要領。十雙?二十雙?三十雙?

每一次好像數得差不多,就發現冷不防從某個角落,又出現那種閃閃發亮的眼睛。

我應該還不算名人,所以對於同時有幾十雙眼睛大剌剌盯著我的情境還不太能適應。

而且,這些眼睛的主人們,有的一付好奇,有的冷眼瞪著,有的一付 『喔,看到妳了』,斜眼瞄過。

稍稍移動腳步,幾十雙眼睛也隨著我的方向移動。

在希臘旅行將近一個月的當時,說實在的,看到貓真是沒什麼大不了。

就像村上春樹描寫:

『不管你走過任何巷弄,走在任何道路上,抬頭望任何階梯,走進任何塔維爾那,轉過任何轉角,你的眼睛都不可能沒看見貓的影子。明白說,簡直到處都是貓。以前學校考試曾經考過「請注視這張畫二十秒。好,把畫遮起來。請問畫中有幾隻貓?」和那個完全一樣。在各種地方,以各種模樣,有各種貓。』

〜村上春樹.【遠方的鼓聲】.時報文化出版.賴明珠譯

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過去幾星期,我幾乎每天大半時間都在和希臘島嶼上的貓混。平常在路上見到野貓,總忍不住拿起相機的我,也逐漸對『貓出現』這事感到麻木,甚至開始挑剔長像不好看的貓咪起來。

儘管老是身處在「請注視眼前景像二十秒。好,把眼睛遮起來。請問剛才共看到幾隻貓?」這般情境,但大體上其他希臘貓對人的存在頂多瞄一眼,然後就繼續自顧自舔毛也好,曬太陽也好,跑來跑去也好。

此刻,這空地上除了貓群(到底有多少隻呢?),只有我一個異類。貓各自以不同姿勢站著,坐著,臥著,走著。唯一相同地是大夥看來都蠻無聊。 看來是我闖入貓國一片平衡。

閒著也是閒著,又沒有其他目標物,於是所有的貓,老實不客氣認真上下打量突然出現這個外族。

同時被幾十隻貓幾十雙圓滾滾眼睛盯著,這樣的經驗我還是第一次。

我想起背包裡中午吃剩的炸小魚。於是轉身打開背包,小心地掀開包著炸小魚的錫箔紙。

一剎那,當我猛然再張大眼, 本來四散空地各處擺著一付冷眼旁觀表情的貓,突然像玩「大風吹」一樣,瞬間把我團團圍住。

就像您看到的,各種花紋各種大小的貓不斷從四面八方湧入,對著我手上的炸小魚喵喵叫。

連愛貓如我,都不禁覺得有那麼一點恐怖了。


08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4,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3】 ﹣【羅德島】舊城的貓之三

08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3,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2】 ﹣【羅德島】舊城的貓之二

08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還是羅德島舊城的貓...。

又是貓,真不好意思。

082-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2-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2-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2-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2-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2-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2-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2-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2,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1】 ﹣【羅德島】舊城的貓之一

081-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早晨在舊城逛,能遇上相當多的貓。八點多,和民宿老闆娘說好移完車就回旅館吃早餐,結果卻花了三個小時,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回去的路。雖然折騰許久,迷路在早晨羅德島舊城卻是一件快樂的事。遇見在橘紅色教堂圓頂前享受陽光熟睡的貓,經過迷人的古老房舍,遇見一大家子黑白貓。

081-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6.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8.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1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11.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1-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April 01, 2009

【《希臘.村上春樹.貓》-080】 ﹣【羅德島】為什麼來來回回呢?

080-7.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十月下旬的舊城仍然熱鬧,天氣十分晴朗。我在小巷弄裡找到德國女人和義大利男人開的自助旅者旅社,反覆在舊城比米克諾斯更像迷宮的巷弄迷路的時候,被塔維爾那老闆叫住:「嘿,一個小時內,妳已經經過這裡三次了喔,到底在找什麼?要不進來坐坐。」路上茶店老先生也聳聳肩,「為什麼來來回回呢?」地問。

我也沒辦法啊。

【舊城裡數量相當多的貓】:

079-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79-5.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79.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德國女人和義大利男人開的自助旅者旅社 Hotel Isole】:

080.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0-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0-3.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舊城】:

080-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0-12.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



080-14.jpg


Photo Copyright © Peggy Kuo